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士看我在那儿发呆就要在那儿提醒了一句,“姑娘,你可要记住我的话,千万要珍爱自己的身体,不然到时候变不回来,可别找我哭鼻子。”

  尽管心里对此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还是十分坚定的点点头,“没问题,我肯定会做到的。”

  张博士见我表了态,也不再多说,她嘱咐我要收好那张银行卡,又把密码说了一遍,并说她一开始之所以并不给我钱,是因为还不确定我能不能接受这次任务。

  我这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她为什么会偏偏选上我呢?

  我跟张博士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张博士饶有深意的看着我,“这倒真不为什么,要非说的话,就是缘分吧,昨天这个初步成果才刚研发成功,今天我就撞上了你,那选人不如撞人,这个幸运者就是你了。”

  说完她转身上车,打着火朝我挥挥手,说了声再见,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身影,我忽然又有点不踏实,也不管隔着发动机轰鸣的噪音她能不能听到我的话,扯着嗓子喊道:“张博士,你说的发生关系具体指什么啊?”

  不知是我的嗓门高,还是她的耳朵灵,总之隔着六七十米的距离,她听到我喊话,立马一个急刹把车停下,回过头来跟我嚷道:“傻丫头,这个当然指的是男女间最私密的事了。”

  本来在大街上吼这么一嗓子就已经够奇葩的了,更要命的是在张博士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原本磁性的女中音突然变的粗犷起来,再看时那个性感的混血美女又变回了之前的胡子大叔。

  亏得这里地僻人稀,眼前的一幕没人看到,不然的话,我俩怕是有幸要登上今天新闻报纸的头条了。

  “丫头,大叔喝的剂量小,所以马上就变回来了,你只要按我说的做,也一定会变回来的,保重了。”

  胡子大叔又朝这里吼了一嗓子,之后开着车一溜烟的走了,空旷的街上只留下我望着他远去的方向发愣。

  虽然之前有思想准备,但是真的变成女人这单位回不去了,直接等于失业,我的亲人和朋友这段时间也要避免接触,那这一百天也是不短的日子呢,我究竟要如何度过呢?

  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发了一会儿呆马上想到了他给我的那张银行卡,那可是真金白银的十万块,有了这笔钱,老子去哪不照样活的滋润。

  一边盘算着怎么合理的利用这笔钱,一边往回走,一路上不少人向我投来怪异的目光,也是,这么年轻漂亮一女孩穿一身脏兮兮的男装招摇过市,不被人当成神经病才怪。

  酷c匠W网唯一s正w版,-其他u都是cA盗版

  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这些俗人一般计较,低着头快步走回刚才放电动车的便利店,眼下虽然有了十万块,这车咱也不能随便扔了呀。我从衣兜里掏出钥匙就要把车骑走,哪知我的手还没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就被身后从便利店里跑出来的店主拦住,“姑娘,你先别动,这车好像不是你的吧。”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张口就说,“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你忘了老板,刚才就是我把车放在这儿的。”

  胖老板上一眼下一眼的把我打量了一番,“别说,这身衣服倒是挺像的,可刚才在我放车子的明明是个小伙子啊。”

  我一听这话才明白过来,心说,看不出来你这便利店的老板还挺负责任的,要是换做第二个,这车放这儿谁爱推谁就推,反正跟老子一毛钱关系没有,才懒得管这闲事呢。

  这样一想,我不禁对这胖老板另眼相看,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难得还有人具备这样的品质。

  “老板都怪我没说清楚,刚才在这放车的人是我哥,我是他妹妹,现在他没空,我替他把车骑走,不信,你看我这有钥匙。”说着我把钥匙插进锁孔,一拧仪表就亮了起来。

  胖老板见状也不再怀疑,就跟我说:“姑娘别怪大叔多心啊,现在这世道坏了,特别咱们这一带地处偏僻,不远就是工业区,外地流动人口太多,治安方面一直不好,刚才我见你低着头慌慌张张的走过来,还以为是偷车的呢。”

  对此我只能暗自苦笑,毕竟刚才为什么那番表现不能跟他说出口。

  胖老板又问我:“对了姑娘,刚才吉普车撞上你哥哥的时候,我在屋里看了个闷真,你哥他现在没事吧。是不是人送医院去了?”

  这人不但有责任心,还是个热心肠,我不忍让他为我担心,随口车了个谎:“我哥他没事,就是衣服脏了,让那个司机跟他一起买衣服去了。”

  胖老板冲我笑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完转身就要回店里。

  见他走了,我也暗松了一口气,上车准备离开,没成想,那道臃肿的身影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他一张胖脸上带着疑惑,“姑娘,你一提衣服我想起来了,你这身怎么也脏成这样,难道也被人撞了。”

  呀,碰到这么周到的人,我也是无语了。当时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解释,就装出有急事的样子,“对不起啊,大叔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昂,这事儿回头再跟你解释。”

  我话还没说完,手一拧电门,电动车脱缰的野马般窜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