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逆塔,第一层。

  一片氤氲之中,一块血色的神碑凌空而立。

  血色神碑不知是何材质,似石非石,似玉非玉,样式古朴,仅有一丈余高,一尺来宽,三寸厚。

  神碑通体血红,仅仅篆刻着“修罗“二字,看似平淡无奇,却是蕴含着强大而令人窒息的气息,更是有着强大的杀伐之气,恐怖无比。

  周天逆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神碑,不知道天老这是何意,为什么弄来这么一块感觉很恐怖的血碑给自己看,这有何用意。

  感受到周天逆的诧异于疑惑,天老有些缅怀的看着血色神碑,似是在回忆着什么,沉吟良久才缓缓开口。

  “这血碑名为”修罗血神碑“,乃六道神碑之一,为无数强者所争抢之物,据说其中蕴含着修罗王一生的修炼体悟,乃修罗王的生命之精凝练而成。”

  六道神碑?修罗王?生命之精?

  这些陌生的词汇,周天逆不懂,也不明白天老是什么意思,但听懂这玩意很珍贵,是个宝物,被无数的强者争抢,他知道天老口中的强者并非指福伯那种强者,而是星空之中的强者,你被人们称之为神的那种强者。

  随着对天老了解的增多,周天逆也渐渐了解到天老是因为一场大战而流落到了天武大陆,途中更是遭受了重创,陷入了沉睡,之后更是被周天逆的父母无意中得到,留给了周天逆,最终被周天逆体内的噬灵体质的力量所唤醒。

  而那场大战的起因便是争夺周天逆眼前的这块修罗血神碑。

  “好好体悟·这块神碑,瞻仰来自真正强者的信念以及气势,必将令你受用无穷。”

  随着天老话落,周天逆便闭目盘膝,将一丝心神投入半空的修罗血神碑之中。

  顿时,一股恐怖无比的血腥之气和杀伐之气扑面而来,险些将周天逆这一丝心神给吹得烟消云散,盘膝闭目的周天逆瞬间脸色苍白,身形颤抖,仿佛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周天逆那一丝心神化作一个身形虚幻的小人,入眼便是一片恐怖无比的血海,血海无边无垠,更是是不是翻涌着血红色的浪花,看着骇人无比。

  抬头望去,天空同样是一片血色,这片空间完全就是一个恐怖无边的血海天地。

  而周天逆那一丝心神就像是一只蝼蚁,甚至连蝼蚁都不是,但却是风中的一支残烛,随时都会熄灭、消散。

  但他依旧坚强的支撑着,不肯放弃。

  “喝!”

  忽然,一道大喝响彻整个血海天地,震得周天逆那一丝心神摇摇欲坠,明灭不断,但周天逆依旧坚持着,他不服输,尽管这血海天地恐怖无边,但他可以身死却不可以认输。

  天老看着脸色苍白的周天逆本体,有些担心,也有些赞赏,虽然他不知道周天逆此时在修罗血神碑上看到了什么,但他知道修罗血神碑的恐怖。

  其实天老有些后悔,自己是否冲动了,不应该这么早就将这修罗血神碑拿出来交给周天逆参悟,本来只是为了考验一下周天逆的韧性,没想到周天逆居然如此强硬。

  不过,天老并没有贸然出手,因为他知道周天逆不希望他出手,虽然没有相处多久,但他了解周天逆的性格。

  成熟而稳重,坚韧而果敢,顽强而倔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从来不会放松,对自己更是凶狠,为了修炼,为了强大,周天逆能够承受住《魔神诀》这种自虐的修炼方式,就说明了周天逆对自己有多狠。

  天老现在要做的就是保住周天逆的性命,不能让其受到重创。

  此时,周天逆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并且处于极大的震撼之中。

  伴随着一声大喝,一个顶天立地,身高万丈的血色巨人出现在周天逆那一丝心神眼中,同时一柄万丈长的血刃出现在巨人手中,血刃看上去是一柄刀,却是由无数鲜血凝结而成,看上去恐怖无比。

  接着只见,血色巨人手中血刃抬起,刀尖指天,一股庞大的威势随之散发,压得周天逆那一丝心神差点就要被崩散,而周天逆的本体却是一口鲜血喷出,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滑落,身躯更是颤抖不停,面色都有些扭曲。

  天老在一旁看着,担心无比,却又不敢贸然出手,怕自己贸然出手,打断周天逆的感悟,反噬到周天逆,反而伤到了周天逆。

  血色巨人手举巨大血刃,随着血刃缓缓升空,周天逆骇然的发现血刃周边的空间居然被血刃撕裂,出现条条裂缝,那居然是空间裂缝,仅仅是抬起血刃,就将空间撕裂,这需要多那么强大的实力。

