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天气好似风景画中的那样,晴朗的有些不可思议

  现在已经是盛夏,再加上这里是海滩,所以照射下来的阳光非常炎热。如果在下面曝晒一个小时的话大概就会中暑了吧

  安娜还是第一次如此切实地感觉到四季的变换,以前住在天权帝国的宫殿中,不管外面的季节如何,宫中的温度都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化

  从那片望不到尽头的海面上吹过来一阵带有些咸味的风,让林烁感到了一种大海特有的味道。空中游弋的几只白色海鸥时不时的发出啼鸣声,这里真的可以算得上一处休假圣地

  再往前走一些,就可以看到那座村落了

  仅仅只有一百多人的海边小村,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所以就算是到正午,海滩上也几乎没什么人,但即便如此,这里的人却还是热情地招待了他们

  “一点也不近嘛”

  安娜按着膝盖喘着粗气,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白色裙子都被汗液塌湿了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十岁的小女孩,体力自然和经常锻炼的林烁没法比。不过此时的林烁情况也见不得好到哪去

  抵达村落的时候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

  虽然路途不远,但是那好似要把一切都烤熟的毒辣阳光却榨干了他们两人所有的体力

  “哎呀,是小聪啊”

  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妇人从民居中走了出来,当她看清来者是林烁的时候,立刻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孙婆婆,是我,嘿嘿”

  林烁很高兴地回应了她

  “天这么热,快进来吧”

  这座小村与纪先生的别墅之间距离不过两三里,平日里纪家和村子之间的来往也是很频繁的,林烁来的时候纪老先生索性把他托付给了这位姓孙的老妇人,说他是自己的远房小侄子,要她替自己照顾好她

  可以看出林烁和这位姓孙的老婆婆之间关系非常不错,但让安娜没有料到的是,她对自己的态度也非常和蔼

  “还带了朋友吗?”

  “是的”

  林烁用凉水浸湿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立刻干爽了许多

  “看你们两个累的,好好休息一下吧”

  孙婆婆边笑着边从冰箱里拿出饮料和点心来

  “不过,还真位可爱的朋友呢,小聪,是你很要好的朋友吗?”

  “没,没有啦...”

  林烁的脸不自主的又开始发红

  ——难道她没看出我不是东方人吗?

  安娜心中越发感到奇怪,照理说,天权帝国这样一个军国主义,上世纪初还曾两次大举侵略烈阳国的战争狂国家会遭到烈阳人的歧视也并不为过

  就像之前在凤凰城中的那次一样,那样的恶劣侮辱事件发生在她的身上,在别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若不是林天特别照顾自己,恐怕早就无法在这个国家生存下去了。

  “并不是所有的烈阳人都讨厌天权人的”

  “哎?”

  安娜抱着饮料的手抖了一下

  “这里是个小村子,与外界很少往来,虽然大家知道天权帝国是敌对国家,但对它的了解也仅仅是如此罢了”

  孙婆婆依旧眯着她的眼睛,微笑着对安娜说道

  “所以小姑娘,你不用害怕”

  “对啊,你这种把我们烈阳人都当坏家伙的态度我很不满意”

  林烁也在一旁边凑活道

  “天权帝国虽然坏,但错的不是人民,而是他们的政府。所以人民是无辜的!”

  林烁装作一副很有远见的样子,但其实这些话都是他的父亲林天私下聊天时告诉他的

  “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安娜当作侵略者的家伙,我是最讨厌的”

  安娜沉默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她都明白林烁的意思

  如果没有发生母后的事,她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懂得这些道理的吧?

  “对了安娜,你试过这个吗?”

  看到安娜满脸的落寞,林烁立刻转移了话题,他起身拿起了立在墙角的一杆鱼竿。

  虽说阳光异常毒辣,但沙滩上源源不断吹送的海风还是能够抵消一些暑气的

  整片沙滩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个时间点中村民们都在开始准备午饭了。就算有几个贪玩的孩子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到沙滩上来

  “啊~真舒服”

  :(酷匠/|网首;$发O

  安娜脱下凉鞋,小巧的莹足踩进了浅浅的海水中

  被曝晒了半天的沙子每一粒都让安娜感觉到灼烧皮肤的痛感,但海水的温度却并没有受到影响,这种微妙的温差感让她觉得很舒服

  “你在干什么?”

