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这部功法以后就是你的修行功法,你自行领悟。”

  天老说完,抬手一指,一道流光就钻进了周天逆的的眉心,霎时,一部功法就在周天逆的脑海中闪现。

  “虚天衍地”

  刚看到这名字,周天逆感觉这把功法太过霸气,显示出一种对天地不敬的气势,让其心潮澎湃,然而看完内容之后,周天逆有些傻眼,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眼前的天老,期待他的解释。

  “你不用看着,老夫自己没有修炼过,并不知道怎么修炼。”

  天老的话让周天逆直翻白眼,甚至是无奈,感觉自己被耍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修炼,就扔给自己修炼,不会是拿自己做实验吧?!

  “老头,你是不是耍我?拿我当试验品啊?”

  小子,你把老夫想成什么了?老夫是那种这么不靠谱的人么?“天老闻言,一阵瞪眼,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恨不得把这可恶小子拉出去打死算了。

  “你确定没有?这功法根本就没人能修炼的成,这都什么破玩意?”

  对于天老愤怒,周天逆直接无视,还是有些疑神疑鬼的,这也不怪他,因为这功法实在太坑爹。

  “怎么就没人修炼的成,曾经就有人修炼到了第三境界。”

  对于周天逆的质疑,天老给出了强有力的反驳,证明这功法有人能修炼的成,也不是拿他当实验品。

  “真的假的,这玩意有人修炼到第三层?”

  周天逆表示质疑,依旧不肯相信。

  因为他感觉这玩意修练不了,实在太坑爹。

  因为天老给他的功法只有二十个字,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二十个字分别是:《虚天衍地》细水长流、吸海垂虹、吞天纳地,万法一宗。

  这二十个字便是天老教给周天逆的修行功法,真正是简洁明了。

  那怪周天逆认为没人能修炼的了这破玩意,任谁都质疑,除了这二十个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经脉运行指示都没有,这让周天逆怎么修炼?

  “你不要小看这四层境界,每层境界都有不同的功效。

  第一层”细水长流“,能让你时刻保持修炼的状态,不用刻意去修炼,你的丹田也会自行吸收天地灵气,替你节省修炼时间,让你不用耽误时间去修炼真元境界。

  第二层“吸海垂虹”,修炼成了之后,你便能加快修炼速度,甚至在战斗的时候,能迅速为你补充真元,让你在战斗中占据有利地位,不至于担心真元枯竭。

  第三层“吞天纳地”,可以当做攻击手段,将对方的攻击吸收,然后再反弹回去,借力打力,正所谓'以彼之道怀彼之身',妙用无穷。

  至于第四层“万法一宗”,效用更是强大无匹,更是让人眼红的存在,只是有违天道,那就是将其他人的一切转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不过具体的还是需要你自己去摸索。“看着周天逆还是很质疑,天老不得不解释一下这功法的强大,当然也有诱惑周天逆的意思,这功法是强大,可是它更难修炼,想当初第一位修炼这功法的人可是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勉强学会第一层,只能用其强大的功能引诱周天逆修炼这部功法,只要他开始修炼了,就不能更改,到时候不练也得练。

  “老头,这破玩意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周天逆有些意动了,他现在就希望自己的境界能够提升得快一些,能尽快强大起来,因为他要去寻找福伯。

  “你试过不就知道?”

  天老却是扔回这么一句,让周天逆有点心痒难耐,不待天老继续刺激,周天逆便盘膝坐在地上,开始领悟这所谓的强大功法。

  天老则是微微一笑,显得有些神秘,不过他可不认为周天逆能这么快就修炼成功。可是很快,天老脸上的笑容就顿住了,僵硬了,有些难以置信。

  只见闭目感悟的周天逆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魔气,同时天地间的灵气正在向周天逆拢来,仿佛被什么东西吞噬而来,这正是《虚天衍地》第一层的标志。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周天逆就修炼成了第一层,这让天老震惊无比,这是怎样的妖孽存在,这悟性难免也太恐怖了些吧?

  就在这时周天逆睁开了刚闭上一会的眼睛,有些疑惑不解。

  “这样就成了,老头?“见周天逆睁开眼,天老收回了震惊的表情,一脸平淡,与前一刻判若两人。

  “嗯,不错,悟性不错!”

  听到天老的赞扬,周天逆白眼一翻,内心吐槽不已,什么悟性不错啊,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头绪,只是丹田中的血色道火突然间自行运转,然后周天逆就感觉自己好像会了《虚天衍地》的第一层,不过这些周天逆肯定不会说出来。

  “老头,功法是有了,可是战技呢?”

