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山脉外围一座幽谷。

  山谷如兜,唯有一条出路,朝南向。

  山谷四周,繁花茂密,绿意葱茏,芷草香兰,虫鸣声声,幽谷的一侧,此时一泓清泉正咕噜噜的冒着泡,半空中更是有着长久不散的薄雾,仿似人间仙境。真可谓花香四季草虫吟,鸟语三春幽谷深。

  但就是这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此时却是悲哀的,凄凉的。

  一座新坟,简易而孤单。

  一块青石墓碑,上面篆刻着三个大字“周天逆”,落款“仆福伯立”。

  福伯此时正跪在坟前,身着缟素,冥币焚烧,袅袅青烟升起。

  “小姐,姑爷,老奴对不起你们啊,没有照顾好少爷,让其遭贼人所害,老奴万死难辞其咎,今老奴即将下山,以此残躯,为少爷报得大仇,再去向你们请罪。”

  说完,朝孤坟叩三个响头,福伯站起身来,朝谷外走去。

  走到谷口处,福伯回首看看了那座孤坟,毅然转身离去,准备去履行自己的承诺。

  至于那一座孤坟,看似平淡无奇,但却有着福伯自身神魂的加持,除非超过其境界的强者才有可能破坏,否则这座坟不会有事。

  并且此处位置偏僻,隐秘,别说是人,就算妖兽都少见,风景也好,这可是福伯找了两天才找到的一处福地。,算是为小少爷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福伯离去了,幽谷再次恢复清冷,静谧。

  然而,坟冢之中却是热闹了,准确来说是周天逆的神府热闹了。

  “老头,为什么?”

  一道有些伤感失落和略带愤怒的声音在周天逆神府中响起,若是福伯听到这声音就知道这是周天逆的声音。

  “雏鹰终将展翅,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老鹰的羽翼之下,那是你需要的么?”

  回答周天逆的是一道苍老的声音。

  “我只是想让福伯知道我还活着而已......”

  周天逆的声音有些低沉和内疚,却是无可奈何,因为他被禁锢了。

  时间回到三天前的晚上,从福伯与血浮屠大战说起。

  听到福伯嘱咐后,周天逆立即找到一处大石块藏身,顺便观看两者的大战。

  看着空中大战的两人,虽然看不清两者的动作,但周天逆还是羡慕不已,向往成为他们那样的强者,同时心里暗暗为福伯担忧,毕竟对方看起来很是厉害。

  最后,看到福伯一招“犁庭扫穴”将血浮屠击飞,正好砸在自己面前,就想躲开时,突然间,周天逆那怪病却是在这时犯了,一声惨叫,便倒地不省人事。

  这一倒可不得了,因为周天逆身上的气息跟着消失了,而且福伯怎么也探测到,周天逆的灵魂在慢慢消散,这明显是死亡的节奏。

  最后花了三天时间给周天逆找了一处风水宝地给葬了,幸好没有火葬,否则...........其实周天逆没死,只是被他体内那强大的存在控制了其体内的气息与生机,造成了一成周天逆死亡的假象,可见其强大恐怖,手段之隐秘。

  其实,就在周天逆犯病倒地的那一刻,其体内气息紊乱,几股不同的力量对抗着,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存在从沉睡中唤醒。

  “咦,逆乱噬灵体?”

