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被四个大国把持着,分别是东澜、南洹、西泗、北渊,还有四国旗下的无数小国。白翊瑞一家为东澜国白太师之子,白太师早年是自己一人打拼起来的,没有家族势力,所以在白翊瑞成为傻子之后又只有他一个独子,已无后继之人,所以白太师的势力渐渐没落,白太师因为白翊瑞已经心灰意冷,没有再去打理好自己的人脉关系。

  -酷匠~网(U首5发☆o

  云尘的世界同样是由三大宗门、三大家族、和散仙这几大势力组成的,虽为修仙界,但和人间相比不差多少。为争夺资源和仙石,明争暗抢,死伤无数。

  白翊瑞把云尘带到他住的瑞华院隔壁的锦瑞院,“尘尘,你住这里吧。”白翊瑞讨好的看着云尘,然后把外面的小叶叫进来,“小叶,你去把我的绿豆糕拿来。”

  “是,少爷。”叶文墨看了一眼云尘,这个云尘竟然能让少爷把他喜欢吃的糕点拿出来,有时候连太师和夫人都不一定能要到少爷的糕点。

  云尘看着他动来动去,真是太好动了,很吵!“别吵了,还有,请别叫我尘尘,我叫云尘。”

  “尘尘~”白翊瑞可怜兮兮的看着云尘,嘴巴微微的嘟起,尘尘多好听,为什么尘尘不喜欢呢?

  “这位公子,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云尘看着白翊瑞,情劫之人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这是考验吗?他能看出他并不是装的,一个傻子怎么会成为他的情劫?

  “尘尘,我、我就是喜欢你,你别生气好不好?”白翊瑞敏感的感觉到云尘的心情不是很好,低着头扯着云尘的袖子摇了摇。

  “瑞瑞知道瑞瑞很笨,他们都不愿意和瑞瑞一起玩,尘尘也讨厌瑞瑞吗?”白翊瑞非常受打击的低着头,连声音都低到几乎听不见了,尘尘也讨厌瑞瑞了,不会没有人愿意和瑞瑞玩的,白翊瑞难受的想哭,可是娘说,男子汉不能哭,要是哭了就没人喜欢了,可是瑞瑞本来就没人喜欢,应该可以哭吧?眨了眨眼睛,眼泪还是滴溜的掉了下来。

  “尘尘,不要讨厌瑞瑞好不好,瑞瑞很听话的。”眼泪没忍住掉了下来,白翊瑞就更加忍不住的开始哭了,直接坐在地上流着眼泪的抬起头看着坐着的云尘,他不想让尘尘讨厌他,他的胸口那里好痛好痛。

  “我于你之前并无交集,何来讨厌之说?”云尘无奈的看着白翊瑞,人间的人为什么这么多话,他说一句,白翊瑞自己靠想象就不停的在自说自话。

  “那尘尘是不是不讨厌瑞瑞了?对不对?”白翊瑞没听懂,可是他听到了尘尘说不讨厌他,破涕为笑,至于不让他叫他尘尘,他直接当做没听到,他就是喜欢叫他尘尘,只有他一个人能这样叫他。

  “恩。”云尘放弃跟他交流了,他吵得他头都有点痛了,以前一个月可能都没有这一天听的话多,也没有这一天说的话多,白翊瑞的思想逻辑很其他人的不一样,再说下去也只是无用功。

  “恩恩。”白翊瑞高兴的对白翊瑞笑着,白太师和刘淑华的相貌并不差,白翊瑞的相貌自然也不会很差,如果不是因为智力的缺失,也会是这京城美女的梦中良人。英挺剑眉,棱角分明的轮廓如果坐在那里不动不笑,也会非常的吸引人。君在身边,下一次再和瑞瑞一起用餐也是一样的。

  等夫妻俩到的时候,看到瑞瑞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喝粥,有些诧异,以前瑞瑞吃饭的时候总喜欢到处跑,吃一顿饭要花上双倍的时间,为什么在这里能乖乖的吃饭不出声?

