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收容所的第一天生活对林烁来说非常难熬,但总归还是坚持下来了

  整个下午的时间,林烁都在小楠的带领下进行一种基础的感知训练。这种训练名叫做“磐石”,就是练习者打坐的时候用一种特殊的石头压在大腿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石头的重量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增加,以此来锻炼练习者的心神和耐力

  一开始还好,可没过半个小时林烁就感觉到了压力,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后,石头的重量已经从最开始的几千克进化到了上百千克,如果不能使用魔元术强化肌肉,早就已经把筋骨压断了。

  整个下午的训练,一直高度集中使用魔能,林烁出了一身的臭汗。真的没想到这里的训练竟然如此艰苦,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而小楠也见到他累成这个样子心下不忍,干脆把自己的那份晚饭全都给了林烁

  “那你怎么办?”

  林烁很果断地拒绝了小楠

  “叫你吃你就吃,废话那么多”

  小楠甩手就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晚餐推给林烁

  “我可是知道的,就你这小身板,吃不饱的话明天训练你真的会撑不下去的”

  “.....”

  尽管对小楠的这句话很不爽,但林烁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材在这座收容所的孤儿中算是最差的了,不仅个子矮还显得很是瘦弱

  林烁也没办法,他和那些从小在乡野中长大的孩子不一样,养尊处优的他几乎没有怎么锻炼过,再加上一些天生的原因导致他的体力和别人差距非常大,就拿今天基本的磐石训练就把他累到要死就足够说明这个问题了

  “好吧,但是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小楠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再推辞就不太好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林烁对这里的伙食还感觉难以下咽,可到了这个时候,极度疲劳的身体急需补充能量,所以他几乎是用狼吞虎咽的速度解决着眼前的食物。

  林烁不经意间忽然想到了曾经课本上出现的一句话:环境能够能改变一个人的一切

  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接受,融入这样的世界了

  晚饭之后的时间是自由的,那些教官和屠戮军士兵们都离开了收容所。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孩子们也大多数会在这个时间到南斗城之中去游玩一番,但必须在午夜之前回到宿舍之中,否则被逮到的话就会受到非常严重的惩罚

  小楠和林烁还有其他三个人住在一间宿舍内

  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一间破烂又潮湿的小屋,除了三张双层的木床和一张小桌子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林烁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住这么烂的地方,不仅狭窄还有着股说不上来的膻臭味

  '%酷W匠网¤唯g一e正版j!,其O》他r都F\是!盗~版W!

  林烁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哪怕环境再恶劣他也没心思也没那个力气去抱怨了。像个死猪一样倒在自己的那张破床上就不想起来了

  “起来,别睡!”

  小楠一脚踹在林烁的背上

  “干嘛啊?”

  林烁极其不情愿地坐了起来

  这才认识半天的时间,这个小楠就已经和林烁混的这么熟了,这一点就连林烁自己也无法想象,这就是大人们曾经说过的自来熟性格吗?

  “还没洗澡呢,我可不想闻一晚上汗臭味”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已经这么难闻了”

  “少废话,赶快去洗澡,我和你一起去”

  “你真啰嗦”

  林烁忍不住抱怨起来

  小楠的这般态度让他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从小照顾自己长大的,凤凰城近卫军大统领,他的德莉亚姐姐

  “小烁,不好好洗澡可不行哟”

  “怎么,难道要姐姐帮你洗?你都是七岁的男子汉了!”

  .....

  自己的母后去世的早,在林烁心中跟他最为亲近的女性就是这位名义上的臣下德莉亚了。她因为疾病的原因导致实力倒退,没有办法再上前线领兵作战,所以就一直担任总管的职务留守在赤乌宫中

  她也因此一直谨遵林天的命令,代替繁忙于公务的他照顾好小皇子,不要让他感到孤独。而结果她也很好地完成了这项任务

  ——但是,那天这一切都已经失去了

  ——那个对自己最好,把自己当成亲弟弟看待的姐姐德莉亚,已经被吞入了虚空之中,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小楠拍了拍林烁的脑袋,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

  林烁拼命忍住快要溢出的眼泪,要是让他看出来什么可不好解释了

  营地中一直都有那种说不上来的难闻气味,深居角落的洗澡堂中自然也不例外

  ——真是想念赤乌宫里那浑然天成的豪华温泉

  晚餐时间刚过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个时间点几乎没什么人来洗澡。更多人都喜欢睡觉之前来洗,因为那样可以很舒服的就睡着

  “你不洗吗?”

