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尘站在剑上看着人间的繁华,与修仙界完全不一样,虽然充满了浊气,可是却能感觉到时间百态,不一而足。

  人间界一般不会出现修仙者,两界隧道也是有人看守的,看守人看着是有名的云尘,所以没有拦他,本来要求是有文书确定可以下界,或者是在出窍期的正派修仙者亦可下界,如果连元婴期都未达到也不允许下界,隧道压力会将其挤压致死。

  云尘想了想,将自己的做了一番伪装,他这个样子下去一眼就能看出不同,而且他也不想被其他在人间界的仙友感知到。稍稍做了一番伪装,将自己的力量掩盖住,直接御剑而下,落在了下面的小树林中。

  云尘整了整衣物,换上了一身青袍,那冰冷如玉的脸也是普通了许多,不再那么毫无瑕疵。云尘轻轻的呼吸了一下人间的浊气,还存有一点点灵气,不过也是混杂不清的。

  没有在意方向,直接向前走去,慢悠悠的走了半个时辰,进入了人间的街道。此时已经是酉时了,街上却还是很多人,各种各样的人类,拥挤在一起,他们脸上有快乐的,有麻木的,有生气的,有恍惚等等的表情,与修仙界的人不一样。修仙就是修心,而修心都是让心保持平静,自然不会出现这么多的表情,云尘自开始修仙起心便一直是平静无波,高兴生气这些心情他从来就不懂。

  “糖葫芦咯,卖糖葫芦咯……”

  “这位公子,买个钗子给你的娘子吧。”一个小贩看到云尘,想拉住他推荐自己的钗子。

  云尘微微一动,感觉到旁边的小贩的动作,身体自动避开了小贩的拉扯。“不需要。”云尘生硬的拒绝了。

  云尘继续漫无目的的继续向前走去,走到哪里是哪里。忽然被身体被撞了一下,云尘惊讶的看着撞在他身上的人,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能撞上他?不过没等云尘想清楚,已经袖子一挥,把撞在他身上的人给摔在地方。

  “少爷!”一个穿着下人衣服的人紧张的把地上的人扶起来,左看右看他有没有摔伤。

  “小叶,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白翊瑞赖在地上撒泼,他才不要回去被琪表哥欺负呢,然后偷偷的看着四周,伺机再偷跑,忽然看到云尘,好漂亮的人,这是白翊瑞看到云尘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就发呆的看着云尘。

  云尘虽然已经尽量把自己弄的普通了点,可是在这人间却还是属于上上等容貌。

  云尘看着周围的人看热闹围过来,皱了皱眉,迈开脚想在周围的人围上来之前走开。感觉到袖子被扯住了,看着地方的人,“傻”是他对他的第一个感觉,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不过很干净,甚至比一些修仙之人更为的干净,这倒是让云尘有些刮目相看了。

  “你干什么?”云尘淡漠的看着白翊瑞。

  “你好漂亮,我要你!”白翊瑞看着云尘漂亮的眼眸看着他,高兴的说。

  “少爷,这种事怎么能随便说,老爷夫人都快急死了,咱们快回家吧。”叶文墨扶起白翊瑞,想带他回去,这是他的祖宗。

  “小叶,我不回去,我就要他,就要他!”白翊瑞死死的拉着云尘的衣服,他才不要回家,他要跟着漂亮的人。傻傻的他不懂什么,他只知道要什么就直接说。

  “放开。”云尘的声音冰冷,旁边已经围满了人,而他讨厌人多吵闹的地方。

  冰冷的话刺得白翊瑞的手一颤,不过他还是紧紧的拽着,他就是喜欢他,他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个人,绝对不会放手的。

  叶文墨也有点着急了,白翊瑞是太师府的宝贝独子,还是京城之中有名的傻子,但现在这么多人看到终归不是不好,“这位公子,能不能先随我家少爷回去,公子也不想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吧!”叶文墨看着云尘冰冷的脸庞,确实是个非常漂亮的人,或许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不好,但他确实适合这个词。

  云尘看着紧紧拽着他衣服的白翊瑞,不仅能碰到他,还能在他的威压下拽着他的衣服,而他并不想在众人面前用法力,也容易被其他仙友察觉到。只能无奈的点点头,拖着一只名为白翊瑞的傻犬跟上叶文墨的步伐。

  跟着叶文墨进了太师府,白翊瑞一直拽着云尘的衣服不放手,白翊瑞有一个特点就是绝对的执拗,连他爸妈都改不了他这个性格。

  叶文墨把白翊瑞和云尘带到太师和太师夫人面前,“太师和夫人,少爷拉着这位公子的衣服不放,所以小的只能把这位公子一起带过来了。”叶文墨弯着腰对着太师说。

  云尘看了一眼太师和他夫人,这就是人间中有权利的人?为着礼仪,云尘对他们点了下头。

  太师夫人刘淑华看到白翊瑞就扑上去想抱着他,可是白翊瑞拽着云尘的衣服就是不放手,“瑞瑞,娘带你去吃你最爱吃的千丝糕。”刘淑华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至今为止,她还是不能对15年的事忘怀。

