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创益最后往身上喷了喷"香奈儿”香水,又朝床头柳妙的剧照挥了挥手,便出了门。

  楼道里,刚刚洗完澡上楼来的于大宝碰巧迎面走来,林创益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或者晚一点儿出来。

  "走了?"到底还是于大宝先打起招呼。

  》酷匠网唯0一;正IZ版3,&?其y他都+是盗a版,"

  "嗯。"林创益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对方。--点球高高地飞出对方球门的一幕又开始在林创益的眼前浮现。

  走到一楼时,林创益瞟了一眼吉洛的房间。房门虚掩着,屋里的灯光透射出来,同样从门内飘散出来的,还有那缕缕青烟--想必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吉洛,只能靠一支又一支地吸烟,才能缓解一下内心的苦闷。

  林创益想起了刚才在屋里孙祥给自己的建议,他也觉得作为主教练,吉洛一直很看重自己在队中的作用,而今天的比赛没能取胜也的确与自己有关。

  他缓缓地走到吉洛的房门外,举起右手想敲门进去,向主教练承认自己的过失--那也是一名球员应当去做的事情。然而,此时他又想起了比赛结束后,他眼巴巴地渴望吉洛能走过来,向对待其他队友一样地和自己握握手、说说话时,自己得到的却是他回避的目光和转身而去的背影!

  "凭什么我要去向他承认错误!"林创益收回举在半空中的右手,调头走出了宿舍楼。

  来到街上的林创益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傍晚的燥热已经被深夜的微风取代,外出乘凉的人们,大都已回到家中;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边,几缕淡淡的白云偶尔飘过……

  "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嘛!"林创益禁不住自言自语道。

  站在路边的他让过去了几辆空驶的"北京现代","中华子弹头"和"夏利",直到看见一辆"大众朗逸"出租车驶来,他才挥了挥手。

  "去世纪歌舞团,和平里那儿。"坐在后座上的林创益,边说边戴上墨镜--那是1个月前,柳妙她们团去香港演出时,特地为林创益买的"蓝色沸点"。如果今天龙生队不是平了而是赢了,如果林创益不是射丢了点球而是射进了,他都不至于在黑漆漆的夜里再戴上它。

  然而,林创益刚刚忘却的点球烦恼,马上就又被出租车上的收音机完全勾起。此时,电台《午夜评球》栏目,正接通着球迷的热线电话,而热线中那位气鼓鼓的球迷说的就是林创益和那粒该死的点球--

  "……是,没错儿!谁都可能碰上罚点球罚不进的时候,但人总得有点自知之明吧?于大宝、孙祥、李玮峰、范志毅……哪一个脚法不比他林创益好啊!我跟您说,主持人,电视转播时一看是林创益去罚点球,我当时就对我老婆、孩子说:瞧着吧,这人来踢,准会‘打飞机’……"

  "师傅,咱别听这个,换个台行吗?"林创益的声音像从水底下发出来的一样低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