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事情找上门,那就会接二连三。

  楚秀走了之后的第二日,我一开门竟然看到了一个女子。

  十七八岁的年纪,温婉端庄,两只眼睛像是含着雾气的湖面,纯洁得让人心疼。

  她看我出来,向我微微一笑,柔声说:“这位就是大哥的朋友——常公子吧?”

  我赶紧回道:“姑娘叫我常安就好。不知您是——”

  “我叫碧兰,是大哥的表妹,马上,也会是弟媳了。”不知道为何,她说到后面几个字,像是喉咙被撕扯了一样,挣扎着说不出来。

  这不就是楚碧兰吗?我当即反应了过来。

  话说,昨天你丈夫才来找过我,你今天也来找我,你们俩是约定好了的吗?我在心里嘟囔着。

  而且一个即将过门的新媳妇,出现其他陌生男子的房门前,这个真的不影响吗?

  酷匠H网◇O永t久b免)●费+%看K#小说;&

  楚碧兰大概看出来我内心的惶惑,温言道:“常公子不用担心,我在这门口问你几句话就行,绝对不会过多打扰。”

  既然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便大方地回答:“你说,你说。”

  “我听说楚秀哥哥昨天来找你了,能方便告诉我,他问了你什么吗?”她努力地斟词酌句地在说,好像唯恐有一个字会显得自己很失礼。

  这是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直接把楚秀问我的话透露给她,也太不劳而获了吧。当然,我也不想再被别人这样原封不动地再问一遍。

  既然是他们家的事情,我也不好过问。我简单地把昨天的对话告诉了她,打算直接离开。

  她连忙说:“常公子,是要去见大哥吗?”

  对啊,我在这个大家族里面,仅仅认识楚清一个人,一出门打眼下去,不认识一个。

  这几日,楚清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便说要带我出去看看,也方便我能顺利完成自己的“寻亲之旅”。

  我能去见谁呢?只有楚清了。他倒是脾气好,从来没有表现过不耐烦。

  有的时候,他那副人畜无害、温良恭俭让的样子,好像全天下都不会出现让他痛恨的人和事情。作为一个兄长,十足的合格。有兄如此,弟复何求呢?

  楚碧兰咬了一下嘴唇,手里的手绢也被她撕扯的不像话。

  良久,才小声说:“你能否跟大哥说一句,碧兰放下了,也请大哥能够放下一切,权且当做成全自己。”

  这是?

  我睁大了眼睛,表示很是不可思议。

  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沧海桑田,却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放下”。

  这个意思是说,楚碧兰会安安心心地与楚秀结婚,遵从父母的安排,让楚清也不要执着于此,寻找自己的幸福?

  我不知所措,除了点头,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了。

  跟着楚清走了一路,我都脑子里面都充斥着楚碧兰的这句话。顺便一遍遍问自己,说不说?说不说?

  楚清回家之后,虽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但是除了我之外,似乎也没有与其他的家里人有过正面交谈。否则也不至于,他们什么事都要来咨询我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

  我压力也是很大。

  走在前面的楚清突然停下里,害得一直神游天外的我,一鼻子撞了上去。眼前一黑,鼻子里有一股温热的气息生发出来。拿手一摸,还好,没有流鼻血。

  “常安,有什么事情吗?”楚清关心地问我。

  “见你一路上都在低头思索,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他神情专注地看着我。

  我一咬牙一跺脚,好了,豁出去了。权当是成全楚清吧。

  “那个,我跟你说,你不要太介意。早上我去找你之前,碰到一个人。”我抬眼瞄了楚清一下。

  楚清疑惑地说:“谁?”

  “楚家的那位小姐,楚碧兰。”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跳出来,边说边审视楚清的神色变化。

  “怎么了?”楚清出奇的平静。

  “她让我转告给你几句话,让你放下一切,成全自己,她也放下了。”一口气说完,我舒了一口气。

  楚清没有做任何表示。只是神情缥缈地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后日,楚秀和碧兰便要成亲了,我这做大哥的自然要喝上一杯。毕竟,我是看着他们俩长大的。”

  我目瞪口呆。这一家人的言谈举止,我是越发捉摸不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这一家子略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