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儿呢?”手机那头,林创益的语调居然相当轻松。此时他已经回到自己的宿舍,大口喝着冰水,脏兮兮的球衣还没来得及换。“回报社的路上呢!”彭一峰回答道。

  “今儿发布会上,老吉(队员背后大都管吉洛唤作‘老吉’)都说些啥了?”

  ;酷,a匠a9网.唯!#一(正0版Y},c其g他“#都是S盗版S,

  “小林,我问你,比赛前,老吉是不是安排过有点球让于大宝去罚?”彭一峰反问道。

  “是啊!怎么啦?”

  “那你为什么还要争着去罚那个点球呢?难道你就……”彭一峰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创益冷笑的声音便已传来。

  “哼!亏你还是什么京城名记!你看没看到裁判判了点球之后,于大宝去哪儿啦?

  “去哪儿啦?”

  “到场边喝水去了!3场没赢球了,压力那么大,谁愿意这个时候去‘冒险’罚点球?点球是我‘造’的,谁都不愿去罚,可不只有我啦?!……”林创益一气说完了这段话,刚开始轻松的口气瞬间已经变成了怨气冲天。

  彭一峰实际上在林创益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明白了。他之所以没有打断林创益的话,只是为了让他索性全发泄出来。

  林创益也意识到如此这般冲着彭一峰--自己的哥儿们发泄怨气,有些不太合适。

  “你先回报社忙活,待会儿我去接柳妙、怡静她们,去三里屯酒吧等你。”

  “算了,算了!”彭一峰连忙说道:“球踢成这样,就别再折腾了。”

  “没事儿,就这么着吧!‘电联’啊!”林创益说挂就把手机挂了。

  罗亮电话中提到的柳妙和怡静都是本市“世纪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半年多前,在一次朋友开的Party上,彭一峰、林创益一块认识了她们,4个人有时间常在一起吃饭、聊天。

  再后来,林创益和柳妙越走越近;彭一峰本来就是一个人,怡静的出现也让他“找到些感觉”。柳妙和怡静都刚满17岁,两个人的性格迥异--前者“火”得不得了,后者则“焉”得不得了,只不过单从穿着打扮上看,两人却都属于城市中的“前卫一族”。

  十来分钟后,彭一峰的切诺基便开进了报社的大门。联赛赛季每个星期天,都是他最忙的时候,因为周一要出4个版的足球周刊,全面报道这一轮的联赛。彭一峰不仅是这个周刊的“头儿”,而且还要专门负责写有关龙生队比赛的报道。一般不到后半夜,根本收不了工。

  年初的时候,面对日见激烈的报业竞争,《都市报》报社决定对版面实施全面的调整和改版。主管采编业务的李副总编专门召见了彭一峰,问他有什么想法。彭一峰先是一愣,接着说我只是一个编辑记者,体育版要想有动作您还是找我们部杨主任商量。

  李副总编递给彭一峰一支烟,说我就想听听你的。彭一峰随口说了自己早有的想法:现在《晚报》、《早报》、《新闻报》、《青年报》、《时报》都准备在足球报道上下功夫,让我说,咱们也应该在每周一出个足球周刊。

  连彭一峰自己都没有想到,李副总编当即就表了态:“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写一份报告,要人要钱要物,我负责给你提供条件,而且这个足球周刊就由你负责……”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在2月份海埂春训期间,《都市报》的足球周刊就创刊了。为此,彭一峰只身随龙生队前往昆明,连大年三十都是在那里过的,40天发回了15万字的稿件。这期间,《都市报》的发行量上升了5万份,足足火了一把。彭一峰也因此又是被表扬,又是涨工资,成了报社里不折不扣的“红人”。

  彭一峰走进了报社大楼,传达室值班的许大爷大声问:“小彭,龙生队怎么又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