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9年2月

  新年已经过去了

  这大概是近年来烈阳国的人民过得最不安的一个年了吧

  即使大街上到处挂着庆贺佳节的条幅,即使投影碑上滚动播放着迎接新春的综艺电视节目,却也无法冲淡即将到来的战争所带来的压抑气氛

  "轰"的一声惊雷

  林烁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过来

  他感觉头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知为什么,之前的事情他记得不太清楚了

  "吓到了吗,小烁?"

  林天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眼皮四周黑黑的眼圈让他看起来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那股威严的气势,反而显得异常颓废

  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合眼了,办公桌上没有审批的文件依然堆积如山

  "父亲,您还是休息一下吧"

  窗外的天不知什么时候阴了下来,似乎一场冬日的冷雨就要来临了,刚才那声惊雷似乎就是宣告

  林烁确实被吓到了,但不是被那闷雷声,而是林天现在的样子

  最近的林天除了重大会议时,几乎没有离开过这张桌子。三天两头才能稍微地睡一会儿,这样强大的工作量就算他是魔皇级的强者也没有办法承受

  换作普通人恐怕早就病倒了吧

  "连你都这么说了,看来我的状态真的很糟糕啊"

  林天苦笑了一下,事实上身体的极度疲惫早就催促他去休息了

  --也罢,反正重要的文件都已经批完了

  "我去给父皇倒点茶水"

  林烁见父亲听了自己的劝,便又自告奋勇地说道

  按理说端茶倒水这样的事情不该由他一个皇子去做,换作别人还会以为林烁想借机提高父皇的好感。

  但是林天是不会这么想的,他的三个孩子中他最了解的就是小儿子

  很单纯的,他只是想为极度劳累的父亲缓解疲劳而已

  "嗯,快去快回"

  林烁端着茶壶和杯子在宫中的小路上前进着,一阵阴风吹来,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天真是冷啊,明明都已经二月份了

  总感觉天上那几朵乌云的样子有些诡异,好像有一只眼睛正透过那片黑云窥探着自己

  "你是谁?"

  林烁从神游中回到现实,发现自己的眼前突然站了一个奇异女子

  他从未见过这个女人

  "少年,我劝你不要过去"

  "就算你去了,也无法改变什么"

  她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凄惨的白,年龄大约二十多岁,一头如水墨染出的漆黑长直发让她看起来风情万种,脸上的表情冷冽而又不失高雅,两颗如炫金般的瞳孔,性感的嘴唇上涂着厚厚的一层红妆

  而之说以说她奇异,那就是因为,林烁不知为什么,竟然会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一种恐惧感,就仿佛站在他眼前的不是人类而是别的什么可怕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

  林烁眉头皱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赤乌宫里?"

  "......"

  "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话,不要后悔"

  "不管你将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后悔这个决定"

  女人的脸色一沉,自觉地退到了一边

  林烁只感觉这个女人真是古怪得要死,简直莫名其妙,自己只是想去给父亲倒杯茶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她是宫里来的新仆役?还是父皇选出来的新执政官?

  --嘛,不管这些了

  林烁端着手中的茶水,快步地从她身边掠过,向着走廊深处,林天的书房走了过去

  拉下窗帘的书房中,林天深深地躺在沙发上,眉宇间是挥散不去的阴郁。在国内动荡不安的现在,压力最大的还是他

  林天整个人比半年前暴瘦了一圈,整天被这些事情束缚烦心,连堂堂魔皇级实力的他都有些撑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毫无预兆的开了

  "小烁,来的挺快的......"

  林天刚准备笑着夸奖自己的小儿子几句,却发现站在门前的身影并不是林烁

  高大的身影,暗红色的碎发,身穿一身笔挺的军服。整个宫中除了林焱还有谁?

  "有什么事,小焱?"

  林焱的眼睛紧紧盯着林天

  林天忽然感觉到一种不对劲,因为他之前从未见到过林焱这样的眼神

  "我在问你话!"

  "......"

  林焱的脸埋进了刘海之内,他缓步走了过来

  林天有些不耐烦了,他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了,光是公文就够他忙的。现在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哪怕天大的事情,也要等他醒了再说

  "父皇,请停止战争"

  这个声音欠缺了一些感情

  林天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林焱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说什么?!"

  "请停止战争"

  林天顿时变了脸色

  威严的脸上的眼睛中包含了那种面对敌人时的锐利,但只是一晃而过,林天的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

  "你是不是也没休息好?"

  林天的手被林焱拉住了

  "不,我很好,父皇,我是认真的"

  林天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今天的林焱比起平日来多了一份...说不上来的感觉,阴沉?

  "你在说什么胡话!"

  "父皇应该知道的吧,停止战争的方法,天权帝国想要从我们这得到的真正东西!"

  听到这句话,林天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

  "你给我闭嘴!"

