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哥哥大人,母亲大人

  安娜感觉眼前发黑,已经无法继续保持清醒了,只要再过几秒,她的脖子就会被这个男人掐断,然后成为一个失败的祭品

  ——救救我,小烁

  “给我住手!”

  和那个时候一样的背影

  林烁宛如天降神兵,他使劲一脚踹破房门,用全身的力气将那个男人撞倒在地

  脖子上的压力瞬间没有了,安娜的身体径直地摔在硬邦邦的地面上。劫后余生的她按着胸口贪婪的吸收着房间内的空气,用以缓解有些缺氧的身体

  “你——!”

  “她的血是没用的!”

  林烁张开双臂护在安娜的身前,针锋相对的对男人咆哮着

  他在窗外听到了,这个男人与安娜的所有对话——同时也已经明白,这个男人要找的那个祭品只能是林天的子孙,也就是自己

  安娜是为了保护自己,才没有道破这件事

  “哪来的小鬼头!”

  眼看就要完成的祭祀被一个不知来路的小孩子给搅乱了,男人当下也是火冒三丈

  “我才是林天的儿子,烈阳国第三皇子,林烁!”

  “小烁,你——咳咳”

  安娜一听这话忍不住急了,却不经意间又牵动了受伤的喉咙

  男人也愣在了原地,他怎么也没料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林烁看到他这个反应已经明白,这个变态的绑架犯绝对不是他们烈阳国的人,虽然自己从来没出现在过公开场合。但是他们烈阳国的人大部分都知道的,皇帝只有三个儿子,从来没有女儿

  他究竟是有多蠢才会把把安娜这么一个西方人当成是林天的女儿啊?

  “你要找祭品的话冲我来,不要伤害她!”

  林烁咬紧牙关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只要细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林烁的双腿一直在不停地颤抖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来换我的命?

  “笨蛋,大笨蛋!”

  安娜哭了

  即便面对凤凰城中那些坏孩子的欺辱,即便自己被陌生人绑架作为祭品时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这样坚强的她——却在这个时候败下阵了

  “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替我这个敌国的人质...”

  不知为什么,只是想到这些,安娜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她甚至无法把这些话整句说出来,但林烁却很清楚她要表达的意思

  “闭嘴”

  “才不是什么人质,安娜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喂,那边的变态”

  “?”

  男人皱了皱眉,意识到了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我随你处置,但是你要放她走!”

  “好”男人阴桀的笑了笑,这样也好,居然自投罗网,真是省了他不少的力气“虽然被那小妞骗了很不爽,但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别废话了,快开始吧!”

  林烁很自觉地把自己的手臂伸了过去

  不就是流点血吗?实在不行大不了就是一死,只要安娜活着就足够了

  殷红的血液缓缓地流进了火烛中的魔法阵

  一滴,仅仅只是一滴——血液像是被图阵吸收了一般,本来红色的血在滴入阵中后却爆射出奇异的紫色光芒

  围成一个巨型圆圈的火烛也如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忽的一下膨胀起来,犹如那些灵异电影中出现过的鬼火,正中央那具被布包裹的遗体剧烈的晃动着!

  ——复活死者

  “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

  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多年来的努力在今天就要得到回报了!

  自己的女儿——小西就要复活了

  “回来吧,小西,回到爸爸的身边来!”

  林烁与安娜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虽然说是复活死去的人,但那不详的紫光怎么看都令人感到不适

  “那,那是什么啊?...”

  那张大桌子上突然爆发出一团冲击力极强的魔法能量波,宛如八级以上的飓风,整座木屋开始悲鸣起来,变得摇摇欲坠。

  是一个“孔”,如同宇宙中的星辰一样的孔

  林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便是在映影中他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法术

  空气中凭白地出现了一个全黑的孔洞,里面流窜出极不稳定地紫色能量

  仅仅是在如此远的距离盯着孔一眼,林烁就感觉眼睛好似被什么东西给拉扯了一样疼痛。同时身体出现到一种呕吐的感觉

  “别看那个!”