  她正观察脚下的水中那颗白皙的贝壳,却听到身后传来什么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

  是林烁,他不知为何坐在了地上,满面痛苦的神情,屁股深深地陷进了松软的沙滩中

  “怎,怎么会这样......”

  他的身上被阳光照的闪闪发亮,安娜走过去才看清了那些亮光居然是一根又长又细的鱼线

  林烁甩出鱼竿的时候却没注意那鱼钩刮到了自己的衣服,于是被身体被线缠住再加上沙子太软,一下子就倒在沙里了

  “噗嗤——”

  林烁越是挣扎却越是动弹不了,趴在沙滩中的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像村子中高挂在墙壁上的鱿鱼干一样。

  “别笑了,快救救我!”

  “小烁,你可千万别漂流岛无人岛上去,不然的话,绝对没机会活下来的”

  安娜一本真经,认认真真地对林烁讲道

  “我为什么会飘到无人岛去啊!”

  林烁一边大声回击她,一边总算是把身上那条鱼线给扯了下来

  “可恶,怎么搞的这破鱼竿,鱼钩居然不往前飞!”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吧”

  安娜笑道,说着弯下腰来从林烁手中接过了鱼竿和扭成一团的线,然后自己坐在林烁身边擅自地重新安装起来

  “你还会这个?”

  “你在瞧不起我吗?”安娜毫不留情的反问道“小的时候哥哥带我去密西西比河钓过鱼,不过在海里钓的话这还是第一次呢”

  她小心翼翼的把线卷好,但并没有卷到头,应该是为了避免像林烁那样在甩出钩子的时候会刮到自己的衣服。

  接着她向远处抛了过去,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就连拿鱼竿的动作都非常标准

  “哎——”

  林烁沮丧的低下脑袋,他没想到在这方面自己居然会不如安娜

  “钓上来了”

  “别说傻话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林烁的话说不下去了

  安娜慢慢地把鱼线收了回来,鱼钩上的确挂着条鱼,虽然它只有一根大拇指那么大,通体呈现出一种墨绿

  “好小,哈哈哈”

  安娜回头瞪了幸灾乐祸的林烁一眼,后者立马停住了笑声

  她把鱼线提起来,很随意地把红色的小鱼从钩上摘下来,将它重新抛回了海水当中

  “你干什么?”

  “反正也没办法吃,放掉算了,等它长大了再吃”

  安娜闷闷不乐的说道,再次熟练地挥动鱼竿,准确地落在远处的海里

  “不如我们今天中午吃烤鱼,怎么样?”

  赤膊躺在沙子里的林烁突然提议道

  ——只是钓鱼也没什么意思嘛

  “噢?我们的小烁皇子也会做料理吗?”

  安娜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

  “哼”林烁一下子跳起来“今天我就要让安娜对我刮目相看,让你见识见识我最强无敌举世无双的烧烤技术吧!”

  “你在这里准备食材!我去村子里问孙婆婆借佐料和烤架,千万不要离开啊!”

  少年说完这句话,便赤着脚朝后面的小渔村冲去

  安娜望着他的背影,火红色的头发被阳光照的发亮,像一团跳动的火苗

  海风吹动发梢,湿咸的味道进入鼻腔;白鸥在空中盘旋着,清脆的鸣叫声传入她的心中。远方的天际线上有几条白色的大帆船正在捕鱼

  眼前的景象总让她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如果是半年前的她,是绝对不可能想象到自己在这个烈阳异国中会遭遇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想象到自己会这样子接触林烁那样的外人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或者说,只有林烁是不一样的

  只有那个少年,能让她感觉到一种家人的感觉,如同他独有的发色,如一团烈焰,能够燃尽她内心最深处的阴暗

  手中的鱼竿随着海浪轻轻摆动着

  只是想到这里,安娜的心情便无比的轻松

  不管过去和未来发生什么事情,她只知道,她现在,是幸福的

  “小姑娘,你一个人吗?”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

  安娜的神经绷紧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