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句民间谚语真的很好的形容了林烁现在的处境,一朝之前还是养尊处优的皇子,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战争孤儿,还在收容所中被坏孩子欺负

  “都给我停手!”

  就在两人准备继续缠斗在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胳膊突然出现,硬生生的将两个人按在了原地不能再动一下

  这个敢来劝架的人是另一个男孩,他看上去有些瘦弱,脸上布满了灰尘,灰白的头发胡乱的扎在脑后,只有皮肤还算比较白皙

  但是他臂膀上传来的强大力量告诉了林烁,这个家伙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弱小

  “小楠,你干什么?”

  熊文的脸色很是难看,他忍不住吼了起来,额头上崩起的条条青筋说明了他现在确实非常生气

  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自己!

  “熊文,滚到你那边去”

  被熊文称作“小楠”的男孩冷声喝道

  “我要他给我下跪道歉!”

  “难道你想跟我打一架?”

  小楠强行将他按住,这句话一出,名叫熊文的混蛋很明显忌惮了许多,他深知自己根本不是小楠的对手。

  “给我记住,我不会放过你的!”

  如同很多作品中的桥段一样,熊文自知不占优势,便留下了一句狠话灰溜溜地朝草地另一面跑了过去

  “跟我过来”

  名叫小楠的家伙见熊文走了,便一把拉住林烁朝另一面的墙角走去

  熊文愤怒到了极点,当然林烁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要是换成以前在上阳学院中的他面对这样的家伙可能会一笑了之。但到了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林烁就是无法再忍耐一秒钟,不揍熊文那一拳他觉得自己就能被活生生的气死

  “我说你一个新来的,怎么这么大火气?”

  “我不会让一个混蛋骑在我头上”

  林烁咬着牙说道

  “你这样的脾气在这里可不会有好日子”

  小楠有些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你要帮我?”

  林烁摸了摸被打肿的嘴角,一阵抽痛传入他的脑子里,他忍不住嘶的叫了一声

  “因为你是黎叔带来的”

  “...你也是?”

  林烁惊讶地看着这个瘦小的男孩

  “黎叔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所以在这里我会尽量照顾你,但自己找死的人是谁也救不了的”

  小楠从衣服中拿出了一个小药瓶和一袋棉棒

  他话中有话,林烁听出来了。他也明白,今天要不是小楠出现,他肯定会被揍得不省人事,毕竟那个混蛋的基础魔法比他熟练很多

  看kq正T^版√章‘节$…上酷匠)网^☆

  起码他可以做到收放自如,还能够用来防御,但自己却只会一味地进攻

  “他为什么要找我的茬?”

  小楠先将棉棒沾满药粉,再轻轻涂抹在林烁的伤口上

  酸麻酸麻的感觉传来,林烁只是轻轻皱了下眉,说实话,这些疼痛比起他在虚空中所经历的那些根本不算什么。

  “你也知道,现在外面到处在打仗,烈阳国不久前已经沦陷”

  “这样的紧张时期,府城内的粮草也开始告急,而且收容所内的孤儿每天都在增加,食物根本不够吃”

  “在这之前我们还能偶尔喝上一碗肉汤什么的,而现在?没有早餐,只有中餐和晚餐,每顿均是相同,一碗汤一个饼,我已经三个月没吃过肉味了”

  “因为食物不够吃,所以就来抢我的?”

  林烁尝试性地问,他能想到的也仅仅如此了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小楠把使用完毕的医药品收进口袋中,他指了指那边几个正在巡查的屠戮军士兵说道

  “像熊文那样的家伙,会故意打架给那些屠戮军们看”

  “因为他们想被选进少年军”

  林烁好像听周元奎提到过这个词

  孤儿收容所中那些表现极好以及测试成绩名列前茅的人有机会被选入一个类似于屠戮军的少年预备队中,一般执行一些侦查或者搜集情报的任务

  简单来说,要想成为正式的屠戮军,必须先进入这个特殊的部队中,才能得到那样的机会

  “像那样的家伙尽量不要招惹,熊文在一号营中也算是实力不弱的家伙了,在三号营地中他还有一个哥哥”

