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灿烂的阳光下,周天逆赤*裸着上半身,手执一柄长刀,一刀刀的劈在一块巨石上。

  举刀,凝神,聚力,劈砍。

  反反复复,一直重复着这几个步骤,不疲劳,也不厌倦,如同木头人一般,即便是虎口被劈砍失的反弹之力震得发麻,流血,他也不曾松懈,已经坚持了整整一上午。

  自早晨周天逆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直接找天老要了一柄刀,周天逆便一直在这劈砍巨石。

  巨石本是周天逆平时用来打磨肉身用的,此时巨石上却满是刀刃劈砍过后留下的痕迹,长短不一,乱七八糟的,整块巨石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昨天,周天逆观看血色巨人的逆天之战,结果心神消耗过度,最终昏迷,直到今天早上才醒来,醒来之后,像发疯一样,找天老要一柄刀,直说修炼用。

  天老疑惑的用数种妖兽脊骨临时给周天逆炼制了一柄还凑合的刀,接着周天逆便拿着刀一直劈砍巨石,并且时不时对着巨石发呆,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整个人就像魔怔了一般。

  回想着昨天看到的那一幕幕,周天逆感触极深,特别是最后血色巨人与上苍伟力的同归于尽,让其震撼。

  修者之所以是修者,就是因为修者敢于向天争命,敢于逆天而行。

  修者本就是一往无前,所过之处,皆是铮铮铁骨,何曾有过弯曲。

  修者就是为了向天地谋一方出路,向天地谋长生,向天地谋利益,永不屈服。

  修者为战而生,以战为生,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战斗之中,这才是修者的归宿,是修者的荣耀。

  血色巨人,一柄战刀,就敢向上天挑衅,无谓上天之威严,面对上天的愤怒,依旧是一柄战刀指天,不曾有过仍核的屈服,这便是修者,这便是修者的奥义之所在。

  修者就是这样,必须这样。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修者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其次的敌人就是身下的大地,束缚着修者的行动,再次的敌人便是头顶的天空,限制着修者活动的空间。

  天地人,便是修者最大的敌人,也是最难战胜的敌人。

  但修者却是与自己,与天地斗争的存在,铮铮铁骨,便是为了一次次的战胜自己,乃至战胜天和地。

  即便孤身一人,即便一柄单刀,即便是漫天雷罚,吾一人,纵往矣!

  这些都是周天逆从血色巨人的逆天之战中的体悟,,也是周天逆的向往,他向往成为血色巨人那样的强者,向往着与天地作斗争。

  周天逆感觉自己昨天透支心神,冒着深思的危险观看这一场逆天之战,是值得的,因为他明白了自己的前行道路,自己未来的修行之路。

  同时,周天逆感觉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他并不清楚自己在哪有所改变,但是他感觉到自己的修炼之心,向往强者之心愈加强烈,或许以前是为了·寻找福伯,为了实现自己对天老的承诺,那么现在,他就是为了自己,为了修者这两个字,为了那广袤的宇宙。

  虽然向往,但周天逆知道,自己还不够资格,不够资格与天地为敌,与天地争斗,现在的他甚至连挑衅上天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太弱小了,在上苍眼中,就是蝼蚁,甚至蝼蚁都不是,莫说漫天雷霆,就算是一道闪电就能将其击杀,化作湮灰。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与自己作斗争,不断地战胜自己,突破自己的极限,不断地提升自己的修为,因为他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血色巨人那样的强者,甚至比他更强大,也会与上天作斗争,但至少目前不可能,不过不会太遥远。

  在血海空间,周天逆不仅仅体悟到了修者的奥义,同时获得了一桩机缘,或者说是一种馈赠。

  就在他心神溃散的那一瞬间,血色巨人与血海天地同归于尽,化作一道血碑,钻进了周天逆那一丝心神眉心之中,也就是进入了周天逆的心神之中。

  醒来之后的周天逆了解到那一块由血色巨人与血海天地的血碑便是“修罗血神碑”的核心,也是修罗王的生命之精之所在,而那一片血海天地便是修罗王的出生地之所在,那血色巨人便是修罗王的真身,而那一场逆天之战,便是修罗王凝结皇座之时的战斗缩影。

  那一场逆天之战也是修罗王最巅峰的一场战斗,奈何天道无情而又强大,最终,强大的修罗王只能和那一片天道同归于尽,化作一道“修罗血神碑”,流传后世。

  而进入周天逆心神之中的那一道“修罗血神碑”才是真正的“修罗血神碑”,至于天逆塔中那一块神碑只是载体而已,不过却是一件至宝,乃修罗祖星的血之祖脉。

  而那一块“修罗血神碑”现在却是融入了周天逆的血肉之中,也就是说世上再无修罗王与“修罗血神碑”,只有周天逆。

  而周天逆自己感觉到自身的变化就是这些,只是周天逆并不清楚自己融合了修罗王的一身生命之精,以及修罗祖星的天道,而这些潜藏在周天逆的血脉之中,慢慢地改变周天逆的身体以及性格,或许有一天,周天逆会成为新一代的修罗王,只是这些。周天逆不知道,天老也不知道,或许这就是命运。