  更衣室之中,林烁刚脱去满是臭汗味的上衣,却发现身后的小楠端正的站在原地,并没有换衣服的打算

  “你不用管我了,我待会去城里洗”

  “...为什么?”

  “叫你别管就别问了”

  ——真是个古怪的家伙,难道你还有洁癖,或者什么其他的嗜好不成?

  “...你,等下!”

  林烁刚刚准备脱裤子,却听到小楠忽然喊了一句

  “又怎么了?”

  小楠不知为什么,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想说什么

  “我,我去外面等你”

  “难道你害羞?”林烁想起了周岚阿姨教给他的,如果一个人脸红很厉害就是代表他害羞了“拜托,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废话真多,快点洗,我在门口等着”

  他一听这话更是显得语无伦次,他胡乱的把毛巾塞到林烁的手上,转身头也不回的就推门而出

  ——奇怪的家伙,

  林烁看着小楠送他的崭新白浴巾,这是他在这里看到的最干净的东西了。他自嘲地笑了笑,走进了满是水蒸汽的澡堂内

  黎风独自一人站在府城的墙壁上朝远处眺望的背影有些孤独的味道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如此,就算他在屠戮军中坐的上头把交椅,就算他在这座南斗城中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这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黎风时常会感到迷茫,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站在这里眺望上方的夜空,思念着逝去的人

  “黎风叔!”

  听到有人在叫他,黎风便转过了身

  是个比林烁大了约莫几岁的青少年,他留着一头时髦的自然卷,双眼中闪烁着某种难以捉摸的欲望

  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做周幕心,他是周元奎的儿子

  “少主”

  黎风将拳头顿足在胸,行礼道

  “阿宇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周慕心一脸愁云惨淡,他还是刚刚从他的父亲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出卖了城主大人,出卖了屠戮军”

  “向谁?”

  “北苑城,苏宏”

  “是他!”

  周慕心若有所思,他今年已经十八岁刚过成人礼,也刚刚完成了魔者高阶的进阶。他的父亲对此非常满意,便将他也召入了自己的屠戮军中充当副将

  “这么说来,北苑城意欲与我们开战?”

  “现在还不好说”

  “可是他们都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了!”

  周慕心一时没忍住吼了一句,黎风不禁皱了皱眉,他能感受到这个年轻少主所散发出的那股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凌厉之气

  “少主,您可知道,如果我们率先开战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

  “首先,现在外面天权帝国虎视眈眈,一旦我们爆发内战,他们就会坐取渔利。其次,就算天权帝国对此不管不问,率先开战的我们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忍气吞声,刘医师可是接生我的恩人,难道他的仇就不报了吗?”

  周慕心显然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黎风心中忍不住冷笑一声,或许周元奎一生办过许多错事,但他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毫无疑问就是把他的儿子培养的和年轻时的他一模一样

  不会真正去信任任何人,他们所相信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手中的力量

  但是同样的,他们父子俩都是一样的愚蠢

  “我已经杀了阿宇,刘医师可以瞑目了”

  “他只不过是个弃子!”周慕心大声喝道“真正的元凶还逍遥法外,我们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这个时候,就算不明事理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周慕心根本不是想为那个所谓的恩人刘医师来报仇,仅仅只是不安于现状,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罢了

  “慕心,我所能做的就是杀敌,做为城主最锐利的剑刃,去消灭他的敌人”

  黎风说着手不自觉的抚上了隐藏在背后的黑刀

  “而你作为他的儿子,应该成为他的盾,保护好你父亲,而不是想着怎样去获取利益”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周慕心一听这话连连冷笑

  “你当年也不过是个走投无路的孤儿….”

  “往事就不要再提了,少主,在下先行告辞”

  黎风的身体控制不住的抽搐了几下,他的脸一明一暗,似乎有一股莫名的怒气就要发作,但最后他还是将它压制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