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天光大亮。

  我的枕畔,是莫轩逸柔软的睡颜。我在无数个梦里挣扎,却是希望自己可以就此不再醒来,不再清醒地面对这混乱的一切,这宿命的大网已将我团团绑缚。我略微动了动身子,莫轩逸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

  良久,我以为他不会醒来,打算轻手轻脚地下床。不料,下一刻,低哑的嗓音就响了起来:“去哪?”我勉强支起的上半身又被他拉近了被子里,又与他肌肤相亲,坦诚相见。

  他像是一只餍足的猫一样,伏在我的上方,满足地说:“什么都想起来了吗?我的长安。”

  听到这个名字,我倏地扬起手,想狠狠得给他一巴掌,却被他扣在了枕头上。

  “想打我?还有力气打我?昨天还是做得不够是吗?”他柔软的温情的丝毫没有攻击力的初晨一般的美好模样荡然无存,语气与神情逐渐转冷。

  “够了。莫轩逸。谎言已经被拆穿了,被掩埋的过去也已经悉数暴露了,你还伪装得下去吗?”我躺在床上,毫无力气反击。然而也不想在气势上输掉一分一毫。

  “无论过去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无论你失忆还是恢复了记忆,为什么都那么锋芒毕露呢?莫长安,我会被你扎得很疼。你想逼我把你身上的刺全都拔掉吗?”他的嘴唇挨着我的额头,我感受得到他吐出的温热的气息。

  “我身上的刺,你不是拔得一干二净了吗?成为你的平妃娘娘,被你金屋藏娇,与其他女人争风吃醋,被你母亲凌辱,在一次又一次生死存亡之间做着困兽之斗。我要谢谢你吗?皇叔,谢谢你这恶趣味,谢谢你的垂怜,谢谢你倾天下之力把我从阎王那里抢过来,我感谢您的很呢。我的皇叔。”我把这个称谓咬牙切齿地说出来,恨不得把那两个字撕扯着,咬碎,吞进肚子里。

  “长安,你根本就不用提醒我。我是一头狼,从潜伏在你身边的时候,嗜血的本性就觉醒了。你越是这么说,我体内冲破一切的欲望就越强烈。何况,我们已经铸成大错了,不是吗?”他把头抵在我的颈窝,贪婪地嗅着我的气息,仿佛上了瘾。

  “我们做错过事情,总要有一个人承担责任。最起码,现在来说,停止还是可以挽回的。”我冷冰冰地说道,心底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猛然抬起头,好像在一刹那间看透了我的灵魂,锁住我的身体,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长安,把你那套要死要活的想法给我收回来。你难道不想知道袁念羽在哪里吗?她从你失忆之后就没有出现过,你不感到好奇吗?”

  听到“念羽”这两个字,我的眼睛放出了光彩,我抓住莫轩逸的胳膊说:“她没有死是吗?你没有杀她?”

  “杀她?”莫轩逸冷笑道:“杀她简直易如反掌,但是我想到我的长安可能不会那么安分地呆在我的身边,我怎么可能把这个有用的筹码轻而易举地毁掉呢?瞧,现在不是用上了吗?”

  念羽还活着,她还活着。好像,我与过去的联系又多了一根线,我与皇爷爷的距离又拉进了一些,皇爷爷还在,一切都恢复如往昔。我甚至不在乎莫轩逸的要挟,念羽还活着,她嫁人了吗?她已经过上了平常人家的生活了吗?我的心跳跃着,仿佛忘了眼下的处境。

  嘶——肩膀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莫轩逸见我神游天外,气恼地一口咬住我肩膀上的皮肉,还细细撕磨了起来。

  看我回神,他抬起头来,看着我,一字一句地清楚地说:“袁念羽活着,嫁人了,还有了孩子,我的人一直在监视着她,除非你故意想毁掉她的生活。所以,现在,之后,要做什么?我需要你做什么?莫长安,你那么聪明,无需我反复提醒吧?”

  念羽,我毁了你一次,就不能毁掉你第二次。何况你还有了家人,过上了寻常人家的幸福生活。我的生命本来就是苟延残喘,又何惧再拖延上个几日呢?

  我微微翘起嘴角,尽量让自己高兴一些,顺从地说:“皇上,臣妾知道的。”

  不曾想到,我这样的回答,不仅没有让莫轩逸满意,反而还触怒了他。他从床下翻身下来,披上外袍,背对着我,冷冷地说:“莫长安,你这副装模作样的嘴脸,比妓女都下贱!”

  临走了,他好像又记起了什么,不过还是没有转身看我,说:“你的一举一动直接牵连着别人的生死,所以,不要轻举妄动。我没有那么大的耐心和善心,与不相干的人做周旋。”

  怕什么呢?我心里禁不住发笑。我这么屈辱而恶心地活着都不怕,还怕什么死呢?既然我已有了些许的希望,又怎么可能轻易赴死呢?莫轩逸,你果然还是不了解我啊。

  最…新章%r节z上z5酷a匠;"网+K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