  现在,周天逆修炼的修炼的就是修罗王曾修炼过的刀术,也是最精华的一招,更是修罗王在逆天之战时使用的那一招,简单明了,但其中的道理以及奥义只有修炼过的人才知道。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招,但连起来却是数十年,数百年,甚至数万年乃至一生都不能将其修炼到极致,只因为其中包含的东西太多,至少现在而周天逆看不懂,也看不明白。

  现在他能明白的就是如何出刀,至于能否成功,那只有练过才知道。

  周天逆从清早就一直站在巨石之前,不断地举刀,凝神,聚力,劈砍。

  一上午下来,终于有些进步了。

  周天逆每一次劈砍,都没有动用真元,也就是只凭借着自身的力量去挥动手中的刀,否则,只一下,那块巨石就会碎成无数块。

  现在,周天逆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出刀,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

  刚刚开始的时候,周天逆挥出手中的刀,别说将巨石劈成碎片,甚至连槽痕都不曾留下,只是留下一道白色刀痕。

  这并非周天逆的力量不够强大,也不代表天老临时炼制的刀不够锋利坚硬,而是说明周天逆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量,至少他挥刀的时候,力量太过分散。

  每挥出一刀,周天逆都要停下来观看巨石上的刀痕,以及其深度,然后就是陷入深思之中,考虑下一刀该怎么下手,该使用多大的力气,应该从哪个角度出刀。

  天老则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周天逆就这样魔怔下去,布置从哪弄来一柄躺椅,和一只乌黑茶壶,在那一边品茶一边观察周天逆的动作,优哉游哉。

  不过心中却是非常震惊,对于周天逆一中午的进步感到震惊,周天逆一中午的修炼成果都看在他的眼中,因此他才会感到震惊。

  最开始,周天逆向他索要武器的时候,他就有些疑惑,不知道周天逆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也没有教周天逆任何的武技,更没有教他任何刀法,现在周天逆却是找他要刀。

  他只能临时炼制一柄在他眼中垃圾一般的长刀教给周天逆,接着就看到周天逆用自己临时炼制的长刀劈砍他平时打磨肉体的巨石,这就让天老有点不明白周天逆的意图了。

  看fu正kU版章节上酷X匠o网KI

  若是想要击碎巨石,仅凭周天逆现在的境界,利用真元,只一下就能击碎,完全没有必要用刀,然后他就发现周天逆劈向巨石的刀,并没有利用真元催动,然后就看着周天逆盯着自己留在巨石上的白色刀痕发呆,像是在思考问题。

  周天逆思考一会后,便再次举刀,劈向巨石,然而依旧只是留下一道白色刀痕,跟第一次没有什么区别和改变,但天老是什么人,他很明显的发现周天逆第二次的劈砍,相较于第一次,有了巨大的进步,至少在力的集中上有了进步。

  因为天老发现这一道白色刀痕相较于第一道,其宽度和深度都有了巨大的进步,宽度略有变窄,深度自然是深了几分。

  接着天老便发现周天逆再次盯着第二道白色刀痕发呆,还时不时将两道刀痕进行比较,然后继续发呆,发完呆之后,就再次挥刀劈砍巨石,就这样一次次反反复复,不休不止。

  天老从周天逆的动作之中,明白了周天逆这是一种修炼方式,更是苦练的方式,对其饶有兴致。

  对这纯粹的刀技感兴趣,异常的感兴趣。

  不过看着周天逆的修炼,天老也不得不赞叹其坚毅的精神,以及强大的领悟能力。

  被反震力量崩裂了虎口,周天逆只是皱了皱眉,接着继续像没事人一样劈砍巨石,右手乏累了,居然换成左手,继续重复之前的动作,继续劈砍,就这样轮流劈砍。

  而且周天逆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居然靠着自己劈砍巨石,观察巨石上的刀痕,自行摸索,自行思考,居然让他领悟力的基础控制,现在周天逆一刀下去,却是能将巨石斩进去半尺来深,并且不再发生反震这种状况。

  可见一上午的苦修,周天逆有着多大的进步,同时双臂的气力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长,而且周天逆现在打下的基础为以后的修炼铺平不少前行的道路。

  但是周天逆并不满足,他向往的是成为修罗王那样的强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