  这一声暴喝是施加了龙息功魔法的,林焱感觉耳朵开始发颤,书房的玻璃窗上出现了裂纹

  他从来没见到自己的父亲这般生气过

  "求求你了,父亲"

  "你懂什么!"林天甩开林焱抓住自己的手"那是我们国家的命脉,失去了那个,就意味着烈阳国将永远灭亡!"

  哪怕战争失败了,烈阳国成为了天权的殖民区,但只要有那个东西在。有朝一日,定然有人能够复兴国家,可一旦失去了那个......

  "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情的?"

  林焱坦然地面对父亲的怒火,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

  "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你就在宫中不许出门!"

  林天背手转过身,心中的怒气依旧未减

  --必须查清楚,到底是谁泄露了这个秘密?还把他告诉了林焱......但是林焱究竟是怎么了?依照他的性格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如此直白央求自己

  忽然,林天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似乎是某种重物落地的声音

  "把圣杯交给我,父亲"

  --!

  刺啦!

  皮肉被撕裂的声音传进林天的耳朵里

  林天的瞳孔因痛苦而变形

  从腹部传来阵阵剧痛,明明中心正在变冷,可是神经被破坏产生的热辣痛感却扩散到了全身

  他惊愕地注视着自己的腹部,那把洞穿了他身体的刀刃,弯弯的锯齿形--那是一把噬魂刀

  伤口处流出的不仅仅是鲜血,还有漫天飞散,如同洪流一般的红色魔力。维持林天生命的两样东西--血和魔法都在飞速的流失着

  "小,小焱.....你,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天的视线歪了,他诧异地看向林焱,但身体和思考却在急速坠落

  一代帝王,魔皇级的巅峰强者,曾经率领军队参加了上世纪的二次战争的英雄,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对自己的死法也有过很多设想,但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会被亲生儿子所杀

  没有时间去考虑多余的东西了,林天已经进入了无尽黑暗中

  林焱静静的望着地上父亲的尸体,扭曲的脸上露出一丝扭曲的笑容

  "哐当--"

  瓷制的茶具被摔得粉碎,温热的透明液体撒在了深褐色的地毯上,迅速地渗了进去

  门前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

  "大,大哥?..."

  林烁呆住了

  他的大脑无法分析出眼睛看到的东西,就这样死机了

  --父亲满身鲜血倒在地上,而站在一旁的哥哥,手中握着那把奇形异状的匕首

  哥哥的手上沾着血,那是父亲的血

  "......"

  他张口结舌,却无法说出任何字

  :(最G&新%X章节lY上酷匠网

  父亲死了?不,怎么可能,父亲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死?

  但那躺在地下满是鲜血,以及那被空气逐渐消融掉的红色能量点...却告诉了他这是事实

  "不,不是的!我......"

  林焱忽然扔下那把刀跪在地上

  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林焱化身成了一个疯子。林烁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如野狗般狂呼滥叫的男子竟然是他那个最为憧憬的大哥,但是......他杀死了父亲,他杀死了父亲啊!

  "我,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林焱披头散发满目狰狞,他跪在地上双手在空气中胡乱舞动着,像是要去抓什么东西一样。接着他又用力去抓自己的脸,痛苦的惨叫让人撕心裂肺

  --噩梦已经降临了

  "小烁.....快走"

  林焱突然停止了自残的举动,他危危颤颤地站起来凝视着林烁,头发和脸都沾满了鲜血,只有......右边的眼眶中的眸子有些奇怪

  那不是人的眼睛,而是有如魔法阵一样的东西,诡异的六芒星图案

  "活下去,小烁"

  林焱哭泣着,异变的右眼流淌出鲜红的液体

  --!

  什么声音?

  林烁的眼睛因恐惧而睁得大大的,他看到了难以理解的现象,脚下的土地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解

  黑色的"孔"

  他曾经见过这种东西,在一年前青岛市的那个海滩上,那个要复活女儿的男人所召唤出的也是这种东西

  德莉亚告诉过他,这个东西是通往"那边世界"的门

  但是他脚下的这个孔比起上次那个,两者的大小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眼前的世界颠倒了,近乎崩溃的异动席卷了眼前的世界。

  那是一抹黑紫色的能量,就在林烁的眼前,从孔中喷涌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他所能看到的一切一切,类似于黑色线条的东西游走于天地之间,空间如同被粉碎的玻璃一样迅速崩坏

  "啪!"

  清脆的金属敲击声

  林烁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洞穿了

  是一柄黑色的铁钩,他知道这个穿透了身体钩子是什么

  --会死,绝对会死,这样下去的话

  "不,放开我,我不去,我不去!"

  就连林烁这无助而又凄厉的呼救声也被紫色的能量无情的吞没,最后一丝意识在脑海中消失,林烁被黑色铁链拖进了孔之中

  世界被拉扯,堕入了深渊中--就从这里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