  15年前,刘淑华带着5岁的白翊瑞在花园中玩耍,白翊瑞在树下玩着绣球,刘淑华就坐在凉亭中看着她可爱的宝贝儿子玩。哪知道太师的仇人之子偷偷进了太师府,恰巧躲在花园中的树丛里,看到小小的白翊瑞一个人在一起,摸到白翊瑞的身边抱起掐住他的脖子。

  刘淑华来不及救自己的儿子,只能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的儿子,可是他早已疯狂,小白翊瑞被掐得连连咳嗽。看到刘淑华哀求的样子很是兴奋,手上更加用力的掐白翊瑞,到后面制服他的时候,小白翊瑞被他摔在地上,本就受惊又被摔至脑内瘀血,导致白翊瑞智力受损,智力到七岁就再也成长不了。

  刘淑华想这件事只是一瞬间的事,而白翊瑞看着他娘扑上来,说带他去吃千丝糕,想跟着去,可是他又不想放开云尘,想起千丝糕他就流口水,看了一眼云尘,放开云尘他就会跑了,不行。以前就是娘说带他去吃百花蜜,让他放开小花(一只小花猫),然后他就再也没看到小花了。

  “这位公子,请问如何称呼?犬子多有得罪,请见谅。”白太师看着云尘,这般气质的人恐怕不是普通人,希望瑞儿不会惹上麻烦。

  “在下云尘,无事,我只是希望这位公子能放开我的衣服,我还要去其他地方。”云尘不卑不亢的说,情劫之人他还没有找到,但他自己是算不出的,因为这一劫必须自己去应。

  “好,来人,把少爷带下去。”白太师吩咐旁边的下人来将白翊瑞拉下去,这次确实是瑞儿做错了。

  白翊瑞本来心里还在天人交战中,到底是跟娘去吃千丝糕还是拉着云尘,忽然听到他爹这么说,旁边的下人也开始围上来,把他吓得一只手拉着云尘的衣服变成他直接把云尘的胳膊直接抱在怀里,像抱着宝贝一样盯着旁边惹到,怕他们把他的宝贝抢走。“你们谁也别想抢走,他是我的!”

  。酷/r匠gD网¤"唯一ix正版,其-他p√都),是盗Y,版.

  白太师听到白翊瑞这样说,气的直接瞪着他,臭小子。

  云尘感觉这个人紧紧抓住自己的胳膊,握了握拳头,平时都没有人敢近他的身,一是没有人敢,他年级轻轻就达到出窍后期的天赋,让人尊敬与害怕,二就是他讨厌其他人近身,有人靠近就会自然的出现冰灵气出来排斥别人的靠近。这个人确实太奇怪了,他靠近自己冰灵气居然没有出来。

  “放开我。”云尘僵着身子呵斥白翊瑞。

  “瑞瑞,放开人家!”白太师也呵斥白翊瑞,最近朝堂里的动静不是很平静,北渊的人来我东澜目的还不明,他怕这个人就是北渊国的三皇子,普通人家怎么可能养出这等气质的男子。

  “不要,我就不要,我就是要他。”白翊瑞看着平时宠他的爹居然吼他,泪眼朦胧的紧紧抓住云尘,他就是要云尘,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要他,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己不能放开他。

  “云公子,这……”白太师现在也真的没办法了,他对这个独子抱有非常的大的愧疚,所以清楚他都非常宠他,舍不得让他伤心。

  云尘也无言的看着白翊瑞,他想不通这个凡人为什么非要抓住他,他们才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对他这么执着?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放开我?”云尘看着白翊瑞,他已经看出这个人的心智并没有成熟,所以才会使他的灵魂格外的干净。

  “嘿嘿,你陪我好不好,瑞瑞想要你每天陪着瑞瑞。”白翊瑞对着云尘傻傻的笑着,要是能天天都和云尘在一起,他就觉得心里满满的。

  “我还有其他地方去,我希望你能放开我。”云尘已经猜到这个人的心智尚未成熟,所以才能拥有小孩子一般的纯净心灵,可是这并不能代表他会愿意为他停留。

  “不要!不要!不要!”白翊瑞倔强的看着云尘。

  “瑞瑞,你不想去吃千丝糕吗?良川要把千丝糕吃完了哦。”刘淑华哄着白翊瑞,刘淑华看着平时特别亲她的儿子亲密的抱着别人,还不听她的话,有些吃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