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清抱了一堆干柴,把它点燃了起来。

  还不忘把那件衣服用架子支起来晾着。真是心心念念,一刻都没落下。

  想到自己竟然把人家的宝贝穿了那么长时间,浑身都开始发痒,好像是上天对我施加了惩罚一般。

  “楚清,你不是京城里的人吧?”我没话找话说。

  “不是,我家在江南一带。普普通通的丝绸商人。”楚清淡淡地说。

  “从江南到京城还是挺远的,你怎么想到只身一人跑到这里来,还在妓院门口喝得烂醉?”我有些奇怪。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喝醉了。”楚清笑了起来,嘴角却含着苦涩。

  “那楚清,现在是要回家吗?”我掂量着探问。

  “要回的,我唯一的弟弟要结婚了,父母亲通知我尽快归家。”楚清把干柴挑了挑,有火星飘了出来。

  “这是一件大喜的事情了。我此行也是要到江南寻个旧人的,楚清能请我到家里喝一杯弟弟的喜酒吗?”

  我真是不知廉耻地顺杆爬。热络得可真快,上一句话还是楚清的弟弟,这一句就已经成了我常安的弟弟。

  “可以,常安若是不嫌弃,权且到我家里住上几日。”楚清倒是一点都不推拒。

  我兴奋得紧,本来只想过去喝杯浊酒,结果还能找个落脚的去处,这下可省了好多功夫。果然,朋友遍天下,吃喝玩乐都不怕。

  所以,第二天我就屁颠屁颠跟着楚清,踏上了回家之路。

  ^酷+z匠f)网s《首z发+n

  当我站在宏伟气派的楚家庄门外的时候,向里一眼望不到头,走进去,方知院里坐落着院子,墙外隔着墙的。来来往往,数不清的下人奴仆,迂回曲折的走廊,一排排全部是房间,假山花园一应俱全,竹林池塘也有分布。

  我才晓得,原来一身布衣,一脸怯懦的楚清,口中那句“普普通通的丝绸商人”这到底是有多普通?!

  我抓到一个仆人还问了一下:“楚家庄很有名吗?”

  仆人像是见了鬼一样,向我炫耀道:“这位客人您不知道啊,楚家庄是江南最大的丝绸山庄,每年到朝廷里进宫的大批的丝绸有一半都是来自楚家庄,楚家在整个大兴国数不了第一,在整个江南地区可是富商巨贾,楚家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想想自己在宫中穿的那些绫罗绸缎,八成就是来自楚家庄的丝绸啊。

  一直待在宫里憋着,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知晓。我这下可成了坐井观天的青蛙了。

  楚清是楚家庄的大公子,结婚的是他二弟,楚秀。

  所以,楚清说的“山清水秀”,对应的就是他和他二弟的名字。

  我还是很敬佩那些用一个成语起两个名字的父母的。以后我有孩子了,我也可以借鉴一下。什么冰清玉洁、钟灵毓秀、地杰人灵之类的,都可以拆分对比一下。

  孩子?我跟谁的孩子?我的脊背都开始发麻。我一定是疯了,离开了莫轩逸我竟然还能想起来生孩子。

  听底下的人说,楚清已经出门一年多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恰巧是楚秀定亲之时。

  顺便还道听途说了一个小消息。说是,楚秀将要过门的媳妇本来与楚清是交好的,结果莫名其妙的却被楚秀抢了先。真是匪夷所思。

  上下一连贯,我在想,这难道上演的弟占兄妻的伦理戏码?为了避免尴尬,所以楚清才会跑到京城躲避。

  可是,还是逃脱不了心魔,还是会黯然神伤,才会跑到妓院酒馆里喝得不省人事。真是难为他了,明明单薄拘泥的厉害,还能放纵自己到那么醉的一塌糊涂的时候。

  哎,全天下的男男女女都逃不开一个“情”字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