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修仙界的天玄宗内,不知是不是云尘的重生,改变了原有的轨迹,秘境竟然提前了三个月出现,正好在云尘下凡的第一天就开启了。而伴随着秘境的开启,竟然将魔界与修仙界的之间的屏障弄出了裂缝,魔气不断的侵袭天玄宗。裂缝再不将其补好,那么魔界的人就能从这里进出侵袭修仙界,这是修仙界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天玄宗的掌门和长老都快急白了头发,因为如果彻底补好,那么秘境也将关闭,他们舍不得这笔丰厚的财富。

  天玄宗的三长老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集他们掌门与所有长老的力量,将裂缝暂时堵住,等秘境关闭之后,再将其补好,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其他人商量了一下,也同意这个方法,既能不把秘境关闭,又能让魔界不会出现在修仙界。只是这事又谈何容易完成,秘境开启的时间是三个月,他们挑选弟子的时间和准备进入秘境的时间就得花去半个月,剩下的两个月是在秘境寻宝,最后半个月是秘境的收尾工作。他们没有考虑到,他们能不能堵住裂缝三个月,恐怕两个月他们就该精疲力尽了。

  天玄宗的人财迷心窍,开始坐成一圈,捏起手指,将法力注入裂缝,暂时的堵住了裂缝。

  白翊瑞在街上到处跑,一会儿看看这里,一会儿看看那里,可是看了很多家的东西,都没有觉得适合尘尘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想买什么东西给尘尘,只是凭自己的感觉去买。尘尘那么漂亮的人,一定要送他一样漂亮特别的东西,让尘尘看到就能想起他的东西。

  “瑞瑞,你别乱跑了,小心点。”刘淑华辛苦的跟在白翊瑞后面,他实在是太会跑了,都没得停,年纪近四十的她怎么跟的上白翊瑞的步伐。

  “娘,知道了,我在找尘尘的礼物,我要早点找到,要不然蒙家团就要开始了。”白翊瑞把手上的木簪给放下,还是不够漂亮特别,不行,继续向前面跑去。

  刘淑华喘口气的停在茶楼的门前,派小叶带着三个人去跟着瑞瑞,两个丫鬟扶着她进了茶楼歇会儿。叫了一壶茶坐在那里休息,刘淑华顺着气,轻轻的呼了一下,她真是老了,跟瑞瑞逛街都把她累成了这样,瑞瑞一眨眼就大了,好像前不久都还把他抱在手里呢,今天就跑不赢他了,时间过得真快。

  白翊瑞没注意刘淑华没有跟上来,只是东跑西跑,看一下手上的东西不满意放下又跑另外一家。终于在一个小摊上看到让他满意的东西,一只漂亮手链,银质手链镶上了墨绿色的猫眼石,图案是一些比较奇怪的符号。白翊瑞满意的点点头,决定就这个礼物了,尘尘戴着肯定很漂亮。

  无巧不成书,他拿起来的时候,另外一只手也同时拿起,白翊瑞看着抢他东西的人,“你是谁?这是我的。”

  “这是本小姐看中的东西,怎么成你的了?”千榴惠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她还以为他会把手链让给她,没想到是这么没有风度的人。

  千榴惠:北渊五公主,是三皇子的亲妹妹,在这皇帝交更的时候来这东澜就是为了与未来皇帝和亲,至于是和谁和亲,还要好好看看谁在这场皇帝之争中谁的把握更大才可中选。东澜的三个皇子都知道北渊的这番意思,只有和他联姻,那么他就会支持哪一方,而北渊的战力四国最强的,有他的支持就相当于有了一半的把握,所以三个皇子都在努力讨这位五公主的欢心,以求能得到她后面的势力。

  “明明是我先拿到的。”白翊瑞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这是他要送给尘尘的礼物,绝对不能让她给抢走。

  “这是我看中的东西,谁都别想拿走。”千榴惠刁蛮的说,在这个东岚,最大权利的三个人都在讨她欢心,她现在就是这个东澜国的掌中宝,谁敢和她抢东西!

