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9年5月

  天权帝国正式对烈阳国宣战

  拥有最新一代魔力铠甲以及重武器的天权海陆空三军,以压倒性的军事实力蹂躏了整个烈阳国,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烈阳国就被迫投降,成为了天权国的殖民区——“拉斐尔”

  而战争并没有就此结束

  准确的来说,烈阳国的陷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维持了仅仅不到二十年的世界和平局势,三大势力之间的微妙平衡将再次被打破

  .....

  襄国是一个和烈阳国领土相差无几,但是经济实力却远不如烈阳的国家。它位于庞大的潮汐帝国与烈阳国之间,实行的是很古老的领土分封制,虽然表面上最高权力是襄国的国王,但真正的大权都掌握在几个城主的手中

  这样一个纷乱的国家和古代春秋战国时期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各大城主之间矛盾摩擦不断,政府无力统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就是这样的时期,身为亚欧大陆门户的烈阳国又被攻占,天权帝国将侵略的魔爪完全伸向了内陆的国家,这也就导致了襄国内的形势更加混乱

  襄国南部都会,南斗城

  这里是襄国最南部,也算是离烈阳国比较近近的都市之一,因为这个原因,在烈阳国沦陷后,南斗城就成了天权帝国的扩张战争最首当其冲的一个

  紧张的气氛从年初到现在从来没有消失,而烈阳国投降天权的消息传开后,襄国乃至潮汐帝国周围的十几个小国都炸开了锅

  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亚洲大陆排名第二的强国,拥有着最丰富朱雀岩资源,同样军事实力也仅次于潮汐帝国的烈阳大国居然会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战败投降,这下天权军的兵锋矛头直接转向了他们

  现在是夜晚,南斗城中幽暗的一个贫民窟内

  任何城市都有这样一个阴暗的角落,这里隐藏了整座都市的阴霾,丑恶,南斗城当然也是如此

  “不,不要啊,黎风叔,我真的不是...”

  跪在地上满手鲜血的少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求着

  “别杀我,别杀我!”

  他抱住面前中年人的大腿哭道,显得狼狈不堪

  那个中年人个子并不算高,黑色板寸短发,脸上一层浓密的连鬓胡须,刚毅的脸上沾了几滴血污,一身漆黑的风衣显得非常冷酷,左手中握着一把精致的黑色长刀

  他的表情冷得好像一尊雕塑

  “屠戮军不需要叛徒”

  他抬起了手上的刀,高声宣布了自己的答复

  “不,不要杀我...黎叔,你,你还记得当初你救我的时候吗!”

  少年惊恐的看着黎风,苦苦哀求道,可那口气和神情倒像十足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

  黑色的刀在距离少年额头仅有几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黎风只是以这样的角度俯视了他大概有几秒钟

  “你在说对北苑城主讲出刘医师的行动路线的时候也是用的这张嘴吗?”黎风冷笑道

  “不,不!”少年疯狂的摇头,但身体却因过度恐惧而无法动弹“别杀我,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徒弟啊!”

  “...”

  黎风的眼中的犹豫一闪即逝,他收起手上的黑刀,将它在空中划了个旋递到了少年的手里

  “我不想对你动手,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少年一脸惶恐地看着黑刀,又看了一眼黎风

  “别让我失望,阿宇”

  原本还惶惶不安的少年突然露出了奸诈的笑容,他疯癫般的抓住黑刀的刀柄,几乎是用抢的从黎风的手中夺了过来。接着,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狂笑道

  “黎大叔,你还是那么天真啊,想让我以死谢罪?别他妈异想天开啦!”少年紧握住师傅的黑刀,一步步向前逼近“北苑已经答应了我,这件事完成后,我就能当将军!”

  “哦?这就是你的选择吗?”黎风不慌不忙地冷笑起来

  少年被这样的眼神吓得一哆嗦,但是马上就挥起黑刀朝黎风刺了过来

  “哐当——”

  黑色的刀脆如琉璃,一下就破成了碎片,连黎风的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少年的大脑嗡嗡作响,望着满天飞溅的黑色碎刀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太让我失望了”黎风不知从哪里又抽出来一把一模一样的纯黑刀锋,他重新将刀尖指向了少年“我原本不想杀你,我说真的”

  “不...不要这样,我是开玩笑的,师傅!我....我知道你那把刀只是幻影,真的,我真的知道!”少年又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黎风已经看不下去了

  当初自己一时怜悯才救下的一个孤儿,如今却变成了这样禽兽不如的东西吗?

