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9年1月

  虽然临近新年,但烈阳国内的气氛却没有丝毫喜庆之意

  更为准确的说,它已经越发的膨胀,到达了临界点

  就连在学院中那些十几岁大的学生们口罩中讨论的话题,也都是关于这方面,出于舆论的压力安娜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

  "也许不久战争就会开始吧"

  "我们烈阳国绝对不会输的!"

  "傻瓜,你知道天权帝国有多强吗?"

  ......

  林烁的脸铁青着,他站在角落中注视着教室里那些讨论的人

  他的心某处在思考,而某处却又没在思考

  但是他最担心的事情渐渐变成现实

  --和天权帝国要开战了

  安娜的国家和自己的祖国,史上的第三次战争开始了

  那样一来,即使林烁不用刻意去想,也能够知道,安娜的下场会怎么样

  赤乌宫中的仆役们背地里都称呼她为人质,也有很多人忍不住提出忠告

  --小皇子,不要再和天权的公主做朋友了

  这些话林烁当然不会当回事,不管国家怎么样,他认为那是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是大人世界的事情。

  什么战争,国家啦,那些事情他才不管,也不想管,对他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不需要。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安娜是人质,人质是什么?就是天权帝国为了和烈阳国友好而送来的孩子--但是,天权帝国和烈阳再次开战了,他们打过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

  林烁想不通,安娜明明还在这里,她是帝国的公主殿下吧,为什么被抛弃了?她不是皇帝的亲生女儿吗?这么了不得的身份,不是应该好好保护她吗?为什么?

  安娜会怎么样?她是人质,却成了弃子--一定会被杀死,绝对会被那些公卿大臣上书赐死,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安娜面前坐着一个男人

  他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笔挺庄严的西装和房间内古韵幽香的家具有些不搭

  即使在屋内他也带着墨镜,并不是为了遮蔽阳光,而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

  安娜对他没什么好感可说,这个男人就是一年多以前在首都机场送自己到烈阳国来的保镖,他是母亲生前的属下

  "好久不见了,安娜公主殿下"

  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么?"

  安娜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其实也并不坏

  至少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只有他在真心帮助自己

  "最近关于两国战争的事情,我想您多少也已经了解一些了"

  "那又怎么样?"

  安娜不以为然的说道

  男人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墨镜

  "您必须离开这里,若您继续呆下去的话,恐怕会被烈阳皇帝......"

  "那是不可能的"

  安娜感觉有些好笑

  可能在其他人的眼中,一个国家的皇帝就该是冷血无情,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一切。但是若是林天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做这种没有实际意义仅仅只是为了泄愤的事

  虽然见面的机会很少,但安娜心中已经吧林天当作了一个可以信赖的父辈

  男人对于这样的回答感到有些惊讶

  "菲尼斯殿下已经争取到了您回国的机会"

  "?"

  安娜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

  哥哥他,晋级到魔灵级了?这才过了一年的时间,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殿下已经完成了和皇帝的约定,晋级了魔灵"

  ......

  安娜听到这个消息不喜反忧

  她也是上过两个学期魔法课程的人,要知道如此快的晋级速度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不知道那个笨蛋哥哥又做了什么蠢事

  "我在这里负责保护您的安全"

  "三日后,在青岛市南岸,您就可以搭乘我们天权帝国第九舰队的巡洋舰离开烈阳了"

  "辛苦你了"

  安娜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就这么结束了吗?自己的外放生活

  又可以回到那个世外桃源般的宫殿中,又可以和最喜欢的哥哥在一起了

  但为什么...却感觉不到开心呢?

  这个国家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变故?那个家伙......林烁还有机会再见到他吗?

  "公主殿下,您真的成长了很多"

  男人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想必菲尼斯殿下知道了,也会很欣慰的吧"

  大海的声音依旧狂躁着

  白色的波涛不停地涌动,冲击,席向地平线的尽头

  岸边的站着一位黑裙金发的白人少女,这身衣服是她一年前来到烈阳时穿的。虽然外表没有什么改变,但是这里的生活却让她的内心成长了太多太多

  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出发了

  --她已经没必要再做为人质呆在这里了

  而且......再过不久,这个国家就会被战火吞没

  "安娜--!"

