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强迫

  莫轩逸晚上过来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一旦我这里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探听得一清二楚。也许是陈太医,也许是香红,抑或宫外守着的那些侍卫也可能把我宫里的消息传递给他们至高无上的君主。

  莫轩逸醉醺醺的,走路也是少有的踉踉跄跄,虚浮着像是走在云端一样。他走进内室就一把拥住了我,热辣的酒味扑鼻而来,把我呛得不禁掩住鼻子。

  我一边艰难地扶着他,一边冲门外喊:“香红,端点醒酒茶过来。”

  没有动静,方想起,莫轩逸进来的时候就把一群人都喝退了下去。

  得,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打算把莫轩逸放倒在床上,可是这个家伙平时看起来挺瘦弱的,没想到身子骨那么重,他随着原地画圈,我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处。

  他一头向我倚来,我连连后退,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摆,扑通一声,直直倒在了地上。

  后脑勺被撞的生疼,眼前直冒金星。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这家伙就七手八脚地扑了上来,像是一只饥饿许久的猛兽。然后开始红着眼睛扒拉我的衣服。我气急,真想把他一脚踹开。可是制住了他的手,他就开始用嘴去咬,刚捂住他的嘴,他的手又偏生不安分起来。莫轩逸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一个胡搅蛮缠泼皮耍赖的幼童,被别人抢了东西就生出一股子蛮力,非要徒手抢回来。

  我嚷道:“莫轩逸,你醒醒行不行!”莫轩逸根本就对我置之不理,他的一条腿直接制住我胡乱扑腾的腿,腾出一只手来压住了我挣扎的双手。衣服凌乱着,铺展在地上,像是热烈盛开的雏菊。

  劝服一个醉酒的暴躁的男人简直就是与傻子讲道理。但是被一个男人在醉酒的时候强迫做这种事情,这和单纯的泄欲有什么区别?

  一番挣扎下来,我脑门上都开始出汗,莫轩逸紧咬着唇,眼睛里面因为酒精的刺激也看不到任何星点。我看不到他的想法,看不到他的心情,这让我更加恐惧和烦躁。我索性豁了出去,动不了手脚,我就去咬他的手,咬他的肩膀,咬到嘴里面都渗出一股腥甜的味道。

  莫轩逸也许是痛极,于是说出了进屋以来的第一句话,粗噶的嗓音泛着燃烧的情欲,他用全身的重量压在我身上,恼怒地说:“不要动,朕命令你不许动!”

  莫轩逸第一次在只有我俩的情况下对我用“朕”这个称谓,第一次言辞冰冷地对我下达命令,命令我不许动,命令我在他身下承欢,命令我应该满足地享受恩宠,认为这是无上的荣耀?

  我停了下来,眼神冷冷地盯着莫轩逸,莫轩逸显然对我的死尸一样的僵硬的状态吓到了,也停止了疯狂的渴求,呆呆地看着我。

  我嘲讽地说出下面的话:“莫轩逸,我现在很像一个妓女吗?纵你予取予求,还要赔笑赞美?所以,莫轩逸你现在是什么呢?一个衣冠楚楚的嫖客?”

  莫轩逸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他内心是什么样的波澜起伏,只是他的手已经放松了力气,我马上挣脱开来,掩着衣服半坐在地上。

  我说:“莫轩逸,无论你现在醉了也好,清醒着装醉也好,如果你只是禁欲多时,想找一个泄欲的对象,这宫里多得是想爬上龙床的女人。如果你只想向我求欢,你是皇上啊,只要你告诉我,我便规规矩矩地把衣服脱下来,等着你宠幸,你何必在这里浪费力气,急不可耐,像那好色的登徒子一样?”

  莫轩逸被酒浸泡的干裂的嘴唇微微翕动着,良久,他的嗓音恢复了清明,声音也是冰冷的,却能听出压抑的痛苦的意味,他说:“我该怎么爱你?”

  47酷%'匠》l网永k久*免O%费看c"小(说

  “爱我?是我想多了,还是莫轩逸你自己想多了。你与那养鸟的鲁侯也没有什么不同吧?可是,你演奏《九韶》我就要随之起舞吗?你呈上太牢我就要欣然品尝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敢食一脔,我也不敢饮一杯。莫轩逸,你仅仅是用自己以为的方式爱着我罢了。海鸟逃脱不了三日而死的命运,那么我这只金丝雀呢?被你关在笼子里,岂非也要抑郁而终?”

  听我说完这段话,莫轩逸的眼神突然转而锋利,如箭一般向我射来。他一转不转地看着我,咬着一字一句地说出来:“你说过的,要陪我一生一世,我不信任何人,我只信你,信你说的每一句话。你不要用这些激将法,也不须费尽心思地逃离,你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都只能绑在我莫轩逸身边,我不说放你离开,谁都没这个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 说:

  没人愿意一辈子失去自由,强制的爱也不可以。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