  “再见,阿宇”

  “别——”

  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黎风手上的刀刃刺穿了少年的心脏

  黎风感觉脸上湿湿的,是眼泪吗?他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恶棍居然也会流泪吗?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黎风如是的想着

  曾经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曾经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弟子,到了如今终究还是被这个腐坏的世界污染而变质,一个这样的世界又有什么值得他活下去的理由呢?

  “嗯?”

  这样的黑夜中白色是非常显眼的颜色

  黎风看到了,那个趴在小巷拐角处丢满垃圾的地面上,似乎奄奄一息的孩子

  他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似乎数年之前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只是那时候倒在地上的是刚刚被他亲手杀死的阿宇

  动荡的社会中总是不缺这样的孤儿,只是这个孩子比较特殊,那银白的头发黎风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明已经有了前车之鉴,明明内心中已经决定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走到他身边的时候,黎风还是忍不住将他抬了起来

  他看上去像个女孩子,只是皮肤白的有些吓人,眼皮上下方都有着如同涂了眼影妆一般的黑眼圈,应该是患了某种眼疾导致的吧

  黎风将他像麻袋一样扛在自己的肩上,慢慢走向回领地的路

  林烁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一张床上

  他感觉到有一些燥热,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布满了汗珠,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净了,连从床上起身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这..这里是哪?”

  他喃喃的念叨着,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种感觉应该没有错,自己病了,而且病的不轻,至少他连活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之前在赤乌宫中还没这样过

  自从从虚空中回到现世后,林烁就一直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没有要回去的地方。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甚至从林中跳出来的强盗,在看到他的长相后居然撒腿就跑了。

  饥饿和痛苦折磨着林烁,直到他进入了一座城市中,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了路边

  “孩子,你醒了?”

  黎风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林烁忍不住多看了这个救了自己的中年男人一眼,只是觉得他的样貌和他那刚刚去世不久的父皇有些相似

  “大叔,谢,谢谢你”

  虽然林烁的嗓子干得像着火一样,但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你发烧了,病得很重,还是不要多说话了”

  林烁的皮肤本来就是那种和死人一样的惨白,这一病脸上更是没有一丁点的血色,仿佛一具僵尸一般

  “先喝点水”

  黎风扶着林烁坐了起来,将一个盛着温水的玻璃杯端在了他口前

  在水进入口中的那一刻林烁才发觉自己原来这么渴,他一口气也没喘直接将这杯白开水喝了个底朝天,却又发觉自己很饿

  “你别担心,只是普通的发烧而已,以你这个年龄来讲是很正常的”

  黎风看到林烁眼神低迷,以为他在害怕得了什么重病

  “吃,吃的...”

  真是嘲讽

  林烁忍不住露出自嘲的笑容,要是一年之前的他会想到身为皇子的自己会有朝一日连饭都吃不饱吗?

  “我正在熬粥,马上就好了”

  黎风一边从冰箱之中拿出了刚刚准备好的冰袋,将它放置在了林烁滚烫的额头上

  感受到脑袋上那团又冰凉又沉重的玩意儿,林烁昏昏沉沉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不少,思路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你从哪儿来吗,你的父母呢?”

  p(最9新章节上;酷:p匠ew网!“

  ....

  还是第一次有人询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林烁心中苦笑着,他能如何回答?说自己是烈阳皇子?谁能保证他不会见财起意将自己交给天权军方?

  再有...自己被虚空能量侵蚀,样貌大改,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于是林烁思考了一下,张口说道

  “我叫林烁,是烈阳人,父母死在了战争中”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足以让黎风相信自己的处境了

  “是吗...”

  ——烈阳,应该说,是原烈阳国才对吧,黎风叹了口气。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不仅仅失去了父母,还失去了自己的国家

  虽然黎风对于这场战争的结果也感到不解,但他毕竟不是军事家,这些事情不是他该去考虑的

  “林烁,真是个不错的名字”黎风微笑道“我的名字是黎风,你叫我大叔就行了”

  南斗城这个地方林烁不知道,毕竟是异国他乡,没听说过也是很正常的。

  “黎大叔......”林烁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这个称呼“大叔,你叫我小烁就吧,我的家人都是这样叫我的”

  提到小烁这个昵称,林烁的心又忍不住一阵绞痛,那些宫中照顾自己长大的家人,德莉亚姐姐,周岚阿姨还有自己那位不多见面的二哥林灿,现在怎么样了呢?在凤凰城被虚空吞噬的情况下...他们恐怕也和自己一样被那种黑色索命铁链拉进了虚空

  像他这样幸运的家伙是不会有第二个的,或许他们已经被那些畸形魔物吃掉了也说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