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公子,是有什么急事要办吗?”白太师看着云尘,如果他能留下两天,他就可以让瑞瑞放开他。

  “事倒不是很急,怎么?”云尘看着白太师,云尘心思聪颖,猜到了白太师的心思。

  “那能请云公子停留几天吗?犬子应该只是一时倔犟,真是不好意思。”白太师还没清楚这个人的身份,说话还保留三分。

  “好。”云尘点点头,只有这么做了,而且停留几天并没有问题。

  “瑞瑞,乖,你放手,云尘愿意在这里陪你,不信你可以问他。”白太师看着自己的独子,轻轻的摸着白翊瑞的头,让他听话。

  白翊瑞听父亲这么说,抬起头问云尘:“你真的愿意在这里陪我吗?”懵懵懂懂问着云尘。

  “恩。”云尘没有承认一直陪着他,他们修仙之人一但下了承诺,就必须去完成,不然会留下因果。

  “好,尘尘你答应陪我了哦,不准骗瑞瑞哦。”白翊瑞听到云尘答应了,高兴的抱着云尘的的胳膊跳了几下,大大的笑容绽放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他与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云尘忽然皱眉,刚刚他身上加了一道因果,悄悄掐指一算,就是刚刚的因果,他刚刚并没有答应这个傻子,为什么还会出现因果?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多的巧合加在一起,云尘再也不能忽视这个问题了,情劫之人难道就是他吗?

  “恩。”看来他暂时需要停留在这里了,这个凡人就是他的情劫之人!怪不得他会被他撞到,抓住他的胳膊也没有事,这一切的事就说的通了。

  白翊瑞慢慢的放开了云尘的胳膊,“嘻嘻,尘尘。”着迷的看着云尘的侧脸,他相信云尘不会骗他,他心里有这么一个声音在跟他说,不要离开他,他会陪着你一生一世,不会讨厌你,不会生你的气。

  “太师,那云尘就在府中叨唠几日了。”云尘对着白太师点了下头,凡事强求不得,也急不得,就算是情劫,也是慢慢来,情劫并不是一定都是可怕的,若是良缘亦可成为一桩佳事。

  “多礼了,来人,给云公子安排一间厢房。”让下人把云尘带到厢房去,他还要想办法让瑞瑞不要在纠缠人家了。

  “爹,我带尘尘去,他住我旁边,那个好多花的地方。”白翊瑞听到说带云尘去厢房,就拉着云尘的手向他的住处走去。

  “瑞瑞……”白太师皱眉,他隔壁的房间是刘淑华准备好给瑞瑞娶妻之后住处,就在隔壁,也方便瑞瑞搬过去。

  “夫君,你说瑞瑞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云尘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刘淑华看着他们两个远去,问着白太师,瑞瑞还是第一次这么坚持,她说话都没有用了。

  “夫人,我又何尝看不出这个云尘的不同,最近朝堂中的动静越来越大了,皇帝年事已高,下面的皇子又各有人才,此时北渊国来拜访目的也不明,希望瑞瑞这里别出什么乱子。”白太师拉着刘淑华的手坐上椅子,他们两个还不知道能护瑞瑞多久,让刘良川经常过来走动也是因为想让他以后帮着瑞瑞一把。

  “夫君,我们的瑞瑞以后可怎么办啊!现在已经二十岁了,可是让花媒婆找了三年了,都还没有愿意和瑞瑞在一起的,难道让瑞瑞孤寡终生吗?”刘淑华用手绢擦擦溢出的眼泪,只要一想起这个问题,她就伤心落泪。

  ^"看正-版!章节上。√酷1匠iH网po

  “夫人,这都是我造的孽啊,连累了瑞瑞,别哭了,到时候如果瑞瑞还是没有成家,我们就带着瑞瑞一起走吧。”白太师握着刘淑华的手安慰她,他虽位居太师,可是却没能保护得了儿子,连护他一生都做不到,这是他一生的遗憾。

  “尘尘,快来,这里很漂亮哦,每天都开着花花,尘尘一定会喜欢的。”白翊瑞高兴的拉着云尘的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他太高兴了,连刘良川的存在都忘了,乐极生悲,看到他的时候白翊瑞一噎,反射性的想把云尘藏在后面,因为以前刘良川都会把他喜欢的东西抢走,云尘绝对不能把他抢走。

  云尘刚刚看着没人,想用点小法术让白翊瑞放开他,没想到又碰到其他人了,刚刚想有点小动作的手又悄悄的放下了。

  “尘尘,你不准被他抢走,躲在我后面不要出来。”白翊瑞紧紧的抓住云尘,瞪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刘良川。

  云尘无视白翊瑞不停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对于尘尘这个称呼也直接无视了,看着白翊瑞非常紧张的人。衣着儒雅,面带微笑,身着一身白衣,连走路都透着一股温柔的感觉,可是云尘却看到他灰暗的灵魂,是一个碰过血的人,却伪装成君子般的人,应该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人。

  “瑞瑞,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很久了,姑姑说你出去了,这位是?”刘良川看着白翊瑞身后的漂亮男人,心里有些感叹,真是漂亮的人,可惜被白翊瑞这个傻子牵着。

