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久别重逢(上)

  江陵会意地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人急忙躲了起来。

  来的人正是那道袍竹冠,略有短须,身上还背着把宝剑的老者。

  他不断观察着庄内的景色,欣赏着月光下的花花草草。

  然后,他又在庄园里四处走动,尽情地陶冶在庄内的美景之中。

  这时候,他看见箫楚楚的厢房里有烛光闪动,心里想着:“难道他们在那里?”

  于是,他慢慢地走到箫楚楚的厢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有礼貌地说道:“楚楚在屋吗?”

  屋内没有人应答。

  他又提高点嗓音,轻轻地问道:“楚楚,你睡了吗?”

  屋内依旧没有丝毫回应。

  这下他可就奇怪了,心里琢磨着:“我记得他们是一起进入庄子里的啊?而且,庄内四周就只有这间屋子有烛光,他们会去哪里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的心里萌发出来。

  他急忙推开了门,可眼前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

  厢房内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桌子上还有一些吃过的菜和吃剩的饭。

  很显然,他们刚刚离开这里。因为他们还没有用完晚饭,察觉到有人来的时候也未来得及灭掉蜡烛。

  他微微一笑,心里思索着:“这两个孩子又要搞什么鬼?”

  说时迟,那时快。这老者还沉浸在他的思考之中,两边的窗户忽然闯进了两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一左一右,直击这老者的要害之处。

  眼看这老者就要躲不过这致命一击!

  谁知,这老者忽然回过神来,向后轻轻一仰,便躲过这两招致命的攻击。

  这老者年纪也不小了,反应却依旧如此灵敏,身上的韧度也是丝毫不减。

  这两个蒙面人不禁暗暗地佩服起来。

  在后仰的那一刻,那老者看到:一个蒙面人使的是黑色的短方棍,而另一个使的是黑色的圆柱棍。

  那老者面上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急忙将身上的宝剑连鞘都抽了出来,使了一招“行云流水”,使那剑运动起来看起来好像流水一样密不可透,自己的步伐也好像行云一样轻盈。

  正当这两个蒙面人被弄得眼花缭乱之际,那老者趁虚而入,用带着剑鞘的剑正手一打,反手一勾,轻而易举地就将他们的兵器打落在地上。

  那两件兵器在地上滚动,使裹在兵器外面的黑布渐渐脱落,露出了一支长长的绿玉箫和一把折扇。

  那老者轻轻地捋着胡子,哈哈大笑,笑道:“江陵,楚楚,好久不见,你们的剑法又有很大的进步啊!”

  那两个蒙面人摘下了自己的面罩。

  果不其然,那两个黑衣人就是江陵和箫楚楚。

  他们两个人连忙笑着向那老者拱手作揖,齐声说道:“徒儿拜见师父!”

  那老者笑道:“你们这两个鬼灵精啊,我那些弟子当中就你俩敢以这种方式迎接我。”

  说着,那老者在饭桌前的一条圆凳上坐了下来,江陵和箫楚楚也急忙捡起自己的折扇和玉箫。

  箫楚楚不敢直视那老者,眼光四处流动,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师父啊,呵呵呵......”

  那老者故意提高了声调,说道:“嗯,怎么啦?”

  箫楚楚接着道:“我们两个裹得那么严实,您怎么知道是我们两个哪?”

  那老者不慌不忙地说道:“我进屋看见你们使的兵器我就知道是你们两个啦。你们两个,为了不让我知道你们是谁,还用黑布将兵器包裹起来。孰不知,那直接暴露了你们的身份,还不如不用!”

  箫楚楚陪笑道:“嘿嘿嘿......师父说的对啊。江湖上用我们这两件东西当作兵器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那老者道:“不过你们也很出色,将我们剑宗的风格展现的十分完美。万物皆可为剑,是我们剑宗修炼剑法的第一要义。”

  江陵微微一笑,说道:“师父见笑了。我们两个以此二物为剑,就是为了防止自己以剑刃伤害他人,甚至夺取他人的生命。而且,以折扇、玉箫为剑,既可以强健体魄,保全自己,又可以不伤害他人,何乐而不为呢?”

  那老者捋着自己的短胡,一边点头一边微笑,说道:“嗯,徒儿的这番见解确实比师父还要更高一层。”

  其实,只有箫楚楚知道自己的江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做。

  箫楚楚看着江哥哥的脸上洋溢出哀伤之感,急忙笑着说道:“师父,你还没有吃过晚饭吧?我那里还有些玉宴楼百年酿的‘醉和春’,要不要尝尝?”

  这时,江陵也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是啊,师父。”

  那老者显得十分高兴,说道:“好好好,快去取来。”

  很快,箫楚楚就取来了那‘醉和春’,为那老者倒了一大碗。

  她坐下问那老者:“师父,你怎么会这么晚来到这里呢?”

