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不速之客

  莫轩逸已经离开半月有余了。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踏上了龙玉的国土。

  关于这件事情,我想了好久。莫轩逸突发奇想要去拜访龙玉国,不如说是拜访长公主。关乎宫廷内帏的秘闻,如今恐怕只有长公主知晓得清楚。可是,向她求证什么呢?难道莫轩逸还存有一丝幻想,认为我们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那么多年的相处,皇爷爷的态度,既定的结局怎么可能人为改写?可是,莫轩逸何时又做过如此轻率的事情呢?

  这几日,陈考告诉了我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他说,在莫轩逸出生那一年,宫廷里前去伺候的太医不知道什么缘由,全部都告老还乡,其中就有他的老师梁泽道。最令人奇怪的是,不出数月,梁泽道就暴毙而亡。他那时去参加老师的葬礼,并未见到尸体。老师的家人面色惶惶不安,听说,没过多久,他们全家人又搬至别处了。

  我问他:“这件事情你与皇上说过?”

  陈考马上跪倒在地,谨小慎微地说:“这是皇上问到老臣,老臣才敢启齿的。否则老臣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把宫廷秘闻拿来说事。”

  看来,是这件事情让莫轩逸心里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所以非要到长公主那里证实。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无辜的太医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呢?

  正思考间,听到外面人声喧哗。自从莫轩逸下令之后,我的宫中已经清净数月了。没想到,莫轩逸尚未离开多久,就已经有人有胆量妄图闯进来了。

  我走出门,果不出我所料,除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玉如珂,还能有谁如此恃宠而骄?这宠,自然是长公主给的。

  玉如珂在宫门外与守门侍卫起了冲撞,碍于身份,侍卫也不好硬拦下她,只能站成一堵墙,阻止她进一步的靠近。玉如珂用她一贯张狂的大嗓门,喊道:“我是如妃娘娘,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我要是伤了一根毫毛,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吃不了自然兜着走,合着如妃娘娘您平时都是自己把自己撑死?再说了,您是母鸡吗?得有多少毛,合着被人薅?

  我正要转身离开,玉如珂突然看到我,像是见到救星一样,眼睛里大放光彩。她几乎是跳跃着冲我喊:“平妃,你别走,我有事跟你说!”

  我收起转身的脚步,说:“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玉如珂大概也知道自己是在自讨没趣,但这次脾气出奇地好,丝毫没有生气,继续说:“平妃娘娘和我是没什么说的,但是对其他人有的说没的说就不一定了。你这宫里宫外守了那么多人,就是一只苍蝇也不能活着飞进去。那个人可是三番五次地求我带封信。既然平妃娘娘那么冷漠,我可把袁征益的这封信带回去烧了。”说罢,轻蔑一笑,作势要走。

  “你说谁?!”我三步并作两步,奋力拉住她。

  “刚才我不是说的很清楚吗?”这厮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说了是袁征益,之前是赫赫有名青年有为的内阁大臣,后来被皇上无缘无故地贬到了京外。这个故人,不知道平妃娘娘到底认不认得?”她抬眉觑着我,一脸的得意洋洋。

  9更新最2◎快}上酷3匠f网√

  我仍然心有防备,玉如珂仿似料定了我的犹豫,相当有把握地说:“平妃是怕我下毒?还是假托古人的名义来骗你?平妃若是怕的话,把信拿到手里,对里面的内容选择信还是不信,不是由你自己决定吗?谁还能逼迫你不成?”

  我对守门的侍卫首领点了点头,他从玉如珂手里毕恭毕敬地接了过去,交给了香红。

  玉如珂以前所未有的婀娜体态和花枝招展从我面前飘过,边走边抛着媚眼,恨不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伦为她的裙下之臣。走之前还说了一句:“平妃娘娘,如果还需要与故人见上一见的话,我不辞辛苦,还是可以帮你传传话的。”

  我不着一词,转身回宫了。

  香红跟在我身后,亦步亦趋地进了宫,小心翼翼地说:“娘娘,这封信怎么办?”

  我看着她,说:“你如何看?”

  香红挺受宠若惊,大概生平第一次遇到让她发表看法的场合,惊喜又掺杂着忧惧地回答:“奴婢认为,如妃娘娘虽然不会明目张胆地害娘娘,但是她毕竟是您的敌人,所为之事只可能对您不利,不可能对您有好处。所以——”香红大着胆子看着我,得到我眼神的示意之后又接着说下去:“所以,信上的内容十有八九是假的,既然是假的,娘娘又何必去看呢?索性烧了干净。”

  我沉默。虽然这信的内容多半是假的,或者即便不是假的,也是对我不利的。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是袁征益的手书,如果袁征益真的想告诉我些什么呢?那么如妃就是唯一的途径。

  于是我对香红说:“把信拆开。”

  香红疑惑地看着我,不好阻止,只能听从我的命令拆开了信封。

  一张泛黄的纸,笔墨淡扫,寥寥数语而已。

  我在位的时候曾经看过袁征益的奏折,距今虽变故迭生对他的书法也不至于全然忘记。看这笔墨,除了柔弱了些,倒也像了七八成。

  上面只有一句话:“念羽已死,莫轩逸在骗你。”

  我的眉头骤然锁了起来。虽然我已认定这信十有八九是玉如珂找人伪造的,不过这上面的信息还是让我倏然心惊。我对念羽的印象,止步于我被行刑之前听到她在人声鼎沸中大喊:“陛下!”之后,便是所有关于念羽的消息,都是莫轩逸告诉我的。他告诉我,念羽嫁了一户姓秦的人家,生了孩子,孩子叫秦不苦。念羽因为长得美,人又温柔善良,颇得那家人的欢心。难不成,这些全部是莫轩逸编出来的?

  是真是假,这件事必须要由我亲自来查。我只能将莫轩逸那句“等着我”的嘱托暂且抛却脑后。我必须出宫一探真假。我要去找袁征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 说:

  念羽对莫长安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一个女人。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