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给林城留下了一道巨大的谜题。

  不出所料,几秒钟之后手机铃便疾风暴雨般响彻一片。

  干嘛,给我打电话想问个究竟,对不起,老子可没法跟你说清楚。

  我本想着先让林城急一会儿再做理会,只是当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名时,不由的吃了一惊,原来这个电话竟是老爸打来的。

  我估摸着,他这个时候来电话,多半是看到了银行发的打款信息。以前我往家里打款之后,都要打电话通知一下的。然而现在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自然是没有办法打电话的。虽然打钱的时候我也特意给他发条了短信,但是这次的钱跟以往出入太大,难免老爸不打电话核实一下。

  我盯着手机屏幕发了一会儿呆,开始后悔当时头脑一热就给家里打钱了,但是转念一想,就算没有这次的事,跟家里联系也是必不可少的事,总不能一百天的时间我都跟家人玩失踪吧?

  老爸不是兄弟,他的电话我不敢不接。

  “喂,您是高叔叔吧,我是小高的同事,他现在跟司机出去发货了,手机留在这里充电,有什么事您跟我说吧。”这变成女生倒是有意思,刚才跟好哥们儿扮自己女朋友,现在又跟老爸冒充自己同事。怪只怪,当初自己头脑一热干出这种事来,现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o最"~新.章E+节{上&w酷匠网A、

  老爸对这个说法并不怀疑,他说:“原来是欢子同事啊,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欢子这次往家里汇的钱比前几次多了不少,我想问问他是不是你们厂里涨工资了?”

  我心说,就我们老板那抠劲儿还涨工资,他少克扣点我们就得念阿弥陀佛了。不过嘴上却不能这么说::“高叔,这事我跟您说就行,工资倒是没涨,不过这三个月以来,厂里的活儿比较忙,经常是要加班加点的,有的时候甚至从早上一直忙到大半夜,这工作时间长了,工资自然就多了。”

  我跟老爸解释的过程中,手机提示又有电话呼入,这次没有意外是林城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电话现在才到,也许是被我霸气凌厉的行事风格给震慑到了吧?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每天干那么长时间,你们可别把身体累坏了。”听到这个解释电话那边的老爸放了心,转而又因为得知工作繁重担心起儿子的身体来。

  作为儿子,我当然理解老爸的心思,就说:“高叔叔,你不用担心这些,截止到这个月忙季也过去了,以后不会有那么大的工作量了。”

  老爸说:“那就好,不过你们年轻人在外面工作要多注意身体,过度劳累会生病的。好了,叔叔就不耽误你工作了,记得高欢回来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再见。”

  我嘴上应承着,脸上的表情却比吃了黄莲还苦,老爸你要我到哪里给你把儿子找回来?

  老爸这边刚糊弄过去,林城的电话还一直响个不停,我心情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步,一时间真想把手里的电话扔到窗外去。

  但是心烦对眼前的困境于事无补,该发生的已经发生,该继续的也还是会继续。

  “作为一个男人,遇到困难时绝对不能选择逃避,我们要迎难而上,想办法吧困难压倒。”

  老爸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但是现在我是真的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难道跟老爸说,我为了十万块的奖励,喝下了一杯处于研发阶段的药水才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是以后还能变回来,怕是有着严重传统思想,重男轻女的老爸不会容我把话说完,本人就已经被他打成残废。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对呀,我是可以变回去的。就算这话不能跟老爸讲,跟最好的兄弟透漏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何况我现在急需一个狗头军师来出谋划策。

  这次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在脑子里权衡再三,觉得眼下也没别的出路可走,也就顾不得被他发现我的秘密后如何嘲讽,下定决心接通了电话。

  “欢子,你小子可算接电话了,快告诉哥刚才那女孩怎么回事啊?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林城被我吊起了胃口,连珠炮一样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说:“欢哥现在还在厕所里呢,你要找他就到家里来吧。”

  变身这么重大的事情我可不想在电话里跟他说,所以暂时还得扮演之前的身份。

  林城一听却是急了,“我说妹子你可真能拿人开涮,老家离这里有几十公里,为了几句话的事情,你居然罚我专程跑一趟。”

  看来谎话说多了,自己都记不住,这不一着急我就把前面的茬给忘了,忙跟他说:“刚才骗你的,我们一直在城里根本就没回家。”我知道这几次三番的较量,林城已经信不过我,就把微信打开给他发了一个位置过去。

  “潇洒哥,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林城的门店和我所在的小区相距不远,十分钟之后他就摁响了我家的门铃。

  打开门,就见他面色不善的站在那里,看到我之后脸色稍有缓和,他探着脑袋朝里看了看,“高欢呢?”

  我说:“他知道你要来,在厨房准备酒菜呢,先进来坐吧。”

  林城一脸疑惑的进了房间,我随手便把门关好,并上了锁。

  看到这个举动,他更是惊诧莫名,“哎,妹子,你锁门干什么?”

  明明心里很乱,看到他这个样子,我肚子的坏水又不可抑止的冒了出来,故作娇媚的用手轻抚着他的肩头,我嗲声嗲气的说:“潇洒哥,跟你说实话吧,高欢根本就不在,这半天一直是我在跟你说话。妹子我没有别的意思,一直听高欢说你人长的帅,品质好,又有能力,心里仰慕已久,刚才一视频发现果然是帅哥一枚,就想跟哥哥你潇洒一把。”

  虽然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是也可以想象出这个时候必然是娇媚可人,柔情似水,配上这副绝美的皮相,就算铁石心肠的男人也难以抗拒。

  可是我太了解林城了,重义为天的他绝对不会染指兄弟的女朋友。

  果然他看到我温柔到要化了的表情就像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洪水猛兽,触电般甩开我搭在他肩头上的手,面色惊惶道:“朋友妻不可欺,妹子这个玩笑可开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