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8年8月

  烈阳国国境,青岛市

  这里是一座位于海边华贵的豪宅,宅子的主人姓纪,曾经是朝中的一名举足轻重的执政官,后来因上了年纪便辞去职务,告老还乡了

  对于林烁这样正值青春的孩子们来说,炎热的暑假中能来到凉爽的海滩上度假,没有什么能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了,纪先生也很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别墅的四周生长着野生的松树,北侧是一道悬崖,悬崖下面便是一片广阔的金沙滩连接着碧蓝的海。南面便是片茂密的松林,林子外面就是座大概有几百人口的小镇

  青岛市原本就是一座不起眼的海滨都市,总人口也不过十万左右,因此在这样偏远的海滩的小镇说是与世隔绝也不为过

  “小烁,我想去海边看看”

  吃完早饭后,安娜突然叫起了还在酣睡中的林烁

  迷迷糊糊的林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揉了揉酸酸的眼睛

  “这旁边不就是吗?想去的话自己去吧”

  “......”

  安娜听到这句话身体颤动了一下,手中的陶瓷茶杯差点摔出去

  “我要你,陪,我,去!”

  她用手捏住了林烁那张半睡不醒的小脸,使劲地撕了两下。然后瞪着他的眼睛,一板一眼地喝道

  “憋,咋窝的黏...”

  嘴巴被撕的变形的林烁吃痛的喊了出来

  大概是在说“别抓我的脸”吧

  虽然林烁比安娜大了一岁多一些,但是完全没有身为哥哥的自觉。平日里他们两个在一起别人都以为安娜才是姐姐,事实上也是差不多了

  “不过安娜,你会游泳吗?”

  “不会呀”

  安娜不假思索的答道

  “但是,我很喜欢大海的声音和味道”

  以前在天权帝国时,安娜是一个很喜欢在外面玩耍的孩子,受性格开朗的母亲影响,她从小就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同时还有一直对自己宠爱之至的哥哥,和无聊的宫殿相比,外面的世界要有趣的多,没有什么能比母子女三人外出巡游更开心的事情了

  想到母亲,安娜的心中又是一阵绞痛

  现在她的身边,已经没有了母亲和兄长,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毛手毛脚,做事少一根筋的林烁

  “好吧,我答应陪你去”

  林烁虽然考虑的没有那么多,但他却是打心底里喜欢安娜的。只要她提出的要求并不过分,林烁从来都是一概应允

  “不过...真的没问题吗?”

  外出这样的事情,林烁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毕竟不久前还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红发的少年在大地上奔跑着

  他压低自己的身体,将风造成的阻力降到最低

  土色的背心上却沾染了尘土,被风吹得拉扯变形,一颗颗飞起的砂砾砸在了他的脸上,划出了几道血痕

  但他却丝毫不在意,他只是一心向前奔跑

  他的速度早已经超越了正常人接受的范围,脚上的鞋子不知什么时候磨掉了,每迈出一步,脚下都会留下深深的黑色脚印——他的脚变得发红,这是使用元术魔法强化筋肉的代价

  虽然这样能给他带来短时间内的爆发体力,但是事后会给自己身体造成怎样的损伤,少年是知道的,以他那不成熟的元术是不足以支撑这么长时间的强化肉体

  “给我住手!”

  终于,少年如脱缰的猛兽一般冲了进来

  眼前的景象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少女趴在地上,身上的白色衬衫上到处是脏兮兮的脚印,那头如亮光般的金发沾满了泥巴,她痛苦地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直到林烁冲进来,暴行才终于停止了

  “天权人滚回老家去!”

  “对,明明就是个人质,说什么留学生啊!”

  “你这个侵略者!”

  安娜只是闭着眼睛什么也不说

  她早就想到了,如果到这边来就一定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她一点也没觉得痛苦,只是泪水模糊的视野中,被踩坏的红色植物种子让人感到可惜

  这是烈阳国独有的植物——炙心花的种子,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通体呈现火焰色的植物,又想到了她那喜爱收藏奇花异草的哥哥菲尼斯,想着再见到哥哥时可以作为礼物送给他——便冒着店主冰冷的眼光去了坊市中的花店

  种子已经被压烂了,白色的汁液流了出来

  已经死去了,不能再生长开花结果了

  安娜并不觉得疼痛,只是因为感到惋惜和悔恨

  “啊,这小妮子哭了”

  “哼哼,天权人果然没骨气,到我家做女佣都不配!”

