——真舒服

  林烁第一次感到洗澡居然是这么一件幸福的事情

  假设他的灵魂被关进虚空之中四个月之久...那么他的肉体也已经有四个月没有清洗了。从那里回来之后林烁一直处在流离失所的状态,久违的沐浴让他感觉宛如新生。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第一次去公共浴池沐浴会这么的舒服

  林烁擦干净身体换上那身他今天才拿到的制服。虽说是全新的衣服,但是经过一下午的训练之后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或许他过不几天还要尝试自己动手洗衣服

  “小楠?”

  林烁推开木门,却发现小楠不在外面

  因为马上就要到门禁的时间,所以大堂中来排队洗澡的人逐渐多起来。林烁的一头白发在这些人当中显得有些刺眼,和白天的时候一样,人们的聊天话题转移到了他身上

  “那家伙是谁?”

  “新来的吧,三号营地的”

  “...有点吓人,头发怎么是那样的?少白头吗?”

  “谁知道...”

  尴尬的感觉充斥全身,林烁只好当自己什么也听不到,他低着头向出口走去。也许小楠等的不耐烦了先回去了也说不定

  “哟,这不是那谁吗?”

  他感觉到好像撞到了一面墙壁上

  林烁抬起头,拦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在白天时候找他茬的那个男孩子,熊文

  “让开”

  林烁眉头一皱,很不友好的说道

  这个混蛋一脸傻笑,林烁相信他肯定来者不善

  “我告诉你,这事咱俩没完”

  熊文见状也不扯那些虚的东西了,他凭借自己比林烁强壮许多的体格,很是肆无忌惮地威胁起来

  “我没时间陪你玩”

  林烁瞪了他一眼,径自绕开熊文朝外走去

  “站住!”

  见到这个连魔元术都不会用的废物居然敢这么轻视自己,熊文当下就气上心头。他伸出手一把扯住林烁的衣领,强行拉到自己跟前

  “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熊文恶狠狠地说着,还给手臂加力想要把林烁给提起来

  “是你先惹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林烁一点也没感觉到害怕。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是一年前他那次为了安娜和坏孩子们打架时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仿佛眼前这个家伙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就是这种类似的感觉

  许多还在排队准备洗澡的孩子看到这一幕都纷纷来了兴趣,这其中大部分人是认识熊文的,因为他在收容所中也算得上一位高手了,而且他经常喜欢欺凌别人,抢别人的东西,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招惹他

  ——那个恶霸熊文和新来的白发妖怪打起来了!

  “废物东西,没本事还敢这么横?”

  熊文再也忍不住,他抬手就是一记重拳狠狠地捶在林烁的胸前。

  结果毫无悬念,没有防备的林烁中了这一下直接向后仰面摔倒在地上,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以及肺部呼吸受阻造成的闷感

  这一下周围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虽然这个结果是大多数人所预料到的,但他们还是没想到这个白发妖怪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怎么样,我看你还敢不敢跟老子瞪眼?”

  感受到来自周围那一道道敬畏的眼光,熊文很是满意地笑了起来

  “...狗东西,你以为你是谁?”

  林烁冷笑一声,他知道自己不是熊文的对手。也知道如果自己屈膝求饶的话熊文肯定会放过自己,但他绝对不会去那样做

  “你妈逼”

  熊文气的牙齿咯的咯崩响,这个弱的不像话的家伙居然还敢骂自己?

  “我叫你骂!”

  他暴怒的抬起一脚踢在林烁的细腰上

  “啊?废物,你接着骂啊!”

  林烁想要站起来反击,但无奈这个混蛋的攻击实在太痛了一些,自己在这种状态下连防御都做不到,只能默默忍受熊文不断地拳打脚踢。每一下都仿佛是一根粗重的铁棒落在自己的身上,但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痛

  ——和地狱之锁比起来,这种疼痛真的连皮毛都算不上

  “喂喂,那家伙怎么不动了,不会打死了吧?”

  “文哥,别打了!”

  听到后面几个小弟的声音,熊文最后一脚踹在林烁的腹部,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大家听不懂的方言

  “怎么样?还骂不骂?”

  熊文走到前面蹲下来,用手抓住林烁的头发把他拽了起来,他虽然把林烁打的很重但自己踢打了那一阵之后也是一身臭汗累得直喘粗气,毕竟一直使用魔元术对他们这样的孩子来说还是负担太重

  “...草,你,妈”

  林烁的嘴角被他刚才的一拳打的肿的老高,但他还是慢慢的讲出了自己的答复

  “行啊,废物东西,嘴挺硬。”

  熊文气极反笑

  照理说,平常那些胆敢冒犯自己的孩子受了自己这么一顿胖揍,不是伤的不省人事就是除了求饶不说别的,但这个小子居然丝毫不为所动

  “小子,看你也是块硬骨头,不如给我文哥磕个头,收你做个小弟也不是不行的”

  身后又走出了一个精瘦的男孩,他很是识趣地走出来圆场

  “哈哈,也是”熊文大笑起来“废物,给我磕个头,我就不打你了,怎么样?”

