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完这些,我反而释然了。我冷笑着说:“那好,莫轩逸,我们来一场交易,行吗?”

  他觑着我,问:“什么交易?”

  我轻松地笑笑,说:“不要担心,我不会离开。你只要答应我帮我把记忆唤醒,我就答应你,安安心心陪在你身边。你认为如何?”

  莫轩逸皱着眉,仿佛在思忖,好像在进行一场重大的决断。他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不行。不要再问了,我不会告诉你,也没有人敢告诉你。”莫轩逸决绝地说,一丝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是不是,如果我知道这个秘密就不可能呆在你身边?所以你千方百计地不让我知道,斩断我与外界交流的渠道。那么让我想想,你我是有血海深仇?还是,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世人所鄙的禁忌?”

  “不要说了!”莫轩逸像是突然疯魔了一样,重重地将拳头摔在了地上。他抬起头,死死地看着我,眼睛里冒出腥红的光,一手抓住我的脖子,一把向他拉了过去,凶狠地说:“莫长安,我说过的,不要逼我!你我是叔侄血亲也好,有家国之恨也罢,我要你,你就只能跟我在一起!我斗得过自己的命运,也斗得过天地,我决定的,任谁也阻挡不了!”我大脑空白,将要窒息,狠命地拍打着他的手,完蛋,这下真的要死掉了。

  刚才只是试探,没想到真的触到了莫轩逸的痛处。莫轩逸说的这堆话的信息量,巨大到我无法承受。我叫莫长安,我们是一个姓氏。不仅是一个姓氏,我们还是叔侄血亲,除此之外,还有国仇家恨。我根本无法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联系到一起。

  莫轩逸放开我,我剧烈地咳嗽,大口大口地,想要呼吸更多的空气。不过还没有等我缓过劲来,莫轩逸又凑近了我,把我吓了一跳。他的眉目像是突然被涂上了浓墨重彩一样,眼神妖邪得厉害,他仿佛一条蜿蜒的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幽幽地说:“不是跟我做交易吗?就要听我的规矩。好好伺候我,这一夜你把我伺候开心了,我就把所有你想知道的东西和盘托出,你就不用想方设法地去问别人。好不好,我亲爱的长安。”他的手像野兽的舌头一样,舔舐着我的皮肤,我浑身战栗,却不能动之分毫。

  “莫轩逸,你疯了吗?”我试图唤醒他的理智。

  他伸出双手攫住我的脸,大吼着说:“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这样纵容你,你不愿意我就不强求你,时刻都考虑你的感受。你带给我什么,是永无休止的伤痛,是肆无忌惮的伤害。莫长安啊,你感觉我不会疼吗?就是这里,每天每刻,见到你会难受,见不到会折磨,你知道有多痛苦吗?”他捉住我的手紧紧地放在他的心口。我却感觉被他抓住的手像是中了剧毒一般,麻木了。

  我紧锁着眉头说:“莫轩逸,你说我们是叔侄?你是我的叔父?这样的关系,你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莫轩逸睁大了眼睛,像是在冷讽,更像是在自嘲:“在此之前,我们每日都肌肤相亲,卿卿我我,恨不得把彼此吞进肚子里,现在,你仅仅听我一面之词之后,你就觉得恶心了?”

  我打掉他蜿蜒肆虐的手,说:“恶心,恶心得很!”

  他的面目开始扭曲起来,眉宇中间生出戾气,他的声音像是掉落尽死水的石子,沉闷,没有出路,找不到生机:“长安,不要急,还有更恶心的。做叔叔的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以前真是对你太怜惜了。现在就一套一套地用在你身上,老头子也会很高兴的吧?”

  老头子?这是谁?我疑惑地看着他。

  莫轩逸捏起我的下巴,慢悠悠地说:“瞧,现在就急了吗?我说过会一点一点告诉你的,看看窗外,这夜还长着呢。够我把整个故事告诉你了。”他的最后一句话仿似是重重落在石头上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莫轩逸已然一把将我抱起,也不在乎我一身凌乱的发丝与衣衫,没走几步,外袍已如水一般滑落了开来。

  我被他放在了床上,我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此时此刻,同样一个房间,同样的这张床上,甚至他还是像对待珍品一般将我轻柔地安放,可是,一切都变了,时间变了,关系变了,情况变了,天翻地覆的席卷一切,所有的信任与爱恋都全部坍塌了。

  我拼命地想抓住什么,除了他刚硬的手臂,他宽厚的脊背,什么都抓不住;我刻意地想忽略掉什么,可是耳边仍然充斥着他喃喃地絮说,像是鬼魅勾人的幻语,一遍又一遍,偏生一点都没有漏掉。

  “长安,长安。这是你的名字。”他的汗水砸在我的胸口,仿佛用烙铁烙上了一道疤,永远镌刻进了我的生命里,再也摆脱不掉。

  “明天早上,你从这个房间走出去,你说一声你叫莫长安,大概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兴的子民,怎么可能忘记这个二十余载女扮男装,最终兵败险致国灭,妄图退位成全天下的先王呢?”

  “老头子看到这一幕会有多高兴啊。他早就应该想到的。既然当初没有杀了我,我怎么可能把这缕希望轻而易举地放走?就算是把希望毁灭了,让我的世界一片黑暗了,我也会死死地抱着你。长安,我们一起死。”我感觉身体被剧烈地撞击,眼前分崩离析,他的眉目都开始破碎了。

  “对了。你还不知道老头子是谁吧?是你的祖父啊。你小时候经常抱着他,揪他的胡子,他眼里只有你才是正统大兴皇族血脉,他还是我的父皇,但我只能如野草一样生存。皇爷爷,皇爷爷,他死之前你总是这么叫他,记不记得?记不记得?”他好像迫切地想得到我的肯定回答,紧紧地握住我的肩膀,一遍遍摇晃着,手指仿佛嵌进了我的肉体。

  皇爷爷,皇爷爷,我是长安啊,我是长安。我的眼泪从眼角渗出,在没落入被褥之前却被一只手指拭去了。

  更P新最快\上QC酷H》匠!}网}

  我睁开眼,看着莫轩逸熟悉的脸。这张我日思夜想恨不得为之牺牲的脸,却一手摧毁了我生存的全部信仰。

  “长安,不要哭,不要哭,我受不了的。长安,我是莫轩逸,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他的声音竟然还能溢出心疼的意味,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我的眼神已然空洞,我透过他的面孔能看到漂浮在上空的许多亡魂,许多亡魂在看着这张床上纠缠的两具乱伦的躯体,两个捆绑的为人不齿的灵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我太不喜欢以九结尾了,不上不下,不尴不尬,所以更新到四十章吧,好事成双,讨个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