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浩瀚,星月漫天,不知其几何也。

  古往今来,强者无数,皆神鬼莫测之能也,然终其一生,皆难以尽足,抱憾而终,终作黄土而难以瞑目。

  万千星际,百族林立,不知其几何也。

  妖魔鬼怪,天地神人,皆武破虚空之为也,欲明其神火,妄铸其神印,成其皇座,然有几人能如其愿矣?

  圣祖武天,噬宇族皇,守护一战,神座尽陨矣,自此无成皇座者,天地乱世开,万族战不休,六道神碑,引六道之轮回,掀起血雨腥风,神印尽毁,万载苦修,坠落神坛,自此一朝沦丧,呜呼哀哉。

  …………

  未知星域,无尽星空,其间,星宇不知凡几,星球未知其几何,生灵更不知其数,似蝼蚁,而不自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道自然,生死有命,轮回循环,谁人又能执其左右,止其脚步,逆其轮盘?

  …………

  混沌之边,鸿蒙之始,此时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于此爆发。

  数十名强者,妖魔鬼怪,各形各异,种族繁多,若在平时遇到,必定是拼个你死我活,然而此时却是联合在一起,围攻一名身穿黑袍的身形健壮,却身受重伤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一头妖异的紫发自然飘散,坚毅的面庞染血。紫色的眸子平淡而深邃,却透漏着无尽的寒意和杀意,围攻着他的众人无人敢与之对视。青年男子,浑身魔气凛然,大有魔倾天下之势,一柄血色长刀,妖艳而寒冽,一滴滴鲜红的血液缓缓滴落,让人心颤。头顶上一枚深青色的魔纹印章,显示出青年男子魔君境界的修为,极为接近魔帝境界。

  反观围攻着青年男子的众人,只有四人头顶的印章是青色的,其中三人印章颜色的比较浅,只有一人印章颜色相对较深,显示其神君初期境界的修为。

  而其他人的头顶则是绿色的印章,不过都极为接近青色,显示出众人神王巅峰的修为境界,然而一步之差却如天堑。

  “玄天贼人,你杀吾妻儿,此仇不共戴天,今日必取你项上人头,祭吾妻儿亡魂!嗷!“说话的是四名神君中印章颜色最深的那位,此人是一名身形壮硕似铁塔的中年壮汉,浑身都是隆起的肌肉,肌肉中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名为魔绝,其真身乃魔狱紫龙,魔绝话毕,便化作一头数百里长的紫色巨龙,盘旋于星空之中,强大的力量使人为之侧目,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贪欲,要知道龙族一身都是宝,是炼器的的上好材料,尤其是将整头龙都炼成武器最好,因此龙族经常遭人猎杀,而虚衍魔君正是因此,才杀了一头偶然遇到的刚刚分娩过后的魔狱紫龙,然而还未将其彻底炼成武器,便遭遇到了神皇强者的截杀。

  被众人围攻的青衣男子便是最近在混沌域,异军突起的虚衍魔君——玄天,其崛起之势令人侧目,使人惊骇,短短数千年时间,便从一名众人鄙视的杂种成长为一方霸主,即将突破魔皇境界的存在。

  其崛起之方式更是让人胆战心惊,虚衍魔君玄天的身世,至今无人知道,只知其母,不知其父。

  虚衍魔君自幼一个人生活着,直到其成就魔君之时,收下了一名魔王境界的弟子才不是孤身一人。自幼一个人生活的虚衍魔君总被人欺负,被人叫做杂种,直到有一天,虚衍魔君莫名其妙的将欺负他的一个孩子吞噬的尸骨无存后,虚衍魔君强势崛起。

  自此之后,凡是被虚衍魔君杀死的人,都化作了他成长的养分,以至于虚衍魔君异军突起,威震混沌域。

  然而,令其名声传遍万界的还是因为六道神碑中的“修罗血神碑”,有传言说虚衍魔君得到了“修罗血神碑”,因此异军突起于混沌域,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知道六道神碑,可是连神帝境界都眼红的东西。

  若是平时,绝对没有几个人敢将主意达到虚衍魔君玄天身上,毕竟没有绝对的可能,万一没有将其杀死,那就是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天大的敌人,以其成长速度,必然很快就会翻盘。

  但,修罗血神碑的诱惑力太大,终于一名神皇境界强者出手了,然而令众人想不到的是,虚衍魔君付出了极大地代价重伤于神皇境界强者,拼着重伤逃出神皇境界强者的追杀。

  虚衍魔君重伤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混沌域,甚至有人连其疗伤的地点都查的清清楚楚,令其无法遁形。

  瞬间抱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心思的各种妖魔鬼怪,都开始追杀虚衍魔君,令其无法安心疗伤,甚至越来越严重。被虚衍魔君弄得颜面尽失的神皇境界强者更是做出承诺,宁愿不要修罗血神碑,也要杀死虚衍魔君,只为争一份面子,还承诺只要有人拿着虚衍魔君的项上人头来找他,必有重谢,同时还派出两名神君境界强者带领十名神王境界强者参与追杀,一时间,追杀虚衍魔君的人再次增多,连续数日的追杀,终于将虚衍魔君堵在了混沌之边。

  “虚衍魔君,交出”修罗血神碑“留你全尸.“另一名神君开口道,而神皇座下的两名神君没有开口,毕竟神皇承诺在前,内心再渴望,也只能沉默。

  “哈哈哈,鼠辈,横竖是个死,又岂会在乎全尸与否!尔等有胆便上,让本君再拉几个垫背的可好?”