  “白公子,打扰了,瑞瑞,在这里陪云公子吃饭也要和娘说一声嘛,让娘等了那么久。”刘淑华看着瑞瑞说话,心里诧异也没有表现出来。

  “恩。”云尘放下碗筷,对着他们两个点了下头算是打了下招呼,他们来了正好不用吃了。

  “娘,我忘了。”白翊瑞听到他娘这样说,低下头认错,他当时确实忘了娘还在等他吃饭。

  “你这孩子,真是一点记性都没有,吃饱了吗?”刘淑华无奈的摇摇头,这么多年,她也习惯了。

  “瑞瑞,我听说今天下午蒙家团会来这里表演绝技,你不是一直想看吗?我带你去看吧。”白太师诱惑着白翊瑞离开云尘,两天,这是当时他们说好的时间。

  “真的吗?下午会去哪里表演?我要去我要去。”白翊瑞高兴的大叫,连忙奔到白太师的面前,还是很早以前他看过一次,可是他们很少来这里表演,今天终于又可以看到了。

  “恩,他们在京城最大的戏园里表演,一直会到晚上才结束呢。”白太师摸摸白翊瑞的头,这个孩子太不知忧愁,这样也好,每天开开心心的。

  “尘尘,蒙家团来表演了,我们去看吧?”白翊瑞高兴的冲到云尘面前,眼神专注的看着他。

  “不去。”云尘看了看白翊瑞,看了一眼白太师,知道这是在让白翊瑞不在缠着我,顺着他的意思拒绝了白翊瑞。不过注定是还会有纠缠的,情劫岂是这么容易渡过。

  “尘尘,去嘛去嘛。”对着云尘撒娇,想让他陪他一起去看。

  “尘尘,娘陪你一起,走,我们去换衣服,让云公子安静会儿。”刘淑华过去拉着儿子的手,准备陪他一起去戏园看表演。

  “娘,好吧。”看着尘尘没有表情的脸,尘尘不喜欢看表演,好可惜,蒙家表演的那么好,有飞天的,还有遁地的,还有走钢丝的,好多好多,好厉害。

  拉着出去的时候白翊瑞还向后看了一眼,看到云尘根本没有看他,失望的转身跟着走出去。

  下人进来收拾掉桌上的东西出去之后,开始盘腿打坐,他没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做,打坐修炼是他生活中的唯一事情。之前在天玄宗的时候也只是偶尔出去找一些修炼材料或者宝物,找到了就回来,有时候找宝物的时候被伤,都是自己一个人疗伤,他没有寂寞或者孤独这种感情,一直都是一个人,身边忽然出现一直缠着他的人,他甚至觉得会有些烦躁,这是不属于他的情绪。

   白翊瑞被带着去换衣服,在家里他是穿舒服点的衣服,出去就需要换上正装,白翊瑞在换衣服的时候还在想着云尘,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放心,智力不足的他不懂这是什么感情,他只能跟着自己的心走。

  “尘尘,换好了没,我们走吧,过去还需要一段时间呢,我们早点过去可以坐前一点,对了,过去还可以先带你逛会儿,你不是一直想逛会儿吗?”刘淑华坐在瑞华院的大厅,白翊瑞就在房间里换衣服。

  这个瑞华院在当年,她花了无数的小心思,只为了让瑞瑞住的更舒服,瑞瑞喜欢赤着脚到处跑,冬天怕他冷,整个瑞华院都弄了地龙,让他冬天赤脚也没关系。桌椅的边角都用了颜色差不多的绒布包着,窗外种着四季桂,整个屋子都充满了桂花的淡香。多余的东西都没有,怕他乱跑撞翻东西伤着自己,可是这里却很温馨,这是一个母亲爱自己孩子的证明。

  “娘,我们去逛街,我要吃糖葫芦,我还要给尘尘买礼物。”白翊瑞听到说去逛会儿,很高兴的冲出来,衣服已经穿整齐了。

  “我的瑞瑞真俊俏,瑞瑞,只给云尘买礼物吗?”刘淑华真的有些嫉妒云尘了,她爱了瑞瑞二十年,他都没有心心念念着她,他们才认识两天,瑞瑞口里就不停的念叨尘尘这那的,唉。

  “娘,瑞瑞也给你买礼物,瑞瑞最爱娘亲了。”白翊瑞蹲着抱着刘淑华的腰蹦了几下,很是撒娇。

  “好了好了,就你乖,来,出去吧。”带着几个下人走出了太师府,浩浩荡荡的开始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