  “不,这是我要买给尘尘的,你不准抢。”白翊瑞把手链向自己这边拉了过来。

  “两位公子小姐,小心点,这个手链再拉下去就断了。”小摊老板有些小心的看着手链,这是他爷爷做的最好的一个手链,用上了当时最好的材料,之前他都没有拿出来,这是他对他的爷爷的一个念想,可是他的女儿病了,要用钱,这才无奈的拿出来,希望能把女儿的病给治好。

  “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北渊国的五公主,东澜国未来的皇后,你们敢不听我的话!”千榴惠骄傲的说,她以为自己这样一说,他们都会吓得跪在地上求饶,却发现他们理都没有理她。

  “小姐,手链确实是这位公子先看上的,我很高兴你肯定我爷爷的作品,可是也不能这样撒谎啊,北渊国的五公主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们东澜国皇帝已经有皇后了,怎么可能再去娶其他皇后。”老板摇摇头看着千榴惠,以为她是太想要手链而故意撒谎。

  而白翊瑞是根本听不懂,什么公主什么皇后的,和他有关系?

  千榴惠气的蹬脚,今天是偷偷扮成侍女溜出来玩的,三个皇子都各有千秋,大皇子风流倜傥,二皇子温文尔雅,三皇子冷酷傲然,让她既高兴又纠结到底选谁。今天出来偷溜出来透透气让自己想想到底最喜欢是谁,好不容易看到一条漂亮的手链,自己细白嫩滑的手腕带着肯定很漂亮,却被别人抢先一步了。

  “老板,我给你钱,我要去看蒙家团表演了,拜拜。”白翊瑞趁千榴惠想事的时候,把手链一拽,然后赶快付钱走人。

  %酷_匠z“网/,唯+一正4版x*,XD其FF他6o都是盗$版bk

  “谢谢客官了。”老板拿着银子高兴的笑着,女儿有救了。

  “哼!”千榴惠阴狠的看着白翊瑞和小摊老板,你们两个给我等着,还有那个傻子我们蒙家团见。千榴惠转身回皇宫,相信我这次的委屈他们三个很乐意为我解决。

   “娘,我们快点去看表演吧。”白翊瑞拖着刘淑华就准备走,他不知道自己给太师府惹下了多大的麻烦,白太师早年铁血无情拉了一批仇恨值,现在势力渐无,三位皇子想要将其除去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好好好,别急,小心点。”刘淑华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让他不要着急,坐上马车是戏园子里看戏。

  这边千榴惠回到皇宫之后,大皇子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探子说千榴惠回来的时候心情好像不太好,而这刚好是他献殷勤的时候。

  “公主,这是怎么了,这般可人的公主谁忍心让她伤心。”大皇子赵天泽怜惜的看着千榴惠,仿佛伤在她身,痛在他心。

  “大皇子,谢谢你的抬爱了,榴惠今天确实有些伤心,今天看到一条漂亮的手链,榴惠都已经拿在手里了,却被一个大男人给抢走了,那个小贩居然该说是那个男人先拿到的,明天就是我嘛。”千榴惠坐在凳子上,用手撑着头,假意的抹抹眼,仿佛特别伤心。

  “没想到我东岚国还有如此无耻的人,我去帮你把手链给拿回来,今天就先戴这个手链吧。”赵天泽拿出一个小盒子,惊喜的献在千榴惠的眼前,里面也是一条精美的手链,比之前的手链华贵了不知多少倍。

  千榴惠心里很是兴奋的看着手链,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他们北渊国是四国之中战力最强到也是土地最贫瘠的地方,这些精美之物虽有却比不上其他国家,而她最喜欢这些小首饰了。“大皇子,真美的手链,这是百鸟之中的凤凰,非常之精美,那条手链却是黑夜中最亮的那颗星星,各有千秋。”

  “能得榴惠公主这样的赞赏,那是手链的荣幸。”赵天泽恭维着千榴惠,对于讨好女人,他赵天泽是最厉害的。

  “大皇子,可否陪我去看表演,今天出去的时候听到很多关于蒙家团的事,好像很好看呢,我今天真好想去看这个娱乐放松一下。”千榴惠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臭男人,你给我等着,准备在蒙家团吓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