  一声轻咦,接着,周天逆身上的气息,以及灵魂都在慢慢消逝,在福伯眼中,周天逆就是死亡了。

  而此时周天逆体内却是暗流奔涌,数股不同性质的力量在其体内肆虐,破坏着周天逆的身体,破坏其经脉,血肉。

  周天逆的身体现在就是一个巨大的战场,几股不同的力量在其中厮杀,拼搏,丝毫没有顾忌身体主人的感受,只顾着抢占地盘,攻克领地。

  周天逆身体被分成了五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霸,妄想争夺更多的领地。

  此时,以眉心人中为界,周天逆的身体被分为左右两半,又以丹田1为界,分为上下两半,丹田居中,独霸一方。

  上下左右四方,四股力量互相争霸。

  一股力量充满了生命的气息,磅礴的生命力浩如烟海,然而与之对抗的是一股充满死气的力量,如同地狱的气息。

  另一边,一股温暖的光明力量与一股阴冷的黑暗力量相互争锋,两者间相互克制,相互厮杀,誓要拼个你死我活。

  四股力量,两两之间相互克制,生死光暗,各霸一方,互相压制,争锋,如同两军对垒,必有一方败退才肯罢休。

  至于中间,便是丹田,此时周天逆的丹田内,仿佛存在一个黑洞一般,不断吞噬着来自四方的各种力量,隐隐有扩大的趋势,一股淡淡的吞噬之力向四方散开。

  如果仔细观察,便能看到,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丹田内有着一个小小的血红色漩涡,正在慢慢地壮大,旋转速度也在慢慢加速,随着漩涡旋转速度的加快,其吞噬速度也在逐步加快。

  e最`|新l章{M节上‘酷{匠Te网n

  时间慢慢消逝,周天逆身体内的争斗也在慢慢平息,最后归于平静,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唔.........”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之中的周天逆才悠悠转醒。

  一睁开眼,却是一盘黑暗,隐隐间有着一个小孔有微弱的光亮,同时凭感觉,周天逆猜测自己此时正躺在一个方形的空间之中,但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小子,你醒了?”

  就在周天逆暗自猜测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周天逆的耳边响起,周天逆甚至感觉就在自己身体中响起,顿时将他吓了一大跳。

  然而,刚要开口的周天逆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开口说话,甚至身体都不能动弹了,只有意识是清醒的,霎时,一向沉稳的周天逆有些慌了。

  “不用害怕,吾不会害你,另外你在心里想你要说的话就行了,就能与吾交流了。”

  就在周天逆有些慌乱的时候,那苍老而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说的话也有些奇怪,周天逆也摸不清状况,对于那声音有些质疑,不过还是决定试试。

  “你.......你是谁?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

  周天逆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在心中试探着问道。

  “吾?你叫吾天老就好。”

  自称天老的神秘声音回答。

  “你.......你真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周天逆有些震惊,那神秘的存在居然真的能知道自己想什么,这太骇人听闻了,超出周天逆的理解。

  “你以为老人家骗你?”

  “不....不是,前辈误会了。”

  听着那神秘声音略带怒气,周天逆赶紧陪笑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哼!”

  “呃,.......不知前辈您身在何方啊?”

  “就在你的神府之中。”

  “什么?我......我的神府之中?”

  周天逆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神府之中居然存在着神秘的声音。

  若是有人能看透周天逆的神府,必然会震惊异常,因为,周天逆的神府此时有一座浑身漆黑如墨的九层小塔正在滴溜溜的转动,小塔上篆刻着两个小字“天逆”。

  这座九层漆黑小塔正是挂在周天逆脖子上十多年的那座小塔,也是周天逆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只是不知何时钻进了周天逆的神府之中,而那神秘声音正是这座漆黑小塔发出来的。

  “小子,你想修炼么?吾能让你修炼,成为不世强者。”

  就在周天逆震惊的时候,那神秘小塔再次抛出一个重磅炸弹,也是周天逆内心所期望的,自称天老的神秘声音这句话瞬间将周天逆震得七荤八素。

  周天逆瞬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尝试了这么久都没能成功,即便是福伯也无可奈何,可是此时却有人说能让自己修炼,甚至成为不世强者,周天逆不知道不世强者有多强,只要能成为福伯那样的强者就足够了,甚至说是有些奢望了。

  “你真能让我修炼?”

  周天逆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紧张,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因为他太激动了,激动到不能自已,若非,此时不能动弹,他都想要扇自己两耳光,来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做梦。

  有些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甚至连准备询问一下自己此时情况的心思都放到了一边。

  “难道,老夫骗你有什么好处不成?”

  对于周天逆的质疑,神秘声音有些不屑。

  是啊,对方没必要骗自己,不说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对方骗的,即便是自己现在在这未知的空间中,都不知结果如何,对方更没必要骗自己了。

  只是听到神秘声音肯定答复的周天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陷入了沉默之中,正所谓天上不会掉馅饼,而此时周天逆却遇到了,这不能不引起周天逆深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