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长得虽然高,但是比较瘦弱,衣服穿起来还勉强合身。

  我围着整个水边找了个遍儿,差点以为他已经走了,才发现,他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正在用心地洗着那件衣服。

  一个大男人,动手洗衣服。这种场面,要是以往,我肯定是要嘲笑一番的。

  可是,他那个瘦不拉几的模样,再加上他一脸专注的样子,眼神一晃都不晃得,好像,那件衣服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从他手里飞走一样。竟然让我感到很可怜。

  放佛一个溺水的人拼了命地要抓住从自己身边漂过的浮木,却在转瞬之间,这块浮木已经碎裂成无数木屑;或者是一个快要饿死的人紧紧抱着眼前乞讨的碗,可是碗里却空无一物。

  他的眼里,盛满了悲伤。应该还有绝望。

  我甚至,不忍心打扰他。好像我一出声,他就碎裂了一样。

  他把那件衣服洗了又洗。我心里生出了几许惭愧,我一个小偷,偷了别人的衣服,倒是声高几分,好像处处都有理一般。偷来若是珍视,也便罢了,还偏生被我胡乱沾了一身的屎尿。若是我还有一丝反省的话,也该亲自动手把它清理干净,还折腾得人家一个正人君子在河里洗起了衣服,手还洗的发白了。

  这样说来,我还真的是罪不可恕。

  “你好了吗?在这里等我很久了?”他的声音响起。很是温柔动听。

  “真是抱歉,刚才我走神了,没有发现你在这里,你等我一下,我把衣服拧一下就来。”

  这个人好像时时处处都在为别人考虑。对一个偷他衣服的贼,还能做到这么和善。

  我便索性找了一处舒服的地方,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姓楚,名清,山清水秀的清。”他便从水里捞出来衣服边说。

  “楚清。”我在嘴里喃喃地重复道。

  “你呢?”他随口问了一句。

  还未待我回答,他又似想起了什么,慌乱地说:“算了算了,你一个女孩子,我怎么好意思问你的闺名?”

  扭扭捏捏的,他倒是像一个黄花大闺女。

  “我姓常,单名一个安。常安。”对待这样一个透明的人,还是让他少知道一些为好。

  “常安——”他手里的动作顿了下来,微笑着说:“给你起名字的人一定想让你这辈子都平平安安。”

  UI最7N新章K3节上-r酷h:匠f网+M

  给我起名字的人?我的皇祖父。他对我所有的瞩望,我一件都没有完成。真是一个好儿孙,真是一个好皇上。

  我苦笑道:“哪有什么平平安安,一切都得听从天命,否则我怎么会落魄到行那下三滥的手段?”

  许是见我有些神伤,楚清连忙出言安慰道:“长安,你还那么年轻,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千万不要这么说。”

  “不年轻了,我都快二十五岁了。”我掰着手指头说。

  “那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常安你像是只有十八岁,不像我,眼角都已经出现皱纹了。”他伸出一只手指着自己的眼角处,果然有一些细微的痕迹出现。

  我打着哈哈:“那有什么啊?谁笑起来都会是这个样子。”

  “是吗?可我明明记得,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又陷入了沉思。

  “好啦好啦,洗好了我们就暂且找个安全的落脚的地方,合着把今晚对付过去吧。”我看着逐渐收拢的天边余晖,对他说。

  “常安是个姑娘家,跟我在这荒郊野岭的,不妥吧?”他像是被侵犯了一样,谨小慎微地看着我。

  我皱着眉头说:“楚清大哥,你真的不用那么拘谨,我自小在家里也是被当成男孩子养大的,你把我当弟弟就行。”

  看他没点头,我又说:“你看我一个人身单力薄的,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万一碰到了野兽怎么办?即便没有碰到野兽,又遇到强盗了该如何是好?”

  我尽量将自己装的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知道他心软,抵不住别人三句话,铁定要答应。

  “那,这一夜,你权且跟着我吧。我要是做错了什么,常安你一定要提醒我。”

  他把手里的衣服拧干了水,方才直起了身子。

  这一夜,以后的几天,也是要跟着你啊。我在心里泛着嘀咕。

  要是有这么一个老实巴交、温良纯善的人做兄长,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