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躲避不及

  楚清私下里叮嘱我,因着我女儿身的身份,多少在楚家庄里行走会比较尴尬。因为对其他人说的都是,我是楚清在京城认识的一个小兄弟常安,而非一介女子,免得惹人妄议、生出是非。

  男子,便是男子,我前半生,除了其中一年的女子岁月,可是做了二十多年的男子。男子的步履形态,我自然做的妥妥帖帖,也不至于招人怀疑、漏了马脚。

  不过,楚清还是多番叮嘱我,楚秀性格怪癖,千万不要接近他。

  闲来无事,为何要与一个阎罗王打交道?我又不是小鬼。我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

  只是啊,你不找阎王,阎王也会找上门,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那日,我刚洗漱完毕,把门打开,就看见楚秀倚在廊柱,一定不定地看着我,不知道等了几时。

  这个新郎官,不应该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忙吗?为何还有闲情逸致在我门前赏景?

  我吓了一跳,自从听了楚清对楚秀的一些描述,让我避而远之的叮嘱,我只能把他视作一个瘟神。

  可是毕竟是客人,本着礼仪,我还是礼貌地询问了一句:“二公子,是在这里看风景吗?”

  反正我不能明确地指出,你是来找我的吧。

  楚秀的嘴巴抽动了一下,语气甚是乖张:“看风景,我还不至于站到你的门前,像个傻子一样,等了整整一个时辰。常公子,你起得还真是早啊。”

  虽然听出了满满的嘲讽的意思,我还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表面对我的赞美。

  “那,二公子找我所为何事,如果在下帮得到的话,必然会倾尽全力。”我口头许诺地挺好,心里决定,一会尽量装聋作傻。

  “常公子,不方便把我邀请进去吗?”楚秀这话听起来是提议,明明暗含着威胁。

  那么大的地方都是你家,我一个过客,借住的也是你家的房子啊。

  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给他让开了道。

  “常公子,你是怎么认识家兄的?”楚秀说话永远不看别人,更确切的来说,是不看他对之不屑一顾的人。对楚清,他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恨不得吃进嘴巴里的。

  过来打听楚清的情况,这是关心地询问还是有意地刺探?

  “很是巧合啦,有一次我也去酒馆喝酒,正好看见楚清,闲聊几句,感觉性格很是相投,所以成了朋友。”

  我绝对不能暴露,楚清去的是妓院。一半真一半假,看你信不信了。

  楚秀的眉头皱了一下,问:“他去了酒馆?”

  "酷2v匠k网)}正版m;首‘发Fc

  之前,楚清是从未去过酒馆吗?我有些吃惊。

  “家兄性格柔弱,为人比较腼腆,很少与外人来往,自然也不会去那鱼龙混杂之地。”楚秀捏着杯子,毫无表情地说。

  本来想有所保留的,结果好像弄巧成拙了。

  “这样看来,家兄一个人在京城过的也挺是落寞,每天都已经到了借酒消愁的地步了。”楚秀笑了一声,若有似无地,倒同样也能够听出来落寞的味道。

  “哈哈,楚清兄是一个进退有度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深思熟虑而为,不会举止失宜。”我大着舌头,说着一些妄图解释的不着边际的话。

  “进退有度?哼。我倒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能脱掉他那身令人恶心的伪装。”楚秀这句话说得很轻,不过如此倏然转换的态度,把我吓了一大跳。

  他的表情纠结而饱含着一种痛苦的快感,能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一股恨意,可是这恨意明明是不完全的,还有其他一些莫名的情愫,我却丝毫听不出来。

  楚清和楚秀两兄弟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难道只是因为楚碧兰一个女人吗?那这个女人岂不是红颜祸水,成为众矢之的了?

  “常公子仅仅是家兄的好朋友吗?”这会,楚秀总算挑起了眼睛打量着我,虽然我一点好意都没有看到。

  我尴尬地说:“二公子叫我常安就行,无需这么客气。我只是楚清兄萍水相逢的朋友,若要论仅仅的话,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算不上朋友,他竟然有功夫把你带回家,看来他一点也不难过啊。”楚秀仰起头,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楚清兄一看就是一个好人,我是家道中落,想到江南来投靠我的叔父,只是年月久远,不记得叔父的地址,楚清兄心善,便把我带到府上。如果对府上不慎打扰,真是罪过,罪过。”

  说谎话一点都不打草稿。我不知道父皇还有一个兄弟,如果莫轩逸算上一个的话。那他也不会在江南出现。

  “打扰便是打扰了,住下也就住下了。我楚家还不是一般人家,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楚秀语气轻蔑,我感觉很是受伤,至于如此直白,这人的嘴也真是罪过。

  “告辞。”我还没反应过来,楚秀就已经起身离开了。

  留我在房间里,一脸尴尬地傻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