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夜奔

  林城的话让我心头一惊,低头一看,可不是吗,我习惯的坐姿让宽松的裙摆露出一片空隙,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白花花的大腿。稍远一点的话……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赶紧把双腿并拢,用手把支起的裙摆抚平。

  看到我窘迫的样子,林城连连摆手,“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的。”

  我一想也是,我坐的离桌子很近,林城坐在对面如果不刻意低头的话,还真就看不到什么。

  我第一次感受到做女孩子原来是这么的麻烦,羞涩的情绪让我低下头不敢与林城对视,林城也是有点后悔跟我说了这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皮,包厢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面对面静坐了一会儿,还是林城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欢子,你变成这个样子你以前的工作肯定不能做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聊了半天,这句话才是最有实际意义的,我想了想说,“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只是一百天之后就变回来,女生的这段时间只当给自己开了一个长假,有十万块的奖励在手,我就是吃喝玩儿都用不了,所以也没什么具体的计划。”

  林城听了这句话若有所思,眼神飘忽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少顷,他脸上又浮起一丝坏笑,“欢子,我要是你,就趁这段时间找妹子,女生更容易接近女生,就算现在你是女生什么也做不了,就当是储备资源,到时候没准能开个后宫。”

  一说起这个林城就眉飞色舞,异常的兴奋,对于他这个属性我也是没有办法,无奈的摇摇头,举起酒瓶和他碰了一个,才暂时止柱这厮滔滔不绝的演说。

  我俩又说了点无关紧要的闲话,瓶酒每人喝了四瓶,天要黑下来的时候,起身离了包厢。

  之前说好是我请客的,算账的时候却让林城抢了先,当着饭店老板的面,他打趣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哪能让你一个妹子算账,这传出去不是笑话吗。”

  我知道他是存心调侃我,有外人在,我也不好表露出来,让这家伙得意一回吧。

  到饭店门口的时候,林城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个酒店的老客户在店里等他。“这个时候还来生意。”林城嘴里抱怨着,脸上却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他跟我说:“欢子,我送你回家吧,从这儿到你们小区那段路太背。”

  这变成女孩子之后,我倒是成了重点保护对象了,以前的时候哪见林城对我说过这样关心的话。不过哥的身体虽然变了样儿,骨子里还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种戴着“有色眼镜”的关爱老子不需要。

  最W。新^章P节y上I酷!匠b`网

  “送什么送啊,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有事你就快走,少在这儿啰嗦。”

  “不行,你现在是女孩子了,晚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林城说着话瞪起了眼睛,我知道要是纠缠下去,又要唠叨个没完没了,只好说:“现在才几点,我不想回家睡觉,一个人在街上逛逛,待会我打个车回去。”

  林城听我这么说,也没了办法,只好嘱咐我一定要多加小心,看得出来他这个客户也挺重要,说完伸手拦了辆出租,急匆匆的走了。

  这时,街上华灯初上,流虹闪烁的灯光下,这座小城就像一个妖媚的女子在夜色下尽情的舒展着她迷人的身姿。

  然而,夜景虽美,我也没心思去看,想到明天就要回家去面对父母,我心里就紧张的要命,还有那个张博士,他究竟是什么人?我喝的这杯饮料是不是真像他说的那样在一百天之后就会失去药效?万一到时候变不会男人我该怎么办?

  这些事就像一团团乱麻缠绕在心里,思来想去一点头绪也理不出来。

  晚间少了白天的炙热,走在街上丝丝凉风舞动我黑色的长发,轻柔的裙摆也在夜风中翩翩起舞,有如一朵稚嫩的小花迷失在夜色弥漫的街头。

  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走进了那条狭窄的小路,这是一条未拆迁的老街,两边多见低矮的民居,到了晚上灯光昏暗,路静人稀,穿行其间的人不由自主的就心生寒意。

  不过,这条路我走了三年,轻车熟路的从来就没出过事儿。本来嘛,一个大男人,要钱没钱,要色没色,有哪个打劫的瞎了眼会打我的主意?多年养成的习惯完全让我忽略了一件事——现在的自己已完全不同。

  又是一阵凉风袭来,连衣裙被高高掀起,从未体验过的真空感觉让我一下子凉到心底,微酣的酒意瞬间消散。

  用手把飞扬的裙角压下,我自顾的笑了笑,女生又怎么样?老子照样天不怕地不怕。

  似乎是有意回应我心底这声呐喊,一声尖叫借着清凉的夜风从远处一个小巷里传来。那声音高亢尖锐分明是一道女声,它突如其来又戛然而止,在这偏街小巷里难道是遭遇了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当下寻着那道声音跑了过去。事关紧急,我几乎是拿出了职业运动员百米冲刺的劲头儿,狂奔中脚下的凉鞋一下下砸在柏油路上“噔噔”的响着,与之呼应的还有我狂跳的心脏。

  很快来到了发出尖叫的地方,那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巷口的路灯不知什么时候被淘气的少年用弹弓打碎了,黑暗中一切的事物鬼影幢幢,阴森可怖。

  我想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肯定不会在夜里独自一人跑来这种地方。

  在巷口站了一秒钟,好让自己的眼睛适应一下黑暗,随后我便看清了里面的情形。在巷子深处两条人影纠缠在一起,借着微弱的星光能模糊的辨别出那是一男一女。这时又有微弱的声音传入耳中,那声音很低,但低沉沙哑的明显是男声,另有窸窸窣窣的响动,好像是在撕扯衣服。

  我就是再傻,当时也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了。一股无边的怒火自心头升起,扯着嗓子大喝了一声“住手!”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

  男人似乎是想不到在这漆黑的夜里,偏僻幽静的小巷中还会有人来打搅他的美事,被我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紧接着我听到“当”的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金属物件掉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