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一峰知道肯定是林创益“出事了”。他在脑子里迅速地做出了两种推测--一是林创益心情不好,跟什么人打起来了;二是林创益精神恍惚,被人醉驾毒驾等危险驾驶的马路杀手们给撞了……

  “柳妙,你别说了!怡静在吗?让她说!”在这个时候,彭一峰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平时不是特爱激动的怡静身上了。

  “一峰,我是怡静。”接过电话的怡静,语调还算平和,基本听不出急激动的语气。

  “林创益他到底怎么了,柳妙怎么就激动成这幅样子了呢?”

  “跟仨男的喝酒呢。”

  H最7新L,章+节上…酷*匠网Pc

  彭一峰刚才还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地:“噢--喝酒就喝酒呗,柳妙又犯毛病了吧。”

  “不是!”怡静这回也有点急了:“那仨人明显在挑事儿,非得跟林创益比谁能喝;我和柳妙都不让林创益跟他们比,可林创益根本不听!要了那么一大堆的乱七八糟的各种各样的酒,一杯一杯地干……我不跟你说了,要么你又说我啰嗦了,反正你快来吧,我怕你来晚了林创益就……”

  听怡静在电话里叙述复杂案情的时候,有一刻彭一峰竟然“走神儿”了--他突然觉得,怡静真的是个挺可爱的姑娘……

  事情是这样的:

    林创益从歌舞团接上柳妙和怡静之后,3个人便打车去三里屯。花枝招展的柳妙,不仅浓装艳抹,而且还穿着一件极性感的黑色吊带内衣--内衣外穿成了一种时尚之后,其意义已不再是传统的“家丑外扬”了。

  怡静相比之下要穿得素多了--一件从京城著名的服装市场秀水街买的乳白色紧身小背心,一条同样从秀水街买的又肥又大的牛仔裤,很清爽的样子。

  夏天的三里屯,午夜的空气中都飘散着一丝酒的香味。无家可归、有家难回和更多的有家不想回的人们,散落在街边的各个角落。几十家风格迥异的酒吧里,任贤齐、张杰、辛晓琪、田震、那英、霍勇的《心太软》、《真的不能离开你》、《领悟》、《执着》、《征服》与《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歌声在相互攀比,其间还夹杂着几支知名的与不知名的乐队,在声嘶力竭地渲泄着对“战争与和平”、“爱情与友情”、“富有与贪穷”、“生存与死亡”种种感受的吼声……

  “去‘王子公主奇遇记’吧!”右手挽着林创益左臂的柳妙大声建议着。

  “不去!找个人少点儿、安静点儿的地儿。”林创益可不想把今天射飞了点球的自己,展现在更多人的面前,他丢不起那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