  “......”

  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大家对此都是习以为常了。几乎每隔几天熊文等人都会惹出这样的事件,大部分是几个人联手欺负一个孩子,事后还叫他给自己磕头并且以后都要帮他们跑腿,不然就会遭到毒打

  那白头发的孩子还真是可怜,惹谁不好非得惹熊文这个恶霸级的人物,恐怕以后在这收容所中都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了

  ——磕头?我磕你妈

  就在林烁想这样喊出来并喷熊文一脸唾沫的时候,却发现嘴唇伤口的剧痛已经不允许他张口说话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的贱民也配来欺辱我?

  ——为什么......我非要遭受这样的罪不可?

  ——为什么......我没有力量杀了这个混账狗东西?

  林烁恨不得拿一把剑在熊文的身上捅一万个透明窟窿,他还从未有过这种情绪,怨恨,愤怒源源不断的在他小小的身体中爆炸开来,终于,这股剧烈的负面情绪惊动了沉睡在他体内的另一个灵魂!

  \酷r匠》网9s正XM版.首发\

  “嘭——”

  熊文正准备接受林烁的跪拜,所以他万万也没有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他被林烁猛然的一拳给打飞出去,这个瘦弱的小子的一拳竟然让他飞到后面的墙壁上砸出一个人形的坑

  简直就像被高速移动的汽车撞到一样,这根不是人类的力气!

  围观的人们看到这一幕不约而同的呆在了原地,形势的转变太过突然让他们有点不能接受。刚刚还奄奄一息的白发妖怪居然一拳......就把熊文给打飞了,他的实力原来有这么强吗?

  “呜哇啊!”

  熊文还没被人打的这么惨过,他趴在地上惨叫着,身体因巨大的痛苦而不停地抽搐。口中一直在咳血,看这样的情况,估计是骨头断开了吧?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

  林烁低着头,一步一步地走到熊文跟前

  “手,你们看他的手!”

  站在后面看戏的熊文小弟忽然指着林烁的右手惊呼起来

  所有人顺着他的意思注意到了林烁的手.....他的整个小臂上的皮肤都变黑了,还像个幽灵一样散发着紫色的能量物质

  ——我,我这是怎么了?

  林烁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无限地仇恨和愤怒完完全全占领了自己的大脑,他现在只想凭着自己的本能,撕碎那个叫熊文的混蛋

  “不,不要..”

  看到凶神恶煞的林烁和他的那只鬼手,熊文吓得裤子都湿了,他趴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恐怕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

  “别,别,呜——啊啊啊!”.

  右手猛地掐住熊文的脖子,将他整个人轻而易举地提了起来。就在右手上的紫色物体碰触到熊文的瞬间,他发出了比杀猪还惨烈的叫声,整个皮肤发出撕拉撕拉的烧焦声,仿佛锁住自己脖子的不是林烁的手,而是一块刚刚从火炉中取出的烙铁钳

  “他,他的手在烧熊文!”

  “不是我眼花了吧...这,这么可能?”

  “他真的是个妖怪!”

  ......

  这些孩子虽然是战争中的孤儿,却也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现象,但毫无疑问的是,林烁使用的是高等级的魔法

  “怎么会这样...”

  小楠终于从拥挤的人群中冲了出来,刚好瞧见了这一幕

  林烁的脸阴沉的不像是人类,右臂的皮肤变成紫黑色,还抓着熊文的脖子,熊文已经被疼痛折磨的失去意识,小楠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在一号营地中等级测验排第二名的熊文居然被瘦弱的不像话的林烁打成这个样子...

  “那是...快住手,林烁!”

  小楠定睛一看却注意到,林烁手上居然缠绕着一团紫色的物质....

  但是现在小楠没有工夫考虑那么多了,再这么下去恐怕熊文就被林烁的手活活烫成烧猪了。他汇集魔能在自己的手上,猛力一掌把林烁推开,强制打断了他右手上能量的施放

  “喂,喂!”

  紫色的物质消失了,黑色的右臂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但是林烁却筋疲力尽,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他穿的衣服裤子上布满了黑乎乎的鞋印,嘴角还肿的老高,右眼皮上方的皮肤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看这样子应该是熊文造成的

  小楠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就出去一会儿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看这幅样子肯定是熊文气不过白天发生的事,趁这个机会又来找茬,结果却被绝地反击的林烁差点打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