  这才是强者,真正的强者,凌驾在众生巅峰的强者,这才是周天逆的向往。

  接着,只见血色巨人以手中血刃斩向天际,这是在对天宣战,不敬天地,欲要破开这一片天地。

  只见,血海空间,天空上无数血色雷电轰击而下,欲以上苍之力磨灭这逆天之人,上天不允许不敬天地的逆天之人出现,那是对天地的侮辱,对天地的挑衅。

  这种人上天不会允许其存在,每当有这种人出现,上天必将有雷罚降世,显示其无上的地位,不允许亵渎。

  无数的血色雷霆降世,其势磅礴,血色雷蛇雷龙翻腾,游走于这片血海空间之中,即将惩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天者,天地的亵渎者。

  天地之力的涌现,令周天逆承受的压力再一次增大,他那一丝心神,差点就要被磨灭,然而周天逆却是不不甘心就这么错过了这一场修者与上天的斗争,心神之力不要命的输送,只为支撑那一丝即将被磨灭的心神之力,观看那一幕逆天之举。

  面对上苍之力,面对无数的雷霆,血色巨人没有就此屈服,依旧血刃指天,依旧要挑战这上苍的威严,因为他是修者,修者本就逆天而行,向天地谋一方出路,向天地谋长生,向天地谋利益,怎能屈服,如何屈服?

  修者本就是一往无前,所过之处,皆是铮铮铁骨,何曾弯曲,修者以战为生,为战而生,屈服了,怎么称得上是修者,屈服了,怎能算是修者?

  ;W酷6匠c)网“y首2“发7

  终于面对血色巨人的再次无言的挑衅,上苍怒了,无数的雷蛇雷龙,向着以血刃指天的血色巨人冲击而下,其场面何其壮观,说是群龙乱舞也不为过,只是周天逆没有心思去欣赏这壮观的一幕。

  他的心神全部放在血色巨人的身上,准确来说是放在血色巨人手中巨大的血刃之上,随着血色巨人手中的血刃而移动。

  面对半空中向着自己冲击而下的血色雷蛇雷龙,血色巨人挥动着手中血刃,看似缓慢无比却是快到极限的速度向着那漫天雷霆斩去。

  想要斩破这片天,必先斩破这被上苍所控制运用的天地之力,否则,就会陷入无尽雷霆的攻击之中。

  一刀斩下去,无数雷霆尽数被湮灭,然而上苍之力太过磅礴,无穷无尽,难以湮灭,一波雷霆被血刃毁灭,更有另一波雷霆前来补给,甚至一波更比一波强,看的周天逆揪心无比。

  无穷无尽的雷霆,无穷无尽的攻击,血刃一次又一次的斩击,单一的招式,不停地使用,不停地攻击,就这样,血色巨人,血色天空,血刃,血雷,就这样僵持着,互相攻击着。

  而作为旁观者的周天逆,同样在苦苦坚持着,苦苦支撑着,不断输送着自己的心神之力,维持那一丝心神之力的存活,而周天逆的本体早已陷入了麻木之中,颤抖的身体,冷汗直流的额头,苍白无比的脸色。

  看的天老揪心无比,好几次差点忍不住要出手,最终还是忍住了,他知道这是周天逆的一次机缘,只能靠周天逆自己,谁出手都没有用,甚至还会误伤全神贯注的周天逆,他能做的就是保住周天逆一丝心神之力,如果周天逆出了事,也能用着一丝心神之力,将周天逆救治过来。

  血海空间之中,对峙依旧进行着,只是双方的声势已经有所减小,显然这场逆天之战就快要结束了。

  周天逆更是目不转睛的观看着,心中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修者就当与天斗,逆天而行,与天争命,与天争一番机缘,这才是修者,这才是真正的修者。

  很快,血海空间中的雷霆之力逐渐消散,而血色巨人也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最后的决战就要开始了。

  一举定胜负的时候到了。

  血海空间中的雷霆之力最终凝结成了一股,一头万丈长的血色巨龙横空,血色眸子冷冷的看向手持血刃的血色巨人。

  而血色巨人却是将血刃融进了自己的体内,人刀合一,将自己当做一柄刀,欲用自己的身体与这血色巨龙一决胜负。

  两道无比庞大的身影同时冲向对方,血龙自空中俯冲而下,血人自下冲击而上,在半空中发生亲密的接触,进行最后战斗。

  “轰.......轰........”

  数声巨大的轰鸣,天空爆起一朵血色的蘑菇云,血海也是震荡无比,血浪翻涌,整个血海空间产生了巨大的震动,这是两个无敌存在碰撞的结果。

  血龙消失了,血色巨人也消失,只留下一块血色神碑从天而降,无输无赢,无胜无负,既无生便无死,同归于尽尔。

  这便是修者,无所畏惧,从不屈服的武者。

  震动发生时,周天逆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一块血色神碑自半空中的蘑菇云内掉落,钻进了周天逆那即将磨灭的心神眉心,然后周天逆便失去了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