  最6#新H章"节上酷“匠0k网

  背后传来粗喘的呼唤声,安娜下意识地回头

  "我,我来送你了!"

  是他

  那个红发的少年,这个国家的皇子。安娜感觉眼中有某些晶莹状的液体在晃动。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今日一别,就再也不能见到这位温暖如阳的少年了

  "是怕我自己出来会发生什么事吗?"

  "那倒不是..."

  "不要太小看我啊小烁,我再怎么说也是天权的公主"

  "......"

  "而且对你来说,我现在已经是战争的对立方了,你没有必要再为了我而......"

  安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带感情,仅仅只是用一种忠告的语气说道

  "不,不是的"

  少年的肩膀微微颤动着,拳头也攥在了一起

  "我只是想......"

  --只是想在你身边而已

  明明话就在嘴边,明明自己跑到这里来想要传达的就是这样一句话,但却无法说出口,至于原因,林烁自己也不知道

  "你也知道,我是个无情的人"

  "?"

  "上次在孙婆婆家时你也说了,我会对身边所有人保持警戒,没办法。身为帝国的皇女,必须要有这样的警觉意识,因为在自己身边的,除了敌人,就只有臣子而已"

  "安娜......"

  "我感觉很奇怪,为什么你会愿意帮助我这样一个被故国抛弃的人质公主。我无法相信你的真心"

  "......?"

  林烁的脸上写满了困惑和惊讶

  "所以,你每次帮助我的时候,我都会说服我自己,我会给我自己找个理由相信你"

  安娜忽然抬起头,她紧盯着林烁的眼睛。向前走了一步,当走到他的身前,甚至两个人的鼻子就要碰到一起的时候

  她平静的,用仿佛说早上好一样的口气说道

  "我喜欢你,小烁"

  "--"

  林烁脸色微红,傻笑一下抓了抓头发

  "我也一样,安娜"

  年仅十岁的他怎么会能懂得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他只是明白一点,眼前这个少女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只要她有危险,无论天涯海角,少年都会拼尽一切去赶到她的身边

  --这件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海风吹得后面的松林吱吱作响

  安娜微笑着,将目光再次转向大海

  回想起来,这好像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渡假的地方。

  "什么时候还能在这里一起钓鱼呢?"

  林烁听后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你要是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啊"

  "傻瓜"

  沉默

  两个孩子都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些什么

  "呐,小烁"

  "我在"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安娜的披肩发被海风吹得微微拂动,

  "什么?"

  "当我们两个都变成连路都走不动的老头老太太后,我希望还能和你一起到这里来钓鱼"

  林烁眨了眨眼睛,他只是觉得今天的安娜比以往时候多了一份别样的魅力

  "听上去不错呢"

  "到时候,我绝对会让你见识见识本大爷举世无双天下无敌的,垂钓技术!"

  "是吗?"安娜忍不住想起了林烁被鱼线缠住的傻样子"我可是很期待呢"

  "说定了"

  "说定了!男子汉一言,驷马难追!"

  遥远的水平线上,一片小小的云朵消失了

  这真的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约定

  渺小而虚无,就连能不能实现都是那么的含糊不清

  对于安娜是这样,对于林烁是这样

  他们内心中都有这样隐隐的感觉,或许今天将会成为永别

  但是,事实上,这只是个开局

  一切还没有发生,暴风雨还没有到来之前平静的插曲罢了

  时间已经接近黄昏

  但是少年依旧坐在海滩上,凝视着远望的海天一线

  --你在那里能看到什么呢?

  未来一定能够再见的吧,少年如是的想着。为了这个约定,他一定会努力,去成为强大的魔法师,去成为能够配得上那个女孩的出色的人

  少年还不知道,自己在未来的时间会经历怎样的事情

  他的崩坏,是必然的

  他的重生,也是必然的

  --我真的可以这样断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华焰说:

  这章结束后,安娜再次登场估计是两百章后了......请千万不要忘记这个初恋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