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只不过是人们对于这种力量的美称罢了

  说到底,魔法只是一种从人体内60万亿之多的细胞中摄取出的一种自然的身体能量。每个人的魔法储存量及其属性都是天生不可更改的,但是如何使用得当却是后天努力的结果,这也就说明了如果仅仅只有天赋那是不足以成为强者的

  魔法的表现方式多种多样,最常见的一种便是法术。魔法师们修炼至魔徒高阶后,便可从体内摄取魔力用来使用,或者直接覆盖到使用者皮肤上发挥其效果,即所谓的法术。这是一种方便快捷,最为全能的使用方法

  法术的种类多种多样,大部分可以用作攻击类型,也有帮助生产和运输,治疗的类型。虽然种类繁多使用并无限制,但世界上依然存在着很多禁忌的法术。它们因为自身的极不稳定因素与不可想象的后果而被世界魔法师公会列为禁忌

  其中一条,便是“复活死者”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亘古至今的真理,即使是魔法师也不能将其扭曲。但是传说中世界上存在着能将死者从黄泉召唤回现世的法术,但是会产生怎样的结果以及付出怎样的代价,没有人知道

  但是那个男人想试试

  事实上,他已经得知了那个方法

  “安娜?”

  林烁抱着几捆干柴回到沙滩上的时候却发现,沙滩上仅剩一杆孤零零的鱼竿。而本该握着它等自己回来的少女却不见了踪影

  “喂——”

  林烁忽然有种隐隐的不安

  安娜绝对不会擅自离开的,难道说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突然,他看到了,虽然被海水冲刷得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分辨出形状的脚印——皮靴胶底,绝对不可能是安娜的

  波涛撞在礁石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但这一声声却如撞击在在林烁的心坎上一样。他当下完全乱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又发生这种事情?

  ——不是已经承诺要保护她了吗?不是已经发誓再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了吗?

  怎么会这么蠢,自己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让她一个呆在这里?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掳走了安娜,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因为安娜是天权帝国的公主吗?难道做这件事情的会是那个渔村中的人吗?

  头上一朵阴云遮盖住了毒辣的阳光,沙滩变得阴暗下来,天似乎快要下雨了

  “哐当——”

  林烁当下扔掉手中的柴火,沿着脚印奔跑着追了过去,尽头的是那片茂密的松树林

  安娜醒了过来

  一股让人作呕的腐臭味刺激着她的嗅觉,她的口鼻被一块肮脏又破烂的黑布捂住了

  这里是一间潮湿阴暗的林间小屋,安娜的手脚都被粗麻绳绑的死死的,一动也动不了。

  安娜的意识有些混乱,她努力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你是林天的女儿?”

  叫住自己的是个身穿黑衣的东方男人

  他脸上满是乱糟糟的胡茬看起来很憔悴,黑色的头发乱蓬蓬的像一个鸟窝。整体看上去让人感觉到很不舒服,非常邋遢的感觉

  “?”

  安娜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还没等到他答复,安娜就突然失去了意识,醒来时自己已经在这栋屋子里了

  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却能让自己昏过去——由此可以断定,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绑架犯,他是魔法师,而且绝对不是低等级的魔法师

  奇怪的味道...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这个时候,房间后面的隔间中传来了敲打金属的叮当声,看来那个男人并没有离开还留个房间里

  “再稍微等一下,小西,爸爸一定会救你的”

  她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好像不是在对自己说话

  这是什么气味...好像是火油燃烧的味道,但安娜可以确定男人并不是要烧房。因为要把整座房子烧掉所产生的绝对不仅仅只有味道了,而是滚滚的浓烟

  “你到底要干什么?”

  安娜用力蹭掉了蒙住嘴巴的黑布,高声喊道

  “你很快就知道了”男人冷笑着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攥着一个纸做的人偶,形状非常奇怪“不要怪我,这些都是你父亲犯下的罪孽!”

  ——我父亲?

  安娜第一个想到的是远在天边的天权帝国皇帝,但很快就被它否定了。且先不说那个无情的父亲,仅仅是自己这次被送到烈阳国来都是绝密的没有公开的消息,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没理由会知道这些

  况且,这个男人刚刚把安娜当成了烈阳皇帝林天的孩子,也就是说,他的真实目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已经回村里搞烧烤材料的林烁

  “站起来!”