  “表哥,这次你不准抢我的尘尘,我不会让你抢走的。”白翊瑞嘟起嘴巴瞪着刘良川,只要是喜欢什么,这个表哥一来就可以把他的东西抢走,这次他会牢牢地看住尘尘的。

  “尘尘??”一个男人怎么会叫这种名字?难道是小倌?刘良川有些恶毒的想,会被傻子乖乖的牵着,除了只要钱的小倌,还有什么人,何况这么漂亮。

  “对,就是我的尘尘。”白翊瑞瞪的有点累了,用另一只手擦擦眼睛,然后继续瞪着他。

  云尘看了一眼刘良川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他不会想到小倌那里去,可是也知道他绝对没往好地方想。也不想去解释什么,礼貌性的点了下头,从白翊瑞的背后走出来,拉着这只粘上来就甩不掉的狗皮膏药继续向前走。

  刘良川转身看着他们的背影,这个小倌还真是傲,这是特地培养出来的招揽客人了的吧,不过他还是比较喜欢那种温顺听话的,男人也不是他的兴趣。蔑视的看了一眼过去的两个人,向主屋走去,他还要去讨好他的姑姑姑父,以后的前途还有靠他们呢。

  人间被四个大国把持着,分别是东澜、南洹、西泗、北渊,还有四国旗下的无数小国。白翊瑞一家为东澜国白太师之子,白太师早年是自己一人打拼起来的,没有家族势力,所以在白翊瑞成为傻子之后又只有他一个独子,已无后继之人,所以白太师的势力渐渐没落,白太师因为白翊瑞已经心灰意冷,没有再去打理好自己的人脉关系。

  云尘的世界同样是由三大宗门、三大家族、和散仙这几大势力组成的,虽为修仙界,但和人间相比不差多少。为争夺资源和仙石,明争暗抢,死伤无数。

  白翊瑞把云尘带到他住的瑞华院隔壁的锦瑞院,“尘尘,你住这里吧。”白翊瑞讨好的看着云尘,然后把外面的小叶叫进来,“小叶,你去把我的绿豆糕拿来。”

  “是,少爷。”叶文墨看了一眼云尘,这个云尘竟然能让少爷把他喜欢吃的糕点拿出来,有时候连太师和夫人都不一定能要到少爷的糕点。

  云尘看着他动来动去,真是太好动了,很吵!“别吵了,还有,请别叫我尘尘,我叫云尘。”

  “尘尘~”白翊瑞可怜兮兮的看着云尘,嘴巴微微的嘟起,尘尘多好听,为什么尘尘不喜欢呢?

  “这位公子,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云尘看着白翊瑞,情劫之人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这是考验吗?他能看出他并不是装的,一个傻子怎么会成为他的情劫?

  “尘尘,我、我就是喜欢你,你别生气好不好?”白翊瑞敏感的感觉到云尘的心情不是很好,低着头扯着云尘的袖子摇了摇。

  “瑞瑞知道瑞瑞很笨,他们都不愿意和瑞瑞一起玩,尘尘也讨厌瑞瑞吗?”白翊瑞非常受打击的低着头,连声音都低到几乎听不见了,尘尘也讨厌瑞瑞了,不会没有人愿意和瑞瑞玩的,白翊瑞难受的想哭,可是娘说,男子汉不能哭,要是哭了就没人喜欢了,可是瑞瑞本来就没人喜欢,应该可以哭吧?眨了眨眼睛,眼泪还是滴溜的掉了下来。

  “尘尘,不要讨厌瑞瑞好不好,瑞瑞很听话的。”眼泪没忍住掉了下来,白翊瑞就更加忍不住的开始哭了,直接坐在地上流着眼泪的抬起头看着坐着的云尘,他不想让尘尘讨厌他,他的胸口那里好痛好痛。

  “我于你之前并无交集,何来讨厌之说?”云尘无奈的看着白翊瑞,人间的人为什么这么多话,他说一句,白翊瑞自己靠想象就不停的在自说自话。

  “那尘尘是不是不讨厌瑞瑞了?对不对?”白翊瑞没听懂,可是他听到了尘尘说不讨厌他,破涕为笑,至于不让他叫他尘尘,他直接当做没听到,他就是喜欢叫他尘尘,只有他一个人能这样叫他。

  “恩。”云尘放弃跟他交流了,他吵得他头都有点痛了,以前一个月可能都没有这一天听的话多,也没有这一天说的话多,白翊瑞的思想逻辑很其他人的不一样,再说下去也只是无用功。

  “恩恩。”白翊瑞高兴的对白翊瑞笑着,白太师和刘淑华的相貌并不差,白翊瑞的相貌自然也不会很差,如果不是因为智力的缺失,也会是这京城美女的梦中良人。英挺剑眉,棱角分明的轮廓如果坐在那里不动不笑,也会非常的吸引人。

  “少爷,绿豆糕来了。”叶文墨把绿豆糕交给白翊瑞,然后看着他会怎么做。

  “尘尘,吃绿豆糕吧,很好吃的,你尝尝。”白翊瑞拿着糕点就往云尘面前送,偷偷的瞄了一眼绿豆糕,好想吃,不过那是给尘尘也吃,不能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