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我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能少一分就少一分。

  自从我和莫轩逸彻底撕破脸皮之后,就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断断续续的,外界的诱导,再加上我体内意识的觉醒,我对过去所遭遇的一切差不多都回忆了起来。

  我知道,自己本应在几年之前的那场由两国之战而引发的宫廷政变里死去的。

  我制造了这一切,预谋了这一切,结果却由莫轩逸打破了我的全部打算。本该死去的生命却仍尚存于这个残酷的世上,并且仍然无知地被命运推动着继续书写着罪恶。

  孽缘啊,纠缠的血缘的禁忌,从一开始就错了。我错了,莫轩逸错了,皇爷爷也错了。除了死亡,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终止错误的延续。

  可是,这世上还存在着我的羁绊。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凌关伏击中生死符对我身体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根除的,再加上后来几次外在的刺激诱发,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所以,莫轩逸啊,即便你现在拿念羽的命要挟我,拿上好的灵丹妙药维持着我的苟延残喘,但是还能支撑多长时间呢?

  有一天晚上,莫轩逸温柔地对我说:“长安,我们要个孩子吧。我们自己的孩子。”

  我枕在他的胸前,忍不住笑出了声。

  莫轩逸抬起我的下巴,看出我毫不加掩饰的嘲讽意味,变了脸色,沉着嗓子说:“你笑什么?”

  我一脸的天真无辜,说:“我感觉你可笑啊。”

  “你说什么?”他握住我下巴的手像铁钳一样,在一瞬间收紧。

  我咬着牙,无所谓地回答:“我们俩生出来的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呢?我倒是很好奇呢!”

  “莫长安!”他的眼睛又变成浓黑一片,恨恨地说:“你非得要跟我对着干吗?”

  “呵——”我笑笑,说:“首先不说叔侄乱伦会生出什么东西,单是看我这破败的身体,你说还承受得住一次产子之痛吗?到时,你连这每晚任你消遣的玩物都没了。”

  “有的时候,我真的想一下子掐死你。”莫轩逸的眼睛里透出锋利的光,咬牙切齿地说。

  我唯恐天下不乱地加了一句:“求之不得。”

  这几天,胆子肥了许多。总想着把莫轩逸惹急了,好一刀宰了我。可是莫轩逸即便火冒三丈,在说到我的身体的时候还是会忍耐三分,最终将所有的怒气消弭于无形。我知道他是怕我死啊,可是这样的挣扎,对我,对他来说,都是一场漫长的折磨,他为什么就不愿放手呢?

  “莫轩逸,你是爱我吗?”我试探着问。这样的问题我还是第一次问他吧。抛开身份问题,他的年龄,他的地位,他的相貌,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上乘之选。他可以选择全天下任何一个女人,为什么偏偏要执着于这么一份禁忌的爱恋?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皱着眉头,面部有些尴尬。

  “不爱的话,那就是恨我了。恨我夺走了一切,所以让我活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切被你拿走,包括我的身体,我的自由。”像是认定了回答一样,我无奈地说。

  莫轩逸怒了,又开始发狂地咬我颈上的肉。我忍痛不发出声音。

  莫轩逸愤然抬起头,直直看着我,愤恨地说:“如果我恨你的话,我有千百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把你和死刑犯关在又脏又臭的地牢,每天大刑伺候,又何必把你藏于宫中,派奴才宫女守着你,给你至高无上的荣宠,你还让我怎么做,怎么做,才让你,莫长安,开心,自由?啊,你说!”

  “可是,莫轩逸你为什么爱我呢?”我嗤笑道:“因为,我们一起长大?因为,我给了你唯一的关注?还是感谢我,把大兴江山亲手送到你手上?我告诉你,莫轩逸,我根本就不爱你。我向来心善,就算是有一条狗受了伤,我也会同情它。如果可以,我也会把它领回宫里来,好好照顾它。”我正视着莫轩逸风云狂卷的眼睛,毫不畏惧地说。

  “你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领你过来的太监说什么吗?”我又不屑地笑了:“他说,这是皇上送给皇长孙殿下的玩具,瞧,你是我的玩具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我的玩具怎么可能被别人占了,被别人欺负了。所以,我护着你,对你好,全是因为你是一个东西,而且是属于我的东西。除此之外,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莫轩逸突然笑了,我愣住了,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难道还不够直白?他这是气极反笑?

  莫轩逸反而透出一股成竹在胸的自信与坦荡,他说:“莫长安,你说这么多只是为了逼我杀你吧?我根本不可能杀你。你说我是个狗也好,是个玩物也好,谁让你出现在我的世界中呢?无论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我这辈子只可能咬定你不放了。”

  最…新…章A节上酷…匠W网

  哈——看过人赶着梯子上天的,还未见过有人厚颜无耻到就着绳索下河的。莫轩逸的脸皮,我这回真是领略到了。

  我生气地嚷道:“莫轩逸,我不爱你,我一点都不爱,你这是做无用功。你怎么就那么执迷不悟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让女主继续傲娇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