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挥出,带走数十颗异兽的头颅,但是周天逆的面色并没有兴奋激动,反而阴沉无比,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数十头异兽,只是众多异兽中的一点点,甚至都不能溅起一点浪花,即便是周天逆斩杀的数百头异兽,都不能翻出多大的浪,因为周边依旧还有着近千头异兽,而且气息强大。

  这便是周天逆的压力之所在。

  因为周天逆发现,这些活着异兽争抢那些被周天逆斩杀的异兽尸体,其实是为了强大自己,这群畜生居然能靠着吞噬同类的尸体来强大自己,之前周天逆没发现,现在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之前周天逆发现这千余头异兽大多只有一阶中后期的境界,二阶以上的很少,现在二阶的明显多了不少,甚至出现了一头三阶异兽,只是他们并么有急着攻击周天逆,而是不断抢食,来强大自己。

  发现了这个状况,周天逆的心一沉,明显这头三阶的异兽已经有了灵智,知道现在不是出手的时候,还在养精蓄锐的阶段,等待给周天逆最后再出手。

  而这头三阶异兽明显比其他的异兽要小许多,显然这是因为进化所致,而且卖相比其他的异兽好上太多,虽然依旧丑陋恶心。

  这些发现让周天逆愤懑不已,原来自己的杀戮却是给这些做了嫁妆,令这群畜生迅速强大的起来,同时也是给自己添堵。

  不过这些并没有让周天逆坐以待毙,束手就擒,既然如此,周天逆就从强大的异兽杀起,一直杀到没有为止。

  周天逆盯着一直在吞噬同类的显然没有出手意思的异兽,嘴角弯起一道狰狞的笑容,既然你不出手,那么我就主动出手。

  “修罗变!”

  周天逆一出手,就直接施展最强大的一招,他要做到一击必杀,迅速解决这个麻烦,否则周天逆难以安心。

  修罗王甲附身,周天逆身上瞬间散发出强大气势,震慑着正在吞噬同类尸体的噬宇兽,一双蓝色的眸子散发着嗜血的光芒,血红披风无风自动,眉心的血色印记在鲜血的点染下,更显邪异。

  5最5新章0节3,上酷…匠:i网

  “修罗·普照!”

  周天逆嘴角噙着狞笑,如同死神开口,眉心的血色印记跳动,向两边裂开,接着一只散发着睥睨四方强大气息的七彩眼眸出现在周天逆的眉心,周天逆恍如三眼神人。

  随着七彩眼眸的出现,周天逆身上的气势再一次高涨,但是面色逐渐苍白,显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七彩眼眸一出现,一道七彩光束自七彩眼眸中射出,所过之处,所有沾上七彩光束的异兽,尽皆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七彩光束化作湮灰,尸体都不曾留着下,即便是那头三阶的异兽也不能幸免。

  七彩光束只是坚持了一息时间便消失了,但是也带走了数百头异兽的性命。

  早在七彩光束射出之时,身上的附加效果都已退去的周天逆强撑着身体看着这一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样,毁尸灭迹。

  至于“修罗·普照”的威力更是让周天逆惊叹,一踏入“宇宙战场”,周天逆眉心的修罗印记就一直躁动不安,散发着淡淡的炙热,但是周天逆一直压制着修罗印记的爆发,没想到一爆发就有如此威力,至于“修罗·普照”这一招战技则是修罗印记反馈给周天逆的一种战技,其实周天逆很想再来几次“修罗·普照”,将这群畜生全部干掉,然而即便是在其巅峰的时候,周天逆都只能施展一次,更别说现在。

  一下子死去近半的异兽,这令异兽群更是慌乱和愤怒。

  “哼........九死一生!杀!“周天逆不顾疲惫一声大喝,再次施展秘术冲进异兽群,趁其病要其命。

  长刀飞舞,鲜血纷飞,头颅翻转,演绎着一曲血色战歌。

  “血刃长刀战四方,不求染血把名扬。生前不为身后事,唯祈安然将己藏。“周天逆一边挥舞着长刀,一边高声吟唱,毫不将生死放在眼中,只希望能将自己安然埋葬在这里,不受任何打扰,这便是他最大的心愿。

  为此,周天逆时刻奋斗着。

  “少年人,手中刃,不为名来不求利,战场浴血为杀敌,无畏千百不惧万,唯恐今生敌不尽,黄泉亦是难心安。

  头可弃,血可洒,一为家来一为己,生死杀戮战且狂,血溅三尺敌胆寒,尸曝荒野何所惧,誓以我血染青天。“面对为数众多的异兽包围,周天逆却是毫无惧意,修者战而死,快哉!