  功法是用来提升自身真元境界的,而战技则是用来战斗的,是真元的一种运用方式技巧,就像周天逆猎杀犄角牛,没修炼过任何战技,只能用蛮力,使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战斗,如果修炼过战技,那就两说了。

  “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淬炼你的身体,肉身才是修炼的根本,战技等到你到了通玄境再考虑。”

  天老说完,再次点出一道流光钻入周天逆眉心,自己也跟着钻进了周天逆眉心,显然是回神府了。

  《魔神诀》周天逆一查看自己脑海中的功法,赫然是一部炼体法诀。

  一查看其中的内容,周天逆面色就一阵发苦,这不是自虐么?

  _酷Bj匠^网永f久免e3费i看7,小)说}2

  ........................................................................................................................................................................................................................................................“吼......”

  一头花斑妖豹一声低吼,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对面身形消瘦的少年冲击而来,带着强大的劲风冲击而来。

  周天逆一脸的兴奋,这几天按照《魔神诀》上的方法淬炼身体,周天逆感觉自己的肉体再次强大了几分,已经超过了自身真元境界的修为,他感觉自己若是再遇到之前的犄角牛,只需几拳就能解决,不会再拼成重伤了。

  而向周天逆奔袭而来的花斑妖豹则是一头一阶七品的妖兽,比之前杀死的那头一阶五品的犄角牛强大数倍不止,特别是速度奇快,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攻击到。

  见花斑妖豹像风一样向自己冲来,感觉到花斑妖豹所携带的重力势能是自己难以低档的,周天逆双腿踩着奇怪的步伐,微微一侧身,花斑妖豹就像风一般擦着周天逆的身子冲了过去。

  不待花斑妖豹反应过来,周天逆趁机一拳砸在花斑妖豹的腰部,花斑妖豹瞬间被周天逆的巨力给轰击出去,狠狠地砸在一颗大腿粗的树上,被砸中的树直接断做俩截,地面上瞬间烟尘四起。

  吃了暗亏被砸出去的花斑妖豹,彻底被激发凶性,一个翻跳,站起身来,眼眸中多了几分凝重,再次低吼一声,高高跳起,双爪猛然拍向周天逆。

  见花斑妖豹来势汹汹,周天逆面色一凝,眼中多了几分凝重,瞬间摆开阵势,双手握拳,严阵以待,看着快速接近自己的花斑妖豹,周天逆双拳猛然轰出。

  霎时,拳掌相对,劲风肆虐。

  身在半空中无处借力的花斑妖豹自然是没有讨到半点好处,再次被周天逆猛然轰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至于周天逆同样是半点好处没得到,双腿在地面留下两条丈余长的槽痕,嘴角更是挂着一丝殷红的鲜血,显然是受了内伤。

  望着眼前再次翻起身来的花斑妖豹,周天逆决定主动出击,因为他自身与花斑妖豹有着巨大的差距,花斑妖豹的速度不是周天逆能抗衡的,同样周天逆的肉身强度更是与花斑妖豹有着差距,至少内脏方面差距巨大。

  双腿弯曲,周天逆整个人如同一张拉开的弓,双腿蹬地,周天逆率先向花斑妖豹扑了过去,想要将花斑妖豹压制在其奔袭制动距离之内,这样就能破了花斑妖豹的风一般的速度,同样,没能完全放开的花斑妖豹,自然不能将浑身的力量完全爆发,这样其战斗力自然大打折扣。

  周天逆双拳如龙,带着狂暴的力量砸在没有拉开距离而战斗力下降的花斑妖豹的身上,将其抛飞出去,而周天逆却是步步紧逼,有意让花斑妖豹处于半空中,无处借力,这样,花斑妖豹就不可能还击,即便是有一条强劲有力的尾巴也无济于事。

  “喝!”

  猛然间,周天逆一声大喝,使劲浑身了力气,一拳砸在哀鸣的花斑妖豹的脑袋上,将其一拳爆头,而此时的周天逆也是累的气喘吁吁。

  看着将地面砸得烟尘四起的花斑妖豹的尸体,周天逆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仅仅是晚餐有了,而是自己又可以多收集一种妖兽血液,就差冰凌草与冰凌蛇的毒液以及血液,他就可以开始进行第一次百兽血炼了。

  周天逆很期待百兽血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