  他阴桀地喝了一声,抓起安娜的头发将她拖向了里间之中

  天色暗了下来

  林烁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在松树林中行进了三个小时了,汗水把他的衣服都浸透了,锐利的树枝刮得他的手臂血淋淋的,疲劳折磨着他的肌肉

  道路上坑洼不平,林烁无法在这样的丛林中全速前进

  可既便如此,即便筋疲力尽,他也没有停下脚步

  现在他的心中充满了悔意。

  坦白的说,自从半个月前来到季先生的别墅的时候起,林烁就稍微有些松懈。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安静平谧的气氛,更是因为这里远离人烟,没有那么多讨厌天权人的烈阳人来捣乱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掳走安娜?

  林烁想破了脑袋也没想通这一点,再说他本来就不太擅长思考

  ——为什么安娜身为世界第一大国的公主,却每天都要生活在危险之中?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那些人的行为

  已经走到了树林的尽头

  看到了,那里的一座破旧的木屋

  仅仅是看上去,就让他有一种恐怖的感觉,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类似的惊悚影片中的场景。位于林中这样一座阴森的木屋,真的可疑的不能再可疑了

  不再多想,林烁奋然鼓起勇气,朝着木屋疾驰而去

  阴诡的房间

  安娜被拽的头皮生疼,但她却没有叫出来

  面前是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放着几个供奉的祭祀用品,涂成红色的大盘子里装的是用银线捆扎的白绢卷物,鞍马,纸做的人偶。周围摆放的是太鼓,铃铛以及石符等各种法器

  更为关键的是,桌子下面的地面上有着一个用蜡烛围成的圆圈,圆圈中央横放着一个又细又长的包裹物

  细看之下,这包裹物与周围的圆半径中画了一个形状极其怪异地符阵

  这个男人好像在进行一场祭祀仪式,为了谁?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男人蹲下身来抚摸着那团包裹物,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她是我的女儿”

  “什么?”

  安娜忍不住惊叫了出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想起这个男人所有的行为和言语,再看到眼前他所布置的一切,安娜想到了某个可怕的可能性

  “你应该不知道吧”男人站起来,黝黑的瞳孔中放射着阴光“你的父亲林天在当上皇帝之前是魔皇级魔法师!”

  魔皇级——抛开传说中的魔神级以外,全世界最强的魔法师。

  安娜稍稍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烈阳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半岛国家皇帝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他一生作恶多端,我的女儿就是死在他引发的战争中!”

  “你难道要复活你的女儿?”

  安娜终于意识到了这个男人的目的

  “看来你还是挺聪明的”

  “那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是魔法师的禁忌,你难道不知道?”

  这么说来,那个火烛圆阵中的包裹物,就是她的女儿了

  想到这个的瞬间,安娜感觉到脊背开始发凉,看那个包裹的大小,刚好是可以装一个小孩子的尺寸,他的女儿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

  “我现在就要用你父亲创造的法术,用你的血来复活我的女儿!”

  男人越说话情绪越为亢奋,他双手抓起地上的那些纸符,眼中射出如恶虎贪狼般的凶光

  就算人类真的有灵魂,神灵的事情也不是人力所能够干涉的。这是安娜曾经的老师告诫过她的话,强行去做的话,只会酿成难以承受的惨祸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男人从腰带上拔出了一柄短刀,他粗暴地拉起安娜的手腕。将那锋利的刀刃在白皙的胳膊上轻轻一抹,一大片殷红色占满了视线

  “乖乖配合我,公主殿下!”

  ——滴答,滴答,滴答

  安娜咬紧嘴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液一滴接一滴地掉落在那符文魔法阵中

  “来吧,来吧,小西,我终于可以......”

  L更f5新最快D上酷;匠网

  男人的话开始打结,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女孩的血滴在那个他仿照古书画的魔法阵中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书不会错的,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放弃吧,这种法术是不可能存在的!”

  安娜厉声喊道

  ——她的血没有作用?那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林天的女儿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他沉默着,只是静静地盯着地上摇曳的火烛阵,没有回答安娜

  在最开始的时候安娜只是为了了解情况所以没有揭穿自己的真实身份,现在看来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可那是在这个男人真的放弃了的前提下

  “既然这样,那就对不起了”

  男人猛地起身,健壮的臂膀直接扣住了安娜的脖子,将她单手提到了半空中

  “你....你...”

  安娜只感觉男人的手臂仿佛一根铁钳,要将她的喉咙硬生生地捏碎

  “我只能杀了你,将你的血肉作为祭品了!”

  “唔——”

  安娜被男人掐住了脖子,硬生生地提到了半空中

  神秘男子触犯禁忌只为复仇,安娜命悬一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