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去世之后她的化妆毯上留下了几瓶香水,在那一堆香奈儿五号之类的香水里,混着一瓶略显蓝色的紫罗兰香水。母亲很喜欢紫罗兰色,她本人也很适合追颜色。我确信这些香水里母亲也必定最喜欢这瓶散发着淡淡清香味的紫罗兰香水,所以最后便把他带回了家。

  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和她的关系算不上好。她的话总是那老一套,而我也很固执,所以变总想着“绝不成为母亲那样的人”,而母亲也怨恨着远离他生独自生活的我。这么想来关系不好也是正常的吧。母亲总爱抱怨,她这一生在我看来也不怎么幸福,可她却 从未想过逃离这样的生活,对此我向来是看惯的。

  即便如此,父亲和母亲一就是奠定我生命基础的一对男女,他们就好像是我人生中的一道屏障,无论好坏,始终都在那里。一个失去了双亲的朋友曾说过,“父母去世之后觉得,突然觉得死亡和自己之间的屏障也消失了。”这说法不可违,不可妙!

  我还没有理清自己的情感,母亲却已经离开了。我就好像是突然间被丢弃在荒野的孩子一样,不由得像死去的人哭诉抱怨。母亲并不是一下子去世的,而就仿佛是为了给我留下整理情感的时间一般,拖了半年才最终离去。我也曾冷冷的想过,“母亲您可真是到了死以后都不让我解脱啊!”

  忘不掉,也不想忘,可惜时间迟早会冲淡一切,不由得我们。

  年迈的父亲一个人孤单的活着,我每次回家的时候,他都会和我说母亲的那些故事。说的并不是那些最近的事情,而是轻轻的说这50年前他们新婚时的回忆,父母前年刚好是金婚,他说的那些回忆里不会提到我们,我也不会经历这些,也不想经历。

  但是年老的父亲,却总是一脸幸福的述说著,不断向我寻求认同强调他们的夫妻关系是多么的和谐。

  每一次我都深受震动,在孩子的我看来关系并不好的父母,说不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却有着彼此依靠,互相依存的深厚关系,虽然他们都会互相吵闹,但是我想他们是刀子嘴豆腐心。

  这种想法并不是单纯的美化过去。

  “我爱你”这么简单的话,为什么到了后来越来越难说?不懂。

  我们夫妻间的关系不错吧,父亲总是这么问道。虽然我不能马上表示赞同,但是看着父亲凝视远方的幸福面容,我也回忆淡淡的微笑,甚至慢慢的觉得母亲或许也是幸福的吧。

  母亲常年和疾病抗争着,最后是在家里-为私人医生的父亲的关乎下告别人世的,父亲一直主张要亲自看护母亲甚至说过自己长年行医的我们担心他因为彻夜看护而病倒,再三建议把母亲送进医院,可是父亲却说我们不懂夫妻的真正含义,甚至质问说你们要把我和你们的母亲分开吗?

  到最后我们不得不认同他的想法,觉得如果因为治疗错误而导致母亲病情加重,那也是母亲的命。母亲她自己也好像是听天由命了。

  最后,……

  我觉得父母的结合,已经超越了幸福不幸福这种定义,孩提时代的我,作为第三者,没有资格评价他们的人生是否幸福,而作为当事人的他们一回忆的口问,叙述着那一段幸福人生的时候,我也说不出任何否定的词语。

  当我开始认为母亲或许“也许是幸福的”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原谅和被原谅的情感儿在母亲去世,半年后的那个春天,我开始使用母亲的遗物那瓶紫罗兰香水。

  更A1新z5最/f快W《上}}酷。C匠5网f

  当然,香水一旦被使用就会减少,她命中注定,便是那终将消失的虚幻之物。我珍惜这,这个月用越少的香水同时开始寻找起同样的香水。在同样的商店我找到了,用紫罗兰花萃取的香水,可是找不到这原来的感觉,

  似是而非。。

  谁想着“终将用尽”可我还是继续用着,母亲留下的这瓶紫罗兰香水。说实话,失去了生命基础的一角,我最好像是放下了,肩膀上的重担失去了母亲这一挡在死亡与我之间的屏障,在无遮无蔽的野外,我可以尽情游荡,生命里充满了自由的香味。

  理所当然的,我不能为母亲的人生而负责。

  相对的,在和我有着深切关系的母亲去世之后,我也只能在紫罗兰花的香气中思恋她的离去。

  紫罗兰如生命一般奇妙的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桅初说:

不是原创,希望可以在炎热的夏天带来一丝清凉的治愈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