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时候,婚礼的宴席已经结束了。

  袁征益打算回府,并问我,是否要和他一同回去。

  我还是选择在外面荡着,否则在袁征益的府邸,若是被莫轩逸逮着了,就解释不清楚了,说不定又给袁征益带来什么不幸的牵连。

  um看T正8版'章)i节上3酷匠@!网~

  袁征益只是叮嘱我,要早些回去。或许给莫轩逸去一封书信也是好的,最起码他不会如此担心。

  我发现过去了那么久,袁征益好像对莫轩逸看得愈发明白,而我却逐渐模糊,看不清晰了。是因为离的太久,太远的缘故?

  还是找不到楚清,真是不知道他到底躲到了哪里。

  来到楚清房间,发现房门紧闭。往里面叫了几声,也没人理睬。

  试着推了一下,房门却很轻易地被推开了。房间里很干净,收拾得很是齐整,素雅清洁,就像住在这个房间的人一样。

  扫视一周,在靠近窗台的书桌上找到了两封信,一封是写给我的,一封写给了楚秀。

  这样看来,楚清应该是第二次逃开了。怪不得,房间里已经像是少了他的气息一般。

  我把给我的那封信拆开,信里这样写着:常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权且把我忘了吧,也无需费心寻我。人要是想要躲开的话,是任谁都找不到的。

  (这句话说得很对,可我着实不明白,为什么我逃到天涯海角,莫轩逸都可以找得到我。好像我身上与他生出了莫名其妙千山万水都阻隔不断的感应。)

  真是让你看了笑话,本来想带你到家里喝一杯喜酒的,结果被你撞见了如此尴尬的一幕。如今,又将你一个人抛在偌大的楚家庄,我这个朋友却已经走开,这一点我也要道歉。不过你不用担心,家父和楚秀也会好好招待你的。

  这件事情,其实不怪楚秀,也不存在什么逼迫的情形。我一手将楚秀带大,楚秀有什么事情,我都会了解得清清楚楚,而且是首先知道,除非我故意装作不知。所以,我怯懦地隐藏了很多年。

  或许,楚秀本不该生了这种心思,只是因为我的教育方式出现了问题,楚秀才会极度依赖我,才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

  但万事都有挽回,楚秀尚且年轻。我相信,随着年月长久,我离开之后,楚秀肯定会回归正常的妻贤子孝的生活,而我,仅仅是一个多余的人罢了。

  常安,看得出来你也有自己的心事。如果猜得不错的话,你也是在躲避着某一个人吧。所以才绞尽脑汁地从京城一路随我来到江南。

  作为一个兄长,我还是想告诉你,常安,如果可以去爱,就不要逃开。毕竟,这个世界上能找到一个倾心以待的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可能会明白得多。可惜我明白的时候,为时已晚。

  这个世上,最难的事情,不是找到值得你爱的人,最难的是,如何看清自己的心。

  祝君好。

  署名:楚清。

  今天晚上,我猜,楚秀是不可能过来了。他还有他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可能脱得开身?楚清也定然是想到了这一点,知道我会捷足先登,所以才会如此放心地把两封信放在书桌上等着我们来拿吧。

  一个人的洞房花烛,另一个人的天涯海角,怎么想,都感觉心里不顺遂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等一等,男主总会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