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哥哥,江哥哥......”

  一位声音如黄莺出谷的姑娘从外边里端了两盘菜进来,放在自己厢房的桌子上。

  这位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她总是喜欢穿着一身翠绿的轻衫,腰后插着一支长长的绿玉箫。

  她天生丽质,肤如凝脂,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大美女。

  她清纯可爱,稚气未脱,是生活上一等一的鬼丫头。

  她天生就有一种过耳不忘的本领。而且,只要这声音确实存在,无论是多么小的声音,自己也可以听到,将其记住。即使把这些声音都混在一起,她依旧可以可以对号入座。

  恰好,在庄的附近有这一家远近闻名的乐坊,所以,她偷偷学会了许多用箫来演奏的曲子。

  她今年才刚刚十九岁。

  江哥哥去了哪里了呢?

  于是,她喊了庄中的一位婢女。

  那位婢女低头走了进来,头也没抬,小心翼翼地说道:“请问箫姑娘找奴婢有什么事情?”

  她本来心里很着急,却故意笑呵呵地说道:“嘿嘿,你知不知道我的江哥哥去哪里了?”

  即使自己有着过耳不忘的本领,但是她依旧竖起自己的耳朵,睁大自己水灵灵的双眼,生怕自己错过了江哥哥的消息。

  那位婢女小声地道:“江公子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她瞬间变得失望极了,失望地撅着自己的小嘴,直跺脚。

  接着,她无奈地向婢女摆了摆手,心不在焉地说道:“那你下去吧。”

  那婢女答道:“是,箫姑娘。”

  那婢女慢慢地退出了厢房,去忙活其他的事情了。

  周围实在是太静了,静的只能听见鸟儿高歌的声音。

  她实在闲的无聊,就自己走出了房门。

  她静静地在厢房门口的石阶上坐着,自由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觉得十分惬意。

  每次这样享受着大自然为她带来的美好,她都会非常的开心。

  要是江哥哥能陪着自己享受,她就会更加开心了。

  她望着四四方方的天空,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外面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她忽然想起,自己最后一次在外面,是她九岁的那一年。

  那年,母亲带着自己去集市上游玩。

  那个时候,自己和母亲是多么开心哪!

  忽然,笑盈盈的母亲脸色大变,告诉自己肚子不适,需要如厕,让自己在这里等一会儿。

  谁知,一等就是整整一天。

  月儿懒洋洋地爬了起来,月光下的寒风是那么的彻骨。远望着渐渐变黑的天色,感受着自己越来越冷的身体,自己变得越来越害怕,竟嘤嘤地哭了起来。

  娘去哪里了呢?

  她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下,自己一声不响地独自离开了呢?

  我自己该怎么办呢?

  我会不会冻死在这里呢?

  她不知道。

  谁知老天眷顾了我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姑娘。

  就在自己走投无路,手足无措之际,自己遇到了江哥哥。

  江哥哥用自己一双脏兮兮的小手,一边笑着,一边为自己拭去脸颊上的泪水。

  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里总是暖暖的,甜甜的。

  然后,江哥哥用着极其温柔的语气问自己:“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站在这里啊?”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暖,那样舒服,舒服的就像是躺在柔软的床上一样。那声音让自己感觉十分安全,就算是天塌了下来,自己也不再害怕了。

  自己那个时候,竟然就相信了他,相信了这个关心自己的小男孩,也不怕他是一个坏人。

  自己慢慢地抬起头。却发现不止江哥哥一个人,在他旁边还有一个年近半百的长者,其模样打扮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

  那长者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给人一股十分强烈的亲近感,自己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

  那长者用十分温和的语气说道:“小姑娘,你是不是和自己的家人走散了?”

  自己用着童声答道:“大伯,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娘带着我到集市上去玩。玩着玩着,母亲忽然肚子不舒服,想要去如厕,让自己在这里等一会儿,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天。”

  接着,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大伯,你说我娘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会不会她已经......”

  那时候的自己,已经不敢再说下去。她非常害怕她想说却又不敢说的会是事实。

  那管家思索了一会儿,问道:“请问姑娘怎么称呼?”

  自己答道:“我叫箫楚楚。”

  这时候,江哥哥看见自己腰后插着一支成色很好的、长长的绿玉箫,兴奋地说道:“你身上的玉箫好美啊!”

  自己用着十分爱惜的感情抚摸着那支玉箫,缓缓地说道:“这是我娘给我留下的唯一一件礼物。”

  那管家插嘴道:“箫姑娘,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回到江家庄暂住。嗯,找你娘的事情咱们从长计议,怎么样?”

