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暗夜袭杀

  少年名为周天逆,自小便和以仆从身份自居的福伯一起生活,如今十三四年了,却是不知自己的身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是他自己根据小塔上的篆字自己取的。

  福伯只告诉过他,姓周,父母都是天武大陆上最强大的家族中最优秀的存在,其他的并没有多说。

  只是在周天逆十岁的时候,曾经许诺过,如有一日,周天逆能够修炼了,到了一定程度后,便会告知他关于他的身世,但若是不能修炼,就做一个平凡人,不要再问自己的身世。

  从此周天逆便根据福伯传授的方式来修炼,但令人遗憾的是,三四年了,周天逆都不曾修炼出一丝真元,因为他全身经脉闭塞,真元难以流通,这些福伯并没有告诉过周天逆,他不忍心掐断少年最后的希望。

  少年身形单薄,并非因他自幼生活艰苦所致,而是少年自幼便身患奇病,经受怪病的折磨,少年自然而然的消瘦单薄。

  之所以说是怪病,并非是无药可治,而是每经历一次怪病的折磨,少年身上的力量多会增强许多,因此称之为怪病。

  酷匠V网永3久b…免“费看小说☆}

  虽说周天逆身形单薄,但身上的怪力确实不小,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就是这个道理。

  躺在床上的少年,借着微弱的月光,怔怔的望着手中的小塔出神,不足尾指大小的黢黑小塔上清晰地刻着两个字,便是少年为自己所取的名字。

  屋外星月微迷,青云惨淡,月影朦胧,淡淡的清辉散发着肃杀的气息,风刮得周边树木呼呼作响,时不时传来几声来自迷幻山脉的妖兽咆哮声,令这夜晚多了几分恐怖。

  “老家伙,快快滚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正酣的周天逆被一声大喝吵醒。

  周天逆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便看见福伯正背对着自己站在茅草屋门口,平时佝偻残败的身躯此时却高大异常,如同壮硕青年,若非一头如枯草般的苍颜白发,周天逆只看背影都认不出那道身影是福伯。

  周天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经受多年病痛折磨的他,比普通孩子早熟,稳重,爬起身的周天逆透过门口夹缝,观看到门外的情形。

  只见一名灰衣肃杀中年男子,站在门外,身形如铁塔,面容冷峻,神情冰冷,眼神嗜血,身上更是带着浓浓的死气。

  望着门外的灰衣中年男子,周天逆感觉到极大的压迫感,源自灵魂的压迫感,特别是灰衣男子那双眼睛,仿佛无尽的地狱,只一眼,周天逆便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还是因为灰衣中年男子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否则,只一眼,周天逆这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瞬间就能灰飞烟灭。

  周天逆心中极其震撼与向往,这就是强者,他向往的强者。

  场面肃然,氛围冷冽,阵阵寒风呼啸,声声妖兽嘶嚎。

  “老家伙,交出那件东西,本座说不得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你和这个杂种今晚就弃尸荒野。”

  见周天逆出现,灰衣男子开口,声音冰冷无比,看向周天逆的眼神更是充斥着杀意,冷峻的面庞上挂着冷酷的笑容。

  听着”杂种“两个字,周天逆心头愤怒无比,可是他却无可奈何,只能愤怒的看着灰衣男子,感受到周天逆目光中的愤怒,灰衣男子冷酷一笑,接着,周天逆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哼,血浮屠,有本事就来,至于你要的东西,老头子不知道。”

  福伯上前一步,将出现在身旁的周天逆护在身后,苍老的脸上尽是凝重,同时身上升起一股强大的气势,挡住了血浮屠的气势。

  “你........你竟然恢复到了衍神境后期!“感受到福伯身上的气势,血浮屠很是震惊,面容惊骇,心里更是后悔,不该为了抢这份功劳擅自行动的,自己仅仅衍神境中期修为如何是对方的对手,渐渐心生退意。

  “哼!”

  回答血浮屠的,只是一声冷哼。

  相对于血浮屠的震惊,周天逆内心更是掀起了壮阔波澜,他知道福伯是修者,但只以为是那种修为不是很高的修者,没想到居然是衍神境修者。

  周天逆知道东苍域的修者等级划分,分为道启境、通灵境、悬空境、融丹境以及衍神境和涅槃境。

  以前他只以为福伯是悬空境修者,因为福伯从不向周天逆透露关于修炼的事,只是让周天逆修炼《往生经》以及《冥狱典》,至于他自身的情况不曾透露。

  谁都没想到,福伯居然拥有如此高的修为。

  同时,周天逆再次为自己的身世好奇,因为自己母亲身边的一个仆人都有如此修为,那自己母亲所在的家族何其庞大?听血浮屠的意思,福伯以前不止这个境界,那是什么境界?涅槃,还是........周天逆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老家伙,你恢复到了衍神境后期又怎样,我就不信,你的伤势全好了!”