  安娜按下了林烁的头,她虽然也不懂这些,但是却明白那个孔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那个男人却旁若无人的一般,他只是站在那个孔前,眼睛布满了血丝。他必须亲眼见证,亲眼见证自己的女儿复活的瞬间

  “?”

  “啪!”

  清脆的声音

  什么情况?林烁没忍住,他抬头朝“孔”的那边看去

  “啊咧?”

  是一根铁钩

  从孔中出来的不是男人心爱的女儿,而是一条冰冷无比的黑色铁链,直接洞穿了男人的身体

  “不,不,我的女儿呢?你是谁,哇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黑色的铁钩穿透了他的身体,将他整个人都拖进了那个深不见底的孔之中

  与此同时,这间小木屋再也无法承受这样不稳定的强大魔法能量,在一声巨响后,木屋只是一个眨眼就碎成了烂木片,林烁与安娜也被这股冲击力给冲飞了出去

  而唯一稳如泰山的,则是那个男人画的,用林烁的血激活的魔法阵

  魔法阵中的白色包裹物,也就是男人女儿的遗体突然开始膨胀,白色的布料被爆的满地都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尸体产生了爆炸,但实际上也差不多就是了

  “好疼...”

  安娜刚刚被男人用刀子割开的伤口被一块碎木头又狠狠地扎了一下。顿时血流如注,她的嘴唇惨白无色,额头上冷汗猛出

  “我来”

  林烁虽然也受了一些小伤,但是并不影响行动

  他立刻从自己的背心上撕下来一块布,将安娜的手腕一层又一层地包了起来。白色的布瞬间被染红,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治愈效果,但好歹可以止住血

  “那个男人果然失败了”

  更OI新◇W最快上酷》M匠网1◇

  安娜抬头看向那边,刚刚小木屋的位置

  “我爸爸也跟我说过,人死不能复生的”林烁叹了口气“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黑色的孔,黑色的铁钩

  那个男人消失了,他好像是被铁钩拖了进去,是已经死了吗?

  “呕——”

  ?

  这是什么声音?

  小屋废墟的位置,滚滚的尘土中传来类似于某种野兽的嘶吼声

  林烁按捺不住好奇心,快步走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别过去,小烁!”

  安娜急忙出声阻止,但却还是慢了一步

  “呜哇——”

  没有任何征兆,一根触手般的肉状物体从灰尘中飞出,瞬间就将林烁束缚住,卷向了天空中

  这,这股力量到底是?

  “怪,怪物.....”

  本应该复活的是男人的女儿

  但出现在滚滚浓烟中的却是,扭曲的,畸形的——巨大的脑袋,身体是一团腐坏的烂肉,没有手和脚,只有数条巨大的肉鞭触手,眼球向外突出活像一只蝾螈,外露的舌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坑

  林烁从小到大也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怪物,当下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不够呢,爸爸”

  “我还要吃更多”

  怪物伸着舌头口齿不清的说道

  “放,放开我,你这恶心的东西!”林烁用尽全身力气,甚至连他不熟悉的强化筋肉魔法都用上了,也无法扭动这根缠住自己的触手分毫

  安娜呆在了原地,那,那个就是那个男人的女儿吗?

  他牺牲了自己生命所复活的,就是这样恶心,连人都称不上的怪兽?

  “安,安娜,快逃——别管我了!”

  林烁感觉内脏都快要被触手的力量压爆了,自知无法活命的他朝着那边发呆的安娜狂喊着

  “先从你开始,啊”

  怪物发出难听的嘶吼声,将林烁拖到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前

  两颗突出的眼珠连着无数毛细血管,巨大的舌头上跳动着无数让人看了就起鸡皮疙瘩的小洞。同时也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味

  “快,走啊!”

  安娜依旧站在原地发呆,她不能走,她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林烁被吃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