  “上,我们一起出手,不信他能得逞!”

  刚刚开口的神君强者的嘴角都被气歪了,又不敢自己冲上去,生怕被垫背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能怂恿众人一起出手。

  闻言,众人尽皆出手,一时之间,神力,魔力,各种元力奔涌,各种各样的法则之力自众人头顶神印之中呼啸而出,铺天盖地的涌向中央的虚衍魔君。

  “吞天纳地!”

  对于众人的攻击,虚衍魔君大喝一声,同时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一招,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出现在虚衍魔君头顶,将来自四面八方的元力以及法则之力尽数吸了进去,而漩涡则越来越大,将大部分目瞪口呆的人笼罩其中。

  “爆”

  “不好,快逃,虚衍魔君要自爆!”

  “轰……轰……”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刚刚提醒,虚衍魔君就将黑色魔力漩涡,魔纹神印给爆了,同时,自己跟着自爆了,既然自己活不了,甚至不能全尸,为何不拉一些神君神王陪葬呢?因此。虚衍魔君果断选择了自爆。

  数十人的神力和法则之力何其强大,再加上接近魔皇境界的虚衍魔君自爆,其威力何其壮观,除了魔绝提前发现不对,以及自身实力强大和肉体强大,以重伤的代价跳了出来之外,其他人即便包括神皇座下的两名神君强者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虚衍魔君的自爆所埋葬,甚至连周边一些靠得比较近的星球都受了无妄之灾,毁灭于虚衍魔君的自爆之中。

  虚衍魔君也在自己的自爆中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魔绝侥幸保住一条小命,却是不敢多留,此处如此大的动静,必然引起了周边的注意,不出一会,必然有人前来查看,自己重伤之躯,到时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甚至沦为别人的炼器材料,因此,魔绝都顾不上探查现场,便匆匆离去。

  就在魔绝离去的时候,一道流光自爆炸中心射入混沌之中,匆匆逃命的魔绝却是毫无知觉。

  就在魔绝和流光离去不久,几道流光自远处爆射而来,每人头顶都悬浮着一枚蓝色的神印,来人郝然都是神皇境界强者,几人放开神识探查一番后,却是毫无结果,便再次匆匆离去,只是之后的混沌域再无虚衍魔君,修罗血神碑也不知所踪,只是掀起了一股寻找魔狱紫龙的狂潮,至于原因,不得而知。

  …………

  不知名星域,一颗美丽的蓝色星球孤零零的旋转着,无始无终,无时无刻,周边尽是无边的混沌。

  这颗星却无人知其名称,也无人知其星际坐标,即便是混沌域最强大的势力也不知道。

  迷幻山脉位于东苍域的最东端,期间妖兽和野兽横行。

  迷幻山脉边缘耸立着几座茅草屋,破旧不堪,仿佛风一吹,便能被吹飞一般,时而发出“吱吱吱”的声响,预示着这几座茅草屋到了退休的年龄。

  茅屋前,一名身着粗布长袍的十三四岁的少年,伴着即将落山而又鲜红似血的夕阳摸着挂在脖子上的一座如同茅屋般破旧不堪的漆黑色袖珍小塔发呆,小塔上刻着两个小小的篆体字“天逆”。

  就在太阳完全落山,天色渐晚的时候,远处茅屋里走出一名面容枯槁,身形佝偻的老人,拄着拐杖走到少年身旁,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十几年来每天看着少爷坐在这里抚摸着项间的小塔深思,老人总会有些心疼,虽然知道少爷心中的痛,但老人不得不如往常一般开口打断少年的深思。

  “天逆少爷,天色晚了,该回屋休息了。”

  少年自沉思中醒来,站起身,扶着老人走进了茅草屋。

  孤寂的星球,未知的星宇,不为人知的星际坐标,无尽的混沌。

  破旧的茅草屋,身着粗布长袍的少年,行将就木的老人,如血一般的夕阳。

  这一切是如此的诡异,又是如此的和谐自然,让人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B酷CX匠X?网F首@◎发

  风,一如既往的呼啸,夜,一如既往的寂静,但今晚却多了一份悲凉。

  伴随着迷幻山脉里传出的阵阵兽吼,让人莫名的心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