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从看到大胡子慷慨的拿出两万块开始,觉得他整个人的动作都是帅的。因此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满面的春风,全没有一点索赔者的犀利。

  胡子大叔则是在确认我没什么事之后,哈哈一笑,告诉我他已经没钱了。

  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没钱了你装什么逼啊?敢情手里就两万块,你就敢一下全撒出去啊,真不知道这人是神经病还是怎么滴,你不知道还有一个最严重受害者没有赔付呢吗?

  EZ看&正版章节上o酷匠、N网

  心里想着,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没钱怎么办?我这身衣服可是昨天在海澜之家新买的,三千多块呢(其实就是二百多的地摊货),还有你别看我这辆电动车不起眼,是专程托人从澳门捎回来的限量版,不提成本光运输费就花了一万多(其实这就是我花四百块在旧货市场买的一辆二手车,骑了两年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响)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我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今天要是不给我满意的答复,这事没完。也不是说我这人就想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的讹他一笔,实在是他这做法让人难以接受,先前两个女人兵不血刃的就拿走了两万块,轮到我这里他却是一毛不拔,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

  你特么的不就是看我一个大男人好说话么?

  这时,过路的行人见这里出了交通事故也是三三两两的围拢过来,尤其是有人看到了刚才大胡子挥金如土的一幕,更是兴致勃勃的想看着他对这件事如何处理。

  胡子大叔似乎是被我的话给镇住了,或许他是怕围观的人多把交警引来,总之看他脸上略带惊惶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不想把影响扩大。当时我就摸到了他的软肋,你不是不想给钱吗?那老子就越是给你宣扬,把交警招来虽说赔不了太多的钱,但是买身衣服还是可以的吧?

  这样想着,我就大声的对身边看热闹的人说:“打家给评评理啊,他把我撞成这样,一分钱也不陪就想走人,你们看我这身衣服都成这样了还怎么穿啊?你看我的车都让他撞坏了……”

  我到底不是专业碰瓷的,只是如实的说衣服和车给弄脏了,并没有说身上哪里不舒服。就连有好事的围观者好心提醒,我还是不解其意的跟人家说,我没事,就是给撞倒弄了一身泥,一点伤也没有。

  我想那人肯定在心里骂我傻逼。

  不知胡子大叔是真怕了,还是他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他跟我说:“年轻人,我的意思只是说现在我身上没带钱,可是银行卡我带着呢,走,你跟着我到银行取钱去,五万块够吗?”

  我一听原来是这个意思,当时又转怒为喜,忙不迭的说:“够,够,当然够了。”

  以防大胡子是缓兵之计,我把电动车放在路边一家便利店的门口,坐上了他的吉普。

  往前开出一段路,在一个空旷无人的街角,大胡子把车停下。我一看周围根本没有银行,还以为他看错了,就提醒道:“哎,大叔,这里没银行,咱们再往前走走吧。”

  大胡子却是呵呵一笑:“年轻人刚才我是骗你的,其实我是真的没钱了……”

  我一听是真急了,你这家伙敢情是我拿我当猴耍啊,当即打断他,“没钱好,我现在就报警,你这辆老爷车连个牌照都没有,我看被交警抓住少说也得拘你半个月!”

  大胡子这时把墨镜从脸上摘下来,露出了一双狭长的眼睛,我发现他的眼珠还有蓝,莫非这家伙还有外国血统?

  只是一转念我又想,管你什么血统,今天不赔偿我的损失,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走。

  大胡子把眼睛插在前胸的衣袋里,又掏出一盒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支,点上吸了一口,跟我说:“年轻人别急,等我把话说完,虽然没钱给你了,但是我这里又一次改变的命运的机会,不知道你想不想要?”

  改变命运的机会!你以为你自己是救世主?还是说咱们现在在拍电影?

  不过看他刚才出手阔绰,出了事之后神态举止一直很稳重,看着也不像是神经病。万一他要真是个有个性的大集团的老总,给我安排个体面的工作,那可是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

  想想也没别的办法,就问他:“什么机会?说出来听听。”

  大胡子并不急于回答我这个问题,他吐出一个烟圈,反问我:“你平时看小说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会问起这个不找边际的问题,但为了那个所谓改变命运的机会,还是耐着性子回答:“看,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看小说的。”

  他又问:“那你有没有看过另类一点的,比如变身题材的?”

  没想到他第二个问题更加奇葩,我不耐烦的看着他,与他眼神对视的时候,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这种感觉给我带来了强大的压力,迫使我只能继续回答下去,“看过几部,不算太多。”

  大胡子又吸了一口烟,“跟你说,其实我一直都在研究关于人类性别的问题。”

  我一惊,难道眼前这个粗犷的家伙还是个科学家?

  大胡子没在意我惊诧的眼神继续说:“经过多年的研究,我发现不管是现实还是文学作品当中,所谓的变身大概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我称他为‘隐晦的药物’简单的说,就是一些易性癖或者,或者是想改变自己的身体而获取利益的人群,通过服用或注射大量的药物而拥有一些异性的特征,这方面的代表人群,泰国的人妖,但是这种变身是不完全的,他们到最后还是男人。”

  听到这么重口味的话题,我不禁有些反感吗,暗想,这家伙真是变态,这世界上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他不研究,非要专心这恶心的东西。不过恶心的同时3,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继续听他说。

  “第二种情况,我也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冰冷手术刀’关于这一点我想你应该能猜到,就是那些欲望强烈的易性癖患者为了彻底改变自己的性别,通过手术彻底的改变自己的身体构造,我认为这也是人类性别史上很重要的一步。不过这种所谓的变性也只是外表的改变,也不能算是完全的变身。

  这第三种就完全属于人类的臆想了,也就是小说里描写的变身,这种变身的描写五花八门,有穿越、事故、吃了特别的东西……但不管情节如何离奇,我发现故事里的主角没有一个是自愿变身的,所有人在这个领域里都是处于被动……”

  听到这里,我完全失去了耐心,“您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我这是个普通人对你的研究成果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就说吧,咱俩的事怎么解决?”

  胡子大叔说,“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了解一下关于变身的历史进程,现在你既然不想听了,那我就开门见山。”他说着又拉开黑包的拉链,有了上次的事,我本能的以为又是整沓的钞票呢,眼神也被吸引了过去。

  谁知这次,胡子大叔从里面拿出一瓶饮料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就是一瓶普通的红茶。

  你这是什么意思?三块钱一瓶的红茶就想把我打发了?

  胡子大叔却是很平静的看着我,“把它喝下去,做第一主动的变身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