  一刀将面前的异兽脑袋劈飞,不待周天逆进一步动作,一头异兽从侧翼而来,巨大的蹄子拍在周天逆身上,巨大的力量,将周天逆拍飞,一口鲜血喷出,砸在地上的周天逆再次以手中长刀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九死一生!战!”

  胡乱的用手一擦脸上的鲜血,周天逆再次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冲进了异兽群,主动出击。

  他,周天逆从来没有坐以待毙,束手就擒,坐着等死的习惯!

  他,要死,也是死在敌人手中,死在战斗之中,死在自己拼尽最后一滴血,一丝力量之后!

  他,可以死的悄无人知,死的安安静静,但要死的轰轰烈烈,要站着死,要死的有意义,有价值!

  周天逆已经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异兽,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异兽还活着,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压力越来越大,境况也越来越艰难,但这又怎样?!他无惧!!

  现在的他早已感觉不到疼痛,早已不知疲累,因为他早已因杀戮而麻木,现在一直支撑着他的信念便是将这群畜生杀光,让自己有多个安静的地方休息长眠。

  周天逆每次杀死异兽,都不可能如同前面施展“修罗·普照”一般,将众多异兽的尸体全部摧毁,化作湮灰,这让剩下活着的异兽都有了较为强大的进化,如今,周天逆身边所剩下的异兽并不是很多,甚至说是很少,只有十头。

  但是他们的强大毋容置疑,千余头异兽中活到现在的自然不可能是平庸的,自然是其中最为精英的一部分,也是周天逆最后的阻拦。

  这十头异兽中,境界最低的都是二阶巅峰,这种存在仅仅只有有三头,其他的都是三阶的存在,其中三阶初期和中期的有六头。

  最强大的一头便是一头三阶巅峰的存在,只差一步便能进入四阶,这给了周天逆巨大的压力,但这头个头最矮小的异兽却是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略带人性化的眼神,有些嘲讽的看着周天逆,就像是看小丑一般。

  除却三阶巅峰的那一头异兽,其他九头将周天逆包围在中间,看向周天逆的眼神充满了赤-裸-裸的欲-望,在他们眼中,周天逆就是砧板上的肉,是它们口中的食物。

  周天逆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这种被轻视的感觉,讨厌这种被当做小丑的感觉,他从小就讨厌,从小就受够了这种眼神,若非如此,福伯也不会将周天逆带到迷幻山脉外围独自生活,就是因为周天逆讨厌那种被人嘲笑的感觉。

  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周天逆,从来都不缺少其他人的嘲笑,正是因为如此,周天逆才养成了孤僻早熟的性格,心智也较其他的同龄小孩子成熟,这也是周天逆心中的痛,永远的痛!他刻意避免的痛!

  如今这些噬宇兽再次戳到了周天逆心中的痛,让周天逆再次疯狂,从他修炼开始,他就在心里说过,不能再被看不起,战斗了这么久,周天逆都不曾真正的愤怒过,但此时周天逆愤怒了,彻底愤怒了。

  “很好,你们很好,你们成功的激怒我了,尽然你们将我当做你们盘中的菜,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才是谁盘中的菜!”

  周天逆面容冷峻,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眼神中并没有愤怒,只有冷静,因为他要疯狂了,彻底疯狂,彻底不顾一切的疯狂。

  “九死一生!开!开!开!开!开!开!!!!“周天逆连胜大喝,直接开启开启六次禁忌秘术,燃烧自己六成的生命里换取六倍的战力·,即便是战千余头噬宇兽,周天逆都没有这么疯狂,现在纯粹是为了虐杀这些让他愤怒的家伙。

  而随着周天逆话落,周天逆的头发迅速变白,不是周天逆使用修罗变那种银白,而是那种苍老的白,同时周天逆少年的面容迅速苍老,满脸皱纹,原本少年周天逆现在变成了苍老的周天逆。

  这就是周天逆想要虐杀噬宇兽而使用九死一生的代价。

  九死一生作为《幽冥典》中的禁忌秘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十分之一的生命才能换取一倍的力量,但最多只能施展十次,而第十次,即便每一次仅仅燃烧了不到十分之一的生命,第十次也是必死无疑。

  当然,若是每一次施展超过了十分之一的生命,施展者也可能提前因生命过度消耗而死,但不论怎么样,最多只能施展十次,而且每一次施展,只有一炷香的维持时间,时间到了,增幅也就自然消退,并有虚弱的副作用。

  加上周天逆之前施展过三次,周天逆总共施展了九次,也就是最起码消耗了九成的生命力,他要留着最后的一成生命力来配合其他的秘术,来对付最强大的那一头噬宇兽。

  他即便是死,也不能成为噬宇兽口中的食物,更不能成为噬宇兽的排泄物,那样他宁可浑身碎骨,但他需要一个安静而干净的地方埋葬自己的尸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