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给他倒了一杯酒,问道:“公子,一看您就是王孙贵胄、官宦人家,这谈吐气质,果然与一般的俗人不一样,不知道,公子怎么跑到江南的这个小妓馆里寻乐子?难道吃多了大鱼大肉,想尝尝清粥小菜?”

  他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旋而将我一把拥入怀,脸色仍是木然,语气还是冷硬:“你问那么多有的没的,不如赶紧陪陪我,本公子时间不多。”

  我一下子从他牵制不紧的怀里跳脱了出来,一边后退一边说:“公子,你不要急,春宵苦短,容我再问你几个问题。比如,公子,你是只喜欢男人吗?”

  若是他只喜欢男人,想找个香火兄弟,我就直接告诉他,我是个女人。趁着他出去找人,我找个窗户跳下去,能跑多远跑多远。若是他男女通吃,荤素不忌,还真是难对付!

  他上前一步,攥住我的手腕,把我扯了过去,面无表情地说:“我男人女人都不喜欢。”

  您都不喜欢,您到这里来干什么?花了五千两银子,大爷您真会开玩笑!

  这人此行目的很是纯粹,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合眼缘的,来上啊。我怎么好巧不巧,撞上了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怪物。

  我还在不休地挣扎,却难敌他力气,眨眼间就被他按倒在了床上。按倒也就算了,还是背对着他,脑袋都被压在枕头里了,若是不伸直脖子,简直是要闷死我。我精神大悚,这是要鸡奸吗?

  i最新_;章H%节上|K酷3匠#@网

  如此得心应手,你还说你不喜欢男人?

  我不死心地把头转向他,求爷爷告奶奶:“大哥,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从京城过来的,我从皇宫里逃出来的,我是宫女,年纪大了不讨喜了,想出来还不放,所以想尽办法买通了当值侍卫才跑了出来。我是个女人,大哥,你出去随便找个男人把你心里的火浇一浇就行了,这事我真帮不了你。”

  那人手下没停动作,嘴上继续说着:“你们大兴宫里跑出个宫女我不知道,但是跑出个娘娘我倒是知道的。你难道是那个娘娘不成?”

  你们大兴?这人不是大兴国的人?这人是龙玉国的人!

  而且,还知道京城里跑了个娘娘,消息也是相当灵通。一个龙玉国的人,竟然对大兴国皇宫发生的事情那么熟悉,还姓李,还痛恨所有姓莫的人,这人难道——想着想着,我就说了出来:“阁下和龙玉国丞相李企是什么关系?”

  不说不行,这人已经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面了。迟一会,当真是贞洁不保。

  这下,他才停了下来。反手把我的脸扭了过来,厉声问:“你怎么知道龙玉丞相?”

  我笑着说:“阁下刚才说了,宫里面跑出个宫女不知道,跑出个娘娘倒是知道的,如果没有想错的话,我大概就是那个你口中落跑的娘娘,赐号:平妃。”

  他将我一把翻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将我前襟扯了开,直到看见里面的裹胸布才罢休。

  我忙不迭地七手八脚地阻止他,慌乱地嚷着:“哎,哎,哎,你不要动手动脚的啊!”

  他冷笑道:“真是漂亮,没想到大兴国的皇妃竟然被卖到了市井的男妓馆里,要是传了出去,肯定要被笑掉大牙!”

  我把胸前的衣服合上,没好气地说:“我也没见你把你的两颗大牙笑掉。”

  我想起身,但是这人仍然没有放开我的意思,弯着身子在上方俯视着我,一脸的傲慢:“你说,我要是把莫轩逸最喜欢的妃子给上了,他会怎么想?他还会不会要你,他就是要了你,也是捡拾我用过的玩意儿,有趣,真是有趣!”

  这人还认识莫轩逸?敢直呼当朝皇帝的姓名。敢与莫轩逸争抢女人,看来是龙玉国的皇室贵胄。难道是丞相李企的儿子?

  我一点都不嘴软地回应道:“想必,你也是个可怜人啊。你的心爱之人一定是被莫轩逸占了,所以才在这里想着上他的女人。或者说,你的心爱之人,也不怎么喜欢你吧,一厢情愿地跟着莫轩逸就走了。让我想想啊——”

  我故作沉吟道:“这大兴的皇宫里,还数得上名姓的,还是从龙玉国过来的,是哪位妃子呢?玉如珂吗?”

  我不出所料地捕捉到这人眼睛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哈哈,碰到情敌了。

  他一手握住我的脖子,逐渐收紧,脸上尽是愤懑之气。

  我仰着脖子,费力地说:“被别人说到了痛处要杀人灭口吗?你虽然是龙玉国的人,在大兴国犯了案,即便有你的丞相老爹给你撑腰,恐怕你也不能任意妄为吧!那个时候落在莫轩逸的手上,你跟个秋后的蚂蚱一样,还能蹦跶几天呢?还有,咳咳——”

  这人手劲一点都没有放松,真要害命啊。我也就烂命一条。

  我憋着气说:“杀了我简直易如反掌,若是拿我去逼迫莫轩逸把玉如珂放回来,岂不是还有点用处?据我所知,如妃在大兴的皇宫里活的可不是很开心啊。”

  “碰——”的一声,这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竟然把我摔在了床柱上,害我半天都头昏眼花,目不能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