  “两个兄弟在这里都是臭名昭著的家伙,没有人敢冒犯他们,你要是想在这里生活下去的话,就得学会适应”

  小楠说的这番话让林烁有些无法接受,尽管他也明白这些都是现实,根本无法逃避的东西

  要知道,在这之前林烁可是位举足轻重的皇子,就算内心已经无数次下定决心,只要能够变强,只要能够达成复仇的目的,无论多么大的痛苦他都会去承受

  话是这么说,但林烁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十一岁的小男孩,要让他一下子从高贵的白天鹅变成混迹于泥沼中的丑小鸭实在有些难为他了

  但是,哪怕内心再排斥,他也只能去接受

  既然适应不了,那就努力适应,正如之前所说的,林烁没有第二个选择

  “喂!”

  小楠见这个白头发的怪家伙一直低着头不讲话,便忍不住打断了他的思索

  “我叫小楠,你呢?”

  “林烁”

  “林烁?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小楠说着眼光朝林烁的脑袋上瞥去,如果不是怕林烁这小子突然生气,他会忍不住去拉扯一下看是不是假发

  “你的问题真多,这里的人都像你一样?”

  林烁有些不耐烦了

  “哼,你这臭脾气,我今天可是救你一命,难道我还会害你?”

  小楠也

  “我生过病”

  “什么病?”

  林烁这次真的不高兴了,一般来说别人问他这方面的事情他只要说出这句话就很少有人再追问下去了,但看小楠那副认真的架势,不刨根问底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怎么对我的头发这么大兴趣?”

  “好了好了,别生气嘛”小楠笑道“你就当做大哥我好奇心重”

  ——这么快就以大哥自居了吗?无理取闹也要有个限度

  林烁内心忍不住骂了两句,但转念一想跟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人比起来,这个小楠真的算一个不错的家伙了。所以干脆就随便编个什么糊弄过去算了,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其实是被地狱的邪恶能量感染了吧?

  如果那样说的话,估计这小子就直接找几个士兵一起把自己扔到城外去了,理由就是收容所里不能有疯子

  “是...一种疟疾,在我六岁的时候,差点死掉。我爸爸用一个中药偏方把我救了回来,但是身体却变成这个样子,包括头发,眼睛,还有皮肤”

  “真的?”

  小楠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那你以为是什么?”

  林烁瞪了他一眼,虽然自己是在撒谎,但他可不会像以前那样支支吾吾的,这种时候越是有底气越能让人相信,林烁是这样想的

  “你是不是,看到过什么别人不能看的东西?”

  ——?

  林烁的神经如触电般警觉起来

  “你的眼睛,和那里的颜色很像”

  “那里?”

  小楠的这句话说得很有神秘感,林烁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我的家乡”

  “......”林烁咽了口唾沫,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睛是那种黯淡无光的紫色“你的家乡是哪?”

  “我记不清了,那是我很小时候的事情”

  林烁微微颔首

  他那满是污泥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落寞,听他这么说的话,小楠从很小的时候就成为了孤儿。独自一人的他在外面游荡了不知道多少个黑暗的日日夜夜,又吃过多少林烁想都没想过的苦头,他还是轻视了这个叫小楠的家伙

  但是他的下一句话,却差点让林烁跳起来

  “每次想到家乡,脑子中就满是断壁残垣以及那种紫色的物质,对,就和你的眼睛一个颜色”

  “什么?!”

  林烁没忍住直接喊了出来,周围三个正在睡午觉的孩子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你怎么了?”

  “紫色的物质,是不是还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拜托”

  看到林烁紧张成这个样子,小楠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至于这么怕吗,还黑洞,说得好像鬼故事一样,你不是做什么噩梦了吧?”

  林烁内心也是一阵无奈,人们对于虚空的认知真的是少的可怜。眼前的小楠居然以为自己是做噩梦,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几天前还深处一个异空间中,并且到处都是他所说的那种“紫色物质”,他又会是什么表情?

  “我都说了,那是我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

  “如果,如果你有一天回想起什么细节,一定要告诉我!”

  林烁按住他的双肩,紧盯着他那双有些深邃而有神的眼睛,一板一眼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