  听不到,安娜什么也听不到

  但是那仿佛要把全世界掀翻的吼声却让她睁开了眼睛

  “给我住手!”

  是林烁

  但他在学校中的名字是林聪,据说这是林天的安排,安娜也无从知晓

  “林,林聪?”

  “干嘛?这么生气?”为首作恶的孩子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噢对哟,说起来你这家伙平时和她就天天黏糊在一起,难不成你喜欢上她了?”

  “哈哈哈....”

  “软蛋林聪,还敢跳出来英雄救美,哈哈哈...”

  周围的小孩子们一阵哄笑

  林烁把脸埋进了阴影之中,只有安娜注意到,他全身都在颤抖着,拳头上面的青筋几乎要从皮肤上弹出来

  “喂喂老大,你看他的样子不太对劲”

  “哼,那又怎么样?”

  为首的男孩满脸不在乎

  “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

  他的这句话说到一半后面的声音就扭曲了

  最“新v;章G节上f酷匠3网8_

  如同一头被激怒的幼狮,林烁猛然抬起头,双眼通红,被元术强化到他自身体能极限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那男孩的脸颊上

  堪比成年男子全力一击的力量让那个男孩呈弧线形飞出去老远,同时飞出来的还有两颗门牙以及一大滩夹杂鲜血的口水

  他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学校中不仅长得文弱,性格温柔得像绵羊还常常躲着他们的娘娘腔林聪居然敢直接揍他

  “你怎么说我都可以”

  “但是,不准欺负安娜!”

  安娜惊呆了,她不明白林烁为什么会如此

  他的眼睛依然通红,全身的皮肤像是烧开了的热水一样发烫冒着淡淡的细烟,目光中是从未有过的愤怒

  “臭小子,你敢动手?”

  “弟兄们上,揍他!”

  ......

  那之后,林烁把自己当作肉墙一样挡在安娜的面前,任凭那群坏孩子们怎么打他,踢他都没有再动一下

  这件事很快被学院长知道了,他登时大发雷霆,将那群欺负安娜的小混混们全部停课处理,并告之了他们的父母。按常理来说,先动手的林烁是惹事的一方——但林烁的真实身份学院长是知道的,他哪里敢去惩罚堂堂的皇子?那不是嫌自己活的太久吗?

  那个领头男孩孩子的父母也算是在凤凰城中有头有脸的贵族大亨,得知那动手打人的孩子没有受到惩罚反而来罚自家的儿子,他们岂能善罢甘休?便带着人手家丁到上阳学院去闹事,不过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个家族就连夜离开了凤凰城,市场,田契包括住宅什么都不要了,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林烁是皇室中最小的儿子,从小就备受家臣们的宠爱

  林天想要锻炼自己的儿子,但那些把他当作唯一的宝贝皇子的家臣可不这么想。他们每个都是曾经跟随林天征战一方,身经百战的强者的,要拿捏一个小小的贵族商贾,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自从这件事情后,学院中很少有人再敢招惹林烁了,那些人虽然不知道林烁的家世,但却知道他的城府极深,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不然那个人就是前车之鉴

  虽然自己只是受了一点伤,而且最后也算圆满了结

  但林烁还是无法原谅自己,明明承诺过要保护好安娜的,却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给她留下了那样悲伤的记忆

  “没关系的,这附近也没什么其他人”

  林烁点点头

  那倒也是,这附近除了纪老先生的家仆外还真没有别人了。而且从这里到山崖下的沙滩,只要从石阶直接下去就可以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况且,难得安娜主动对自己提出要求,就凭这点他都不能拒绝

  “好吧,那我们就去那里走走吧”

  “噗——”

  安娜突然没忍住似的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林烁抓抓自己的头发,不解的问

  “小烁做事情竟然也会考虑后果,还真是难得呢”

  “唔——你!”

  林烁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性格,但就这样被人当面挑明,就算他再怎么大度豁达不拘小节,也还是有几分不悦的

  “再怎么说我也算你哥哥,你这样叫好像我才是弟弟,太奇怪了”

  “那,爱哭鬼林烁?”

  “我才不爱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