  _更b新k◇最快M、上…酷cl匠}网if

  那时候的自己,也不敢随随便便和陌生人走,即使他看起来十分和蔼。娘说过,江湖险恶,有许许多多的人都是外表和颜悦色,谦谦有礼,其实他们非常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他们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因此,自己非常的迟疑,只好偷偷地看着江哥哥。

  她看着江哥哥的时候,江哥哥也在笑呵呵地看着她。

  江哥哥笑道:“放心吧,箫姑娘,我家管家是一个武功十分高强,心底十分善良的人。他一个人拉扯我长大,却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那个庄子是他用着他自己的一生的积蓄建的,却不用他的姓,用我的姓来命名。你说说,他对我这么好,怎么会是一个坏人呢?”

  那时,管家早已经热泪盈眶,感动地抚摸江哥哥的头,似乎是在感谢他对自己的理解。

  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奇怪。自己不完全相信那个管家的话,却完完全全相信江哥哥。

  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嫣然一笑。

  然后,江哥哥用他那脏兮兮的小手,拉着我的小手,笑呵呵地走在回江家庄的路。

  虽然那管家用尽全力为自己打探母亲的消息,但是自己对母亲的了解太少,只记得母亲的模样,在茫茫人海中,如何能寻到她的身影?

  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或许,自己的母亲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去了另一个国度。

  或许,自己的母亲也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自己,一直奔波劳碌着。

  虽然自己总是安慰自己,一定是后一种可能。可是自己不得不相信,前一种的可能性最大。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一转眼,自己陪着江哥哥已经十年了。

  这些年,自己和江哥哥相依相伴,休戚与共。

  他们一起闹过、笑过、哭过,但是从来没有红过脸。

  因为,她的江哥哥一直都在宠着她。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会站出来,呵护着自己,哄着自己,让自己不受一点伤害,受一点的委屈。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甜滋滋的,就像抹了蜜糖一样。

  在她看来,江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她自己也没什么愿望。

  她只希望,自己能够陪在江哥哥身边一辈子,让自己能尽自己的全力照顾他,回报江哥哥对自己的好。

  江哥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难道外边的世界就那么有趣?

  可是江哥哥从来不让自己走出大门一步。

  她对江哥哥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

  她知道,江哥哥是怕自己在外边受到欺负,他担心不能及时赶过来保护自己。

  正因为自己懂他,所以很听他的话,十年来足不出户,从未踏出大门一步。

  她忽然觉得,身上的风变得凉飕飕的。

  原来,太阳都快要落山了。

  本来她是想要和江哥哥一起吃午饭的,现在恐怕只能吃晚饭了。

  连太阳都知道要赶回家休息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忽然站起身来,心里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她急忙抽出腰后那支长长的玉箫,用自己既洁白又纤细的玉手轻抚它,演奏起那曲《纤云弄巧》来。

  那曲子听起来婉转悠扬,委婉动听,让人心如止水,就仿佛远离了尘世,使人深深地沉醉于其中,流连忘返。

  就连周围的鸟儿听到了这曲子,也都纷纷落在了她的附近,静静地欣赏着她的曲子。

  一曲已毕,周围的鸟儿依旧不舍得离开,似乎还在回味刚才那首动人的曲子。

  曾经,她和江哥哥约定,要是自己想要找江哥哥的话,就用玉箫演奏这曲《纤云弄巧》,他闻声后一定会赶回来的。

  可是周围依旧没有什么人出现。

  这下她可害怕极了!

  江哥哥不会真有什么危险吧?

  她急忙把玉箫插回了腰后,双手合十,闭上双眼,不断喃喃地念道:“求老天一定要保佑江哥哥平安归来......”

  在月光的映衬下,她显得更加俊秀,更加可爱。

  那长长的、向上弯曲的睫毛,又为她增加了一丝美。

  这时候,耳边响起来了熟悉的声音:“看来你的老天爷还是挺管用啊,让我平安归来了。”

  是江哥哥的声音,他回来了!

  她急忙睁开她那水灵灵的眼睛,看见江哥哥就在对面屋子的屋檐上悠然地站着,手里依旧拿着他那把最心爱的纸扇。

  他就是箫楚楚的江哥哥,江陵。

  他天生气质不凡,风度翩翩,端庄文雅,彬彬有礼,虽一身再简单不过的青衣布衫,但是依旧无法掩盖他与生俱来的公子气。

  虽然他刚刚二十岁,但是他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刚看见江哥哥,她的心里就不由自主地洋溢出喜悦的神情。

  不过这只持续了一瞬间。

  然后,她的一脸怒容替代了她的喜悦,咬着牙,生气地说道:“喂,你今天又去哪里鬼混了?你给我老实交代,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陵觉得,她生气的样子,比她不生气的时候更加可爱。他轻轻地摇着手中的折扇,不禁看的痴了,忍不住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