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造孽这个词语,我已经很熟悉了。

  想了想,楚秀原来也是一个可怜人啊。自己爱上的人却是不能爱的人。他现在的处境应该与莫轩逸一样吧。

  放弃,就意味着斩断思念,抹除记忆,仿佛生生地将自己的双臂双足齐齐断掉。这样的疼痛,我还未见得有一个人可以承受。

  “娘?她早就死了。爹?他每天除了寻欢作乐,知道关心我们吗?我要做的便是我想做的事情,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又何谈什么爹娘的颜面?”楚秀不屑地说道。

  `更}新最"“快上`+酷s/匠8网)B

  良久,我听见一声惨呼,于是赶紧把门撞开,不成想,眼前的一切更是让我瞠目结舌。

  我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楚清半卧在床上,头发散乱,前襟被撕开,露出大片的胸膛。

  楚秀则跌坐在地上,衣服也不怎么齐整,最显眼的莫过于,嘴角的一抹血迹,尚且嫣红,尚有汩汩鲜血从嘴角溢出。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这是咬舌吗?

  楚秀看到我冒失地闯进来,脸上像打了几层寒霜,怒吼着:“给我滚出去!”

  我呆立片刻,不知是走是留。

  这厢,楚清冷漠地说了一句:“楚秀,从我房间滚出去,否则我自然有办法再出去躲个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不会再见到你。”

  楚秀冷静地看着楚清的举动,没有任何动作。

  楚清却从枕头下面掏出了一个物件。月光下,闪着幽幽的寒光。

  一把匕首。

  他比在了胸口,就那样冷冷地看着坐在地上的一脸狼狈的楚秀。

  楚秀没有再说话,站起身来走了。

  我愣愣地站在房间中央,不知如何出言安慰。

  只听见,楚清的声音响起,如月光一般幽冷,如清笛一般寂寥:“你没有想到吧,楚秀他喜欢的人竟然是我。”

  我摇摇头,又慌乱地点点头。

  “从小到大,他都腻着我,我从未想到,他对我竟然生了这种心思。对待碧兰,我也只是当做妹妹,碧兰喜欢我,我是知道的。那个时候,楚秀对爹说,他要娶碧兰,我以为他是真心爱她,没想到,只是一时赌气。”

  他呵呵地笑起来,胸腔似乎都震动起来。

  “真是个笑话!订婚那日,楚秀喝醉了酒,跑到我的房间大吵大闹了一番,我才后知后觉,自己一厢情愿的成全却成了最大的笑话。是我,把三个人都推到不幸的境地。”

  “楚秀他行事鲁莽,容易冲动,碧兰却知书达理,识得大局,我本想着,这两个人,我最疼爱的弟弟妹妹,能够成就一段为人艳羡的天赐姻缘,没想到,落到最后,谁都不幸福。”

  “今晚,楚秀是不会回来了,常安,你也回去吧。明天的事情等到明天再想办法解决吧。”

  楚清自始至终没有抬起眼睛,不过,我却想象得出他眼里的落寞和痛苦。

  我又想到那个两年之前也是同样一厢情愿的自己,不知不觉之中,我们都沦为了命运的玩偶,掉进了悲剧的漩涡。

  楚清需要安静一下。我默默地替他合上了房门。在门口站了一会,才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想来想去的,却只有莫轩逸。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被血缘禁忌所牵绊的人,并非只有我和莫轩逸两个。我如此自私,不顾后果,是否也同样伤害了莫轩逸的心?

  他去了龙玉国,现在回来了吗?会出来找我吗?

  我希望他不要出来找我,直接把我忘掉。又矛盾地想要让他出来找我,但是不要找到我,或者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死掉了。再或者,也许他是找得到我的,那个时候,我活的好好的,然后,我们两人一起回家。回到那个我从小到大一直生活的地方。

  我希望莫轩逸能从龙玉国带来我想要的消息,我们就成了普普通通的男女,我心里可以放下一切,我们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换个环境让女主适应适应,总是逼她逼得太急,容易炸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