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楚楚合起信,喃喃道:“原来如此。”

  忽然,她想起来什么,问江陵道:“我昨天怎么回到房间的?我好像记得,我一直在外面听着师父给我讲江湖上的故事啊?”

  江陵笑道:“还不是你这个鬼丫头,缠着师父缠到了深夜,听着听着自己都睡着了。我看你睡着了,就把你抱回了你的厢房,怕你在外边着凉。”

  箫楚楚问道:“你......师父给我讲故事的时候,你一直在附近?”

  江陵给她使了个眼色,说道:“嗯,不然你会以为是谁?”

  箫楚楚知道,江哥哥一直都挂念着自己。他不仅在自己的附近暗中守护着自己,还早早地来等着自己起床。

  一想到这里,自己心里感觉甜甜的,脸上不禁洋溢出甜蜜的笑容。

  江陵柔声道:“好了,别在那里自我陶醉啦。”

  这一句话,使箫楚楚的脸变得通红通红的,撅着小嘴偷偷看着江陵。

  江陵笑道:“一会儿你梳洗之后,去大厅和我一起吃饭。吃完饭咱们就收拾收拾东西,出发去天山。”

  箫楚楚轻轻地答道:“哦。”

  然后,箫楚楚就急匆匆地去梳洗了。

  江陵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吃过饭后,江陵找到家里的小管家,说道:“小管家,我们有事出去一趟,来回一次可能将近三个月,家里的事情就托你帮忙照料了。”

  那小管家低头答道:“公子放心,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的。”

  江陵用左手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那就好,多谢了。”

  这时,箫楚楚背着两个包袱笑盈盈地走了进来,说道:“江哥哥,我都收拾好了,我们即刻出发吧!”

  江陵看见她背着两个包袱,试探着问道:“你......你把我的也......”

  箫楚楚得意地说道:“当然喽,你的也已经在这里了。”

  江陵合起手中的折扇,指着那包袱感慨道:“知己哪,知己哪!知我者楚楚也。”

  说着,他走了过去,想要接过箫楚楚背上的包袱,说道:“来,都让我来背着吧。”

  箫楚楚高兴地把两件包袱交给了他,充满了幸福感。

  江陵把折扇插在了腰边,背上了那两件包袱,对箫楚楚柔声道:“走吧。”

  然后,箫楚楚挽着江哥哥的胳膊,走在去往天山的路上。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了集市。

  箫楚楚开口道:“江哥哥,我们这么走什么时候能到达天山呢?”

  江陵摇摇头,说道:“我没去过天山,我也不知道。”

  箫楚楚试探着问道:“那我们去天山是步行快还是骑马快?”

  江陵道:“当然是骑马快啦!”

  箫楚楚问道:“那我们为什么不买两匹快马再赶路呢?”

  这两人停下脚步,面面相觑。

  是啊,怎么就没想到买两匹快马呢?

  于是,两人到了马市,挑了两匹上等的快马,快马加鞭地赶往天山。

  这天晚上,有一个神秘的人在一条小湖旁边徘徊。

  在月光下,湖里面映着他的样子。

  他全身都是黑色的,只露出他那两个深邃又可怕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要等的人已经到了。

  那人的打扮和他一样。只不过,那人的眼睛更深邃,更可怕,好似魔鬼一样。

  之前来的那个黑衣人拱手作揖,说道:“帮主,有何吩咐!”

  那人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可知道半个月之后是五年一次的天山比武大会?”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是。对于此事,属下在江湖上也略有耳闻。”

  那人接着道:“对于这比武大会,五大宗派是非常地重视,每一宗派的掌门都想夺取这五宗盟主之位。”

  E更+{新最快j上N酷》‘匠M-网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帮主的意思是......”

  那人道:“为夺盟主之位,五大宗派很有可能会把一本秘籍带在身上。”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那本秘籍是......”

  那人道:“记载着他们本宗独门绝学的秘籍。那里面不仅有武功招式,还有非常重要的心法。”

  之前那个黑衣人道:“心法?”

  那人道:“你有所不知,如果能够得到五大宗派各派的独门心法,并将这五门心法合而为一地去练习,就可以迅速提高自己的武功,称霸江湖。”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原来如此。”

  那人道:“你明天早上率人出发,赶往天山附近。到时候你见机行事,懂吗?”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帮主的意思,属下明白!”

  那人道:“如果实在没有机会下手,你们也不要勉强。我不想因一己之私害了许多帮中弟兄的性命。”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谨遵帮主指令!”

  那人道:“好了,你快去准备吧。”

  之前那个黑衣人说道:“是!”

  然后,他们就都消失不见了。

  除了淡淡的月光,清清的湖水,谁也不知道他们曾经来过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