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楚秀

  楚秀的性格与楚清简直截然相反,一旦领略过了,就很难想象,他们俩竟然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楚清带着我刚踏入楚家庄的大门,管家就匆匆忙忙地往里通禀了。

  那时,前庭后院,每个角落都张灯结彩,大红的绸缎挂的满眼都是,好像唯恐天下不知这里是办了喜事一样。或者说,好像唯恐天下不知这家很有钱一样。

  我随楚清进了前厅,走这段路,迂回曲折的,快要把我给转晕。

  刚一进去,就看见一个威严的老头坐在那里,一只手在那里不慌不忙地捻着花白的长须。

  “清儿,你回来了?”声音也是低沉沙哑的,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楚清弓着身子说:“爹,孩儿回来了。”

  这时,我发现,楚清的爹的旁边是没有人的,按说,这里不应该坐着这个大家庭的女主人吗?而且,自己的大儿子一年半载没有回来,岂不是每日都魂牵梦萦,此刻更应该坐在前厅里,焦急地等待着儿子的归家了。

  后来,楚清告诉我,他娘在他和楚秀尚且年幼的时候就过世了。那时候,楚清八岁,楚秀才五岁。

  楚清的爹叫楚云。楚云与他的结发妻子伉俪情深,同甘共苦,结果家业大了,情况好了,好不容易可以赶上尽享天伦之乐了,却被一场大病夺去了性命。

  自此之后,楚云就没怎么问过兄弟俩的事情,一头扎进了丝绸行业里。其他时候,整个江南地区有名的秦楼楚馆,都能看得到他一掷千金的身影。不过,倒是从来没有把一个女人娶回家里。也算是一个痴情的人。

  @v酷n|匠Ws网b正版=首发^

  楚清和楚秀一同长大,楚清也对这个弟弟照顾得面面俱到。要不然,也不可能长得比自家哥哥还要高大强壮。那身量体格,足可以做一个武夫了。

  楚秀言语轻佻,见到楚清的第一眼就说:“哥哥,你总算回来了,碧兰想你想得紧呢。”

  原来,楚碧兰就是坊间传闻的女主。是楚云弟弟,也就是楚清和楚秀的叔父的女儿。两个人共同的表妹。小时候被寄养在楚家庄,当成自家儿媳养着,青梅竹马着呢。

  只是,只有一个青梅,却有两个竹马,铁定是要闹了尴尬。

  楚秀一点都不收敛:“哥哥一出去就是一年,看来也没有怎么挂念家里的情况。”

  楚清没有出语反驳,听见楚秀说了这些话,甚至淡定地有点不像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还以为哥哥是为一年之前的事情而生气,跑到京城避开了呢?”楚清几不可见地动了一下。

  一年之前的事情?就是楚秀和楚碧兰定亲的时候了。确实会有些受伤和生气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自己的亲弟弟给喜欢上了,左右都不是法子,进退都不能成全。

  “这位小哥,如果我没有搞错,他身上穿着的是哥哥的衣服吧?”楚秀打眼不屑地看着我。

  楚秀拽着我的衣服,想把我扯离现场。

  楚秀一点情面都不留,直接伸出长臂挡住了他,附在他耳边低语道:“哥哥,也对他很好吗?”

  楚清这才出了声:“楚秀,我今天累了,不想与你争执。”

  楚秀一脸受伤的表情:“哥哥,我才不想与你争执,我明明也想你想得厉害,结果,看到你领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还穿了你的衣服,我这厢想念难道只是一厢情愿不成?”

  楚清直接把他的手打开了,拉着我就往后走。

  我在后面气喘吁吁地问:“楚清,你弟弟跟着你长大,你们俩关系不是应该很好吗?”

  说完这话,方知失言。心头所爱被其他人占有,哪怕是自己最亲爱的弟弟,恐怕也不会这么平静地接受。这应该是双倍的疼痛。

  不过,楚秀不该如此啊。听说,楚清早就明说拒绝了继承楚家万贯家财的要求,真的是,感情、家业,没有留住一个。楚秀是其中最大的受惠者。这个时候,楚秀不应该感恩戴德吗?又何必专门在楚清回来的第一天就咄咄逼人呢?

  好像,作为一个萍水相逢的算不上朋友的朋友,还被一股无名火跟牵连上了。关我什么事?我穿楚清的衣服,也不是我故意的啊?

  而且,你们家不是买卖丝绸吗?也不欠这一点做衣服的料子啊?

  也许,这个偌大的楚家庄,比我想象的,要有更多见不得人的秘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