  那老者端起酒笑道:“那你还不问问你的江哥哥?”

  箫楚楚满面疑惑地看着江哥哥。

  江陵也被问的不知所措。

  那老者故弄玄虚地问箫楚楚:“你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箫楚楚满面疑惑地摇摇头。

  那老者慢慢饮了一口酒,满面的怡然自得。

  接着,他慢慢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六年前的时候我们偶遇,你们救了我一命,我教了你们一年剑宗的剑术。”

  江陵说道:“师父的授业之恩,徒儿铭记在心!”

  那老者说道:“就在那时,五年一次的天山比武大会又要到了,于是我被迫和你们不辞而别,率领弟子前往天山。”

  箫楚楚说道:“嗯,然后呢?”

  那老者说道:“接着,我与气宗的掌门寿光冲久战不下,几百回合都不分胜负。”

  箫楚楚笑道:“那最后是不是师父一举夺魁哪?”

  那老者说道:“说来惭愧哪!后来,我以一招险胜气宗的掌门,代替了寿光冲,夺得了五宗盟主一位。”

  箫楚楚笑道:“师父你真厉害啊!”

  那老者接着说道:“时光飞逝,转眼间又到了新一次的天山比武大会了。”

  z酷匠@网首发*

  江陵和箫楚楚赞同着点了点头。

  那老者说道:“虽然你们两个是我在外面收的徒弟,但是你们确确实实属于我们剑宗的弟子。因此,这次我来是邀请你们也去参加比武大会的。”

  箫楚楚一想到可以去外面玩,兴奋极了,高兴地说道:“太好啦!”

  那老者说道:“你们也知道,我们五宗向来是隐居山林,很少踏入江湖。因此,你们家所在的位置,我有些记不清了,所以在这附近迷了路。”

  那老者接着说道:“说来也巧,中午的时候,我正在一家店里打尖,忽然看见江陵的身影。为了避免张扬,于是,我悄悄跟在他的后面。”

  江陵心里一惊:“想不到,师父的轻功又更上一层楼了。这一路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师父在跟着自己。”

  然后,那老者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起来:“想不到这个臭小子自己也迷了路,带着我在这周围转了整整一下午!”

  箫楚楚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原来,江哥哥就是这么回来晚的哪,哈哈......”

  说着,箫楚楚偷偷地看了江陵,那江陵早就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江陵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天生路痴,没办法的。要不是......”

  箫楚楚笑着接道:“要不是我吹玉箫召唤你,你恐怕今天晚上都回不来吧。”

  箫楚楚和那老者都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确实如此,但是江陵觉得自己尴尬极了,就陪着他们笑了笑。

  接着,江陵打开他那把心爱的折扇,笑着问道:“师父,那天山比武大会是什么时候?”

  那老者答道:“每一次都是在五月初五的时候。”

  江陵道:“今天已经四月十六了。”

  那老者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所以我来让你们在这几日就出发前往天山。”

  江陵和箫楚楚一起点了点头。

  箫楚楚笑道:“师父,你看我们都五年没见了。这些小菜是徒儿亲自下厨做的,你若不嫌弃的话,您就和我们一起吃,多吃一些。吃过饭后,我们再好好叙叙旧。您多给我讲一些江湖上有趣的故事好吗?”

  那老者笑道:“好好好,还是楚楚最疼师父啊。那我一会儿就给你多讲几个江湖上发生的奇闻异事作为奖励。”

  箫楚楚鼓着掌,笑盈盈地说道:“谢谢师父!”

  第二天,箫楚楚一觉醒来,发现外面的太阳已经升的很高很高了。阳光依旧是那么温暖,让自己觉得十分惬意,十分舒服,心情大好。

  她懒洋洋地爬起来,去迎接门内的第一缕阳光。

  刚打开门,他就看见一个有着青衣布衫打扮、却又不失公子气的男人。他手里依旧拿着最心爱的纸扇,背对着自己。

  他听见门开的声音,就回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柔声道:“你醒了。”

  箫楚楚一看见他,就开心地笑了,说道:“江哥哥,你起的好早啊。师父呢?”

  江陵柔声道:“他走了。”

  箫楚楚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地说道:“走啦?什么时候?”

  江陵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接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封信,说道:“不过,他留下了一封信。”

  箫楚楚急忙拆开看来,上面写道:

  江陵,楚楚,和你们再次重逢为师十分高兴。只不过,来不及告别,我得先走一步。我得先回到剑宗,然后率领弟子们赶去天山,时间紧迫。你们尽快出发,赶往天山,我们在天山会合。-独孤远道亲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