  “没好又怎样?收拾你还是做得到的。”

  看着色厉内荏的血浮屠,福伯一脸不屑,作为曾经的强者,对于衍神境中期血浮屠,福伯不屑一顾。

  “少说大话,冥拳。”

  听到福伯的话,血浮屠心中大定,立即施展攻势,先下手为强。

  虽说那老家伙身上还带有伤势,但自己与其仍有一个境界之差,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能先下手,否则自己很难战胜对方。

  只见,血浮屠身上升腾起一股黑色真元,汇聚成一个硕大的拳印向福伯袭来。

  面对向自己袭来的拳印,福伯却是反手递出一掌,同样一个黑色的巨大掌印拍出,与血浮屠的冥拳拳印相撞。

  “碰!“拳掌相撞,爆发出巨响,剧烈的能量四散开来,将本就残破不堪的茅草屋摧毁成了一地残渣,到处都是残枝断叶翻飞。

  周天逆由于福伯的保护没有受到气浪侵袭,但心头还是大骇,这就是强者的战斗么,仅仅是最简单的交锋,便有如此之大的威力,那如果是全力碰撞,其威力又该如何?

  “去空中一战!少爷,您躲远点。”

  余波未定,福伯开口道,说完,身形便冲霄而上。

  在地面战斗,福伯会束手束脚,交战范围太小,不能放开手脚,就不能战力全开,怕伤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周天逆。

  血浮屠随之冲霄而上,凌空立在福伯对面。

  “冥月式·斩。”

  一柄鬼头大刀凭空出现在血浮屠手中,真元催动,一抹黑月刀光闪现,当头劈向福伯。

  见到鬼头大刀,福伯略一皱眉,接着一柄长枪闪现,傅博身上气势再涨,一股狂暴的气息蔓延开来,枪头一挑,同样一抹黑月闪现。

  “冥月式·斩。”

  同属天武王家,血浮屠会使的王家战技,作为王家本家的强者的福伯自然会使,甚至对武技的了解远远超过血浮屠,威力自然不是血浮屠所能比的。

  福伯施展的黑月后发先至,与血浮屠所施展的黑月于半空相撞,相互湮灭。

  借着余威,福伯提枪挺身上前,一记挑枪上扬,慌忙之中的血浮屠,又惊又怒,这老家伙居然冒着余威偷袭,慌忙之中只能刀锋下压,顺势后闪避开。

  这一退却是棋错一招,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但凡事都有两面性,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长枪只能在一定距离或者战场上才有较大的作用,一旦近身,将其局限在一定范围,反而是累赘,施展不开,受控于人,然而,匆忙之中的血浮屠哪里会想到这些,只想着如何避其锋芒。

  福伯这么急于进攻,也是希望速战速决,因为他身体的伤势不允许他慢慢来。

  见血浮屠后退,福伯手中长枪顺势一甩,以枪代棍,猛然砸向后退的血浮屠,血浮屠眼疾手快,扬刀抵挡,顺势一个矮身,落下半个身子,以此卸力。

  福伯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攻势凶猛异常,挑,轮,劈,刺,样样招式皆出,一柄长枪耍的虎虎生风,很难想象这是平时那个身形佝偻的老人。

  被福伯这狂暴打法逼得步步后退,血浮屠狼狈不堪,同时心急不已,再这么下去,自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这老家伙手下,难道自己估计错误,这老家伙伤势全好了?

  福伯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此时,他自己也有些急了,自己强行克制体内伤势,这么久都没有拿下对方,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犁庭扫穴!”

  福伯长枪抡圆,以横扫千军之势,猛烈挥出,一弧黑亮色弯月随即闪现,以雷霆之势压向血浮屠。

  “破月!”

  血浮屠连忙施展刀技,一弧巨大的刀型真罡迎向扑面而来的弧形枪影。

  然而,境界的差距在哪里,激战这么久,抵抗着这猛烈地攻击,血浮屠不仅是真元上损耗严重,体力也有些不支,枪影袭来,刀罡却是没能抗住。

  枪影带着巨大的力量猛烈地砸在血浮屠的胸口,一口血雾喷出,血浮屠倒飞出去数丈狠狠的砸在地面,霎时烟尘四起。

  当然施展出强大攻势的福伯也承受巨大的压力,若非以前的体魄犹在,福伯这半残之躯早就支撑不住了,施展出“犁庭扫穴”之后,福伯直接以枪杵地,支撑着身子,稍作休息。

  “啊.....”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痛苦的惨叫声起,闻言,福伯瞬间色变,瞬间身上再次爆发出狂暴的气息,因为惨叫声是周天逆发出来的。

  “血浮屠,我誓杀你!”

  看着倒地不起,身上毫无气息的周天逆,福伯疯魔了,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死气更是越来越重。

  “你.......”

  看着陷入疯狂的福伯,血浮屠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连忙向远处飞遁,远离这是非之地。

  忙着查看周天逆情况的福伯并没有理会远去的血浮屠,查看完周天逆身上情况的福伯,却是直接跪倒在地,神情木然,垂泪不已。

  因为周天逆身上此时毫无生机,脉搏,心跳完全停止了。

  福伯得出的结论便是周天逆死了,被血浮屠杀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