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作孽

  如莫轩逸所说,长平宫外最起码守了十几个人,莫轩逸的母后再也没有来过。不过,这阵势,防的怎么可能只是母后?防的明明是刺客。

  莫轩逸这几日大概又要应付长公主,又要处理朝中事务,诸事繁多,所以也没有频繁地来找我。只是叮嘱太医一定要调理好我的身体。

  大概过了半月有余,我自觉身体已经恢复良好,再待在长平宫中非得发臭不行,心里也琢磨着长公主差不多也该回龙玉国了。毕竟一个龙玉国的皇帝跑到大兴国逗留那么长时间也于理不合啊。该回自己国家好好接手一下国政了。

  于是拉着香红就要往外走,香红拖着我,眼睛里满是恳求,说话也嗫嗫嚅嚅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说:“娘娘,咱还是待在长平宫吧,只要在宫里不迈出去,奴婢和外面的侍卫就能守住您的平安的,一出去万一再发生上次的事情,奴婢们可担待不起啊。这脖子上就是长了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皇上砍啊。”

  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笑呵呵地对她说:“香红,长公主该回去了,这个皇宫里不会有谁故意为难我们的。另外,即便长公主不回去,咱也可以绕着她的道走,难道非得跟她硬碰硬不成。”边说边承认自己的错误:“上次怪我,非得跟她针锋对麦芒,这次我学乖了,咱出去一次,好不好,就去看看皇上好不好?”

  &‘更f新:+最快‘*上√酷Xu匠网

  香红大概看我的态度也比较诚恳,总算勉强答应下来,然后说:“那您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吩咐一下外面的侍卫,让他们派出几个人跟着您,奴婢在旁边伺候着,把您平平安安地送到皇上那边去。”

  我欢喜地快要跳起来,表面上仍强装着淡定,说了一个字:“好。”

  走到书房门口,小德子对我使了使眼色,我立马站定。小德子低头附耳对我说:“平妃娘娘,龙玉国的女皇正与皇上在书房商谈两国事宜呢,要不,您待会再来?”

  长公主是以龙玉国女皇的身份拜访大兴国的,而不是莫轩逸的母妃,不是大兴国名义上的皇太后。母子之间隔了两个国家,血脉渊源瞬间就扯远了,看长公主这个架势,似乎与大兴国很有嫌隙,否则为什么连一个名义上的程序都不想履行,还以两国首脑的身份打着共商国是的幌子?有趣,有趣。除了上次的恶劣印象,我对长公主的好奇明显要大于恐惧,以及她对我无缘无故的恼怒和怨恨。这些都要有个源头的啊。我长栖于长平宫中,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莫轩逸可以保我一时,他一旦离我左右,我更是如束翅之鸟,只能任人烹烤。

  我并没有做梁上君子的癖好,所以不如大大方方站在外面,里面的谈话如果有一丝一毫传入耳朵,也不是我故意探听别人的心思,毕竟隔墙有耳。于是,我对小德子说:“我就站在外面,一会里面谈话结束了,我再进去。”

  不怎么听得到莫轩逸的声音。莫轩逸向来做事很是谨慎,无论与谁说话,无论是什么样的语气,他都会刻意压低几分。所以,谁要想从莫轩逸口中打探到他自己的秘密,简直比登天还难。

  长公主的声音倒是断断续续入耳。声音毫不加掩饰,越说越是气愤,好像争吵了起来。在说着什么:“莫轩逸,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让你在大兴国培植自己的势力,你却对那个老匹夫的孙女动了真感情!”这话说得甚为痛心疾首,隐约能听出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这世上的女子,你喜欢谁都行,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喜欢她?她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你难道不知道吗?”她停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又说道:“如果,你忘记了,我不妨现在就告诉你——”

  “够了!”莫轩逸的声音透着暴怒和不耐。他极少有这样怒形于色的时刻。刚才那两个字,力道十足,一下子就可以将别人的话硬生生地截断,那威吓之意撞在墙壁上再弹回来也未松散半分,在接下来漫长的有些尴尬的寂静中,长公主的后半句话明显被憋回肚子里了。

  过了好久,莫轩逸的声音近了一些,听得更清楚了一点,怒气已经被压了下去,嗓音紧绷着像是一把拉紧的弓弦,除了冰冷森严之外再听不到其他情绪:“我喜欢她,就不会介意她的身份。而且,你还说错了一件事,我不是喜欢她,我是爱她,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所以如果你敢动她一分一毫,就不要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留情面。这一点,你把我独自一人扔在大兴国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得清清楚楚。”

  长公主应该是气急了,半晌没有作出回应。良久,她甩下了一句:“你这是在作孽!”一脸气急败坏地出来。我自觉地提前一步往一侧躲了起来,可不想成为那池被城门之火殃及的鱼中的任何一条。

  作孽?谁在作孽?莫轩逸?如果我是红颜祸水,那莫轩逸顶多算是无道昏君,为何是在作孽?我的身份?需要考虑的是我的身份。那么我的身份是谁?才导致我和莫轩逸的感情成了孽缘?

  “娘娘,娘娘”我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原是香红对我小声嘀咕。

  见我回神,香红说:“娘娘,现在进去吗?”

  我摇摇头,有些无力地说:“回去吧,今日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