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被李毅关着,今天倒好,被莫轩逸关在了袁征益府上的房间。

  我不知道他要什么时候出发前往京城,不过我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近些日子,莫轩逸是打定主意不与我说话了。

  L/酷?$匠网正版首d发

  还是认为我胡搅蛮缠,认为我一心要逃,所以也干脆不理会我了吗?

  尽管我在房间里乱摔东西,乱喊乱叫,赌气不吃饭,或者不顾仪态地聒噪:“莫轩逸,你回来!”莫轩逸就是雷打不动地不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要对我冷酷到底了吗?

  莫轩逸,我都想明白了,你我叔侄也好,家国敌人也罢,隔着怎样的宿命牵连,我们不还是走到了一起吗?我会好好地养好身体,我们白头到老。你若是回到宫里,我就在深宫陪你一辈子。一个人是孤独的,两个人在一起,就可以相互温暖了。

  而且,我们不是从小到大一直这样相互温暖的吗?

  我出不去是个问题。楚家的人因为我的缘故全部被关押,我也有点对不起楚清楚秀两兄弟。

  另外,青玉还呆在李毅的府上,我想让李毅把青玉带过来。随我回宫是不可能了,除非他愿意做个太监。不过,还是可以随我到京城的,拜托其他人能不能照顾一下他,让他受到应有的教育和养护。

  关了两日之后,我到底是受不住了。在门前来来回回不肯停歇地走了好久,走得越发心烦意乱。

  突然,我看到门缝里递出了一张纸条。

  管他是谁,我把它摊开,看见里面就写了两个字:“装病。”这字,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错乱,这不是袁征益的字体吗?

  装病,想得不错。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有时候我会认为我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发作,身体也没有出现什么毛病,出来闯荡一番,明显比在深宫大院里呆着要强健多了。

  这话我还是说给自己听吧,若是让莫轩逸听了去,一定又要认为我想逃出去。他还真是敏感多疑。

  接下来,关键就要看我演戏的水平了。

  门外的侍卫丫鬟们,只听得里面一阵叮叮咚咚、哗哗啦啦、摔东砸西的乱响,知道里面那个皇上心头上的主,又开始闹腾开了。

  虽然他们不具体知道到底这位主子和皇上之间到底闹出了什么矛盾,不过明显感觉到,皇上自从看到这位主子回来之后,心情好多了,眉头展开了,额头的阴郁之气也散开了。

  只是不明白,皇上既然已经放下了心,为什么不过来看看这位娘娘呢?明明一路上都思念得紧,紧张得陪侍在旁边的人,都跟着提心吊胆,大气不敢喘一下。哎,圣意难测啊。

  摔得正高兴呢,怎么里面突然没了动静呢?戛然而止,仿佛琴弦倏然断裂,总让人心里很是惊悚和惶惑。

  大家大眼瞪小眼,相互表示,要不进去看看?

  于是,轻轻地把门打开,率先进去的那个丫鬟“啊——”地大叫了一声,一群人立马一拥而上。惊恐地发现,这位主子竟然倒在地上,面容苍白,嘴唇紧闭,已然失去了意识。

  几个人惊惶地叫着“娘娘,娘娘”,几个人站起来往外跑,说着:“禀报皇上。”还有几个人机灵一些,出主意道:“赶紧把陈太医叫过来。”

  所以,我现在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不知道,待会是莫轩逸先过来还是陈考先过来。装病是个技术活,有点心累。

  没想到,莫轩逸和陈考老头竟然是一起进来的。我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帷帐之外的陈太医,心里默念了一声对不起,为上次我离宫之前把他砸晕的举动。希望没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

  我感觉到莫轩逸坐在了我的床沿上,从锦被里拿出我的手,对一边的陈考说:“你好好看看,她这些时间一直在外漂泊,不知道身体情况如何,如今,你定要好好诊治一番。”

  莫轩逸居然会那么恭恭敬敬地和陈考老头说话,话说以前,不都是动不动就用人家全族性命威胁吗?

  陈考这厢说:“娘娘离开的这段时间,老臣精心研制出来了抵制之前生死符毒性的药方,我想,若是按照老臣的这个药方服用下去,再加上用心调理,娘娘的身体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陛下不用担心。”

  怪不得莫轩逸开始学会迁就老太医了,原来是老太医能够帮我把病彻底治愈。傻瓜莫轩逸,竟然为了我的身体学会温和谦敬了。我的心里不禁漾起一阵温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晾晾她,不能总是这么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