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杂乱不堪,拥挤的人声,如煮开的水,透着不安、慌乱。

  “她为什么还不醒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她?是我吗?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如压千斤,根本做不到。

  “皇上恕罪!娘娘此番引发旧疾,身子虚弱,现在醒不来实属。。。实属正常。”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应着,斟字酌句,唯恐一言不慎便招来杀身之祸。

  “哗啦——”一声,刚才那人明显震怒了,底下的人一动也不敢动,以至于整个房间沉寂如死。

  “正常?我马上把你关在牢里,吊打个三天三夜,也是正常咯?”

  “皇上饶命啊,再给臣宽限两日,如果两日内娘娘还不醒来,微臣愿引颈受裁。”那人已是牙齿打颤,栖栖遑遑。将人逼到如此境地,这皇上绝对是个暴君,而且贪恋美色,耽误朝政。

  “好,朕再允你两日,只有两日。”继而,他好像转过了身,我感觉我的手被他握住了,他的声音转变得很快,刚才还冷若冰峰,现在已经柔若春水。下一刻,我便惊叹于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好听的声音,低沉、温柔、有些嘶哑,带着些许疲惫,他说:“长安,我就在你身边,你几日不醒来,我就守你几日。有我在,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抓过来,阎王老子也不能与我对抗。长安,你快醒来吧,以后我就把你绑在我身边,我走到哪,你就跟到哪,再也没有人敢伤害你。”

  我是长安吗?那给我起名字的人一定希望我一世平安顺遂。他好像把他的脸贴在了我的手上,下巴上的胡髭扎得手背有些痒。他又说道,声音飘忽遥远,像是叙述着一段熟悉的过往。

  “长安,你知道吗?我不是从十四岁的时候认识你的,我从十二岁那年就看到你了,那个时候我随我母亲在冷宫里已经呆了八年,未曾见过父皇一面,我那时常常想,是什么样的血海深仇能让一个父亲对孩子狠心至此,甚至纵容那些宫人欺负我们,好些时候,我饿得实在没办法,母亲恨恨地告诉我,说迟早有一日回到龙玉,所有的仇恨屈辱都会被洗刷,以残忍对待残忍,以屠戮消灭屠戮。在冷宫里的每一日每一刻,我都活在巨大的黑暗与仇恨里。”他说到神伤处,声音又低了许多。

  “你可能不记得了?我十二岁的时候,你才八岁。有一天我就站在院子里瞅着外面的天空,突然墙上冒出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的脑袋。你肆无忌惮地冲我喊:‘你是谁?’我不答,你一点都不尴尬,接着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欢快了许多,明明快快的调子,像是在唱歌,后面几句话明显是在模仿小孩子,让人听了忍俊不禁。

  “之后,我听见墙外有人叫你小主子,你一脸的不耐烦,就在那里盯着我,当时我在想,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怎么生得那么好看。”说到动情处,他的手仿佛要印证什么,开始抚摸我的脸,边摸边说:“瞧,这张脸和小时候我初次见到你差不多,无论你是男人,是女人,是帝王,还是妃子,你换了什么衣服,你变了什么妆容,我都识得你,有一个叫做‘长安’的小孩偷了我的心,我就只有一颗心啊,我还心小,从此以后就再也装不下别人。”

  “母亲走后,我被当成礼物送给了你。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你是大兴国唯一的皇长孙。你出生就荣宠加身,而我在冷宫里呆了八年根本无人问津。我羡慕你,嫉妒你,甚至仇恨你。凭什么你生来就拥有一切,而我却要毫无理由地承受上一代的恩怨纠葛,沦为国家利益角逐的牺牲品。”

  “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从来没有人对我如此之好,包括我的母亲,我只是她复仇的工具,是她手上毁灭大兴的一把利器。我从小就活在沉重的使命与痛苦的怨恨里,直到你来了,给我的世界点亮了一盏灯。”

  “你央求他让我和你一起读书,让我习武,我在十四岁之前是一片死寂,十四岁之后才获得了重生。我像是沉睡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就此会长眠不醒,然后你来叫醒了我,不让我继续堕落,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美丽,还有,你的美丽。”他的声音沉浸在一片温情之中,如蜜糖,让人甘愿溺死。

  “长安,你是从我的世界里洒落的阳光,很多时候,我会刻意忘记,你是皇长孙,忘记,我还流着莫氏一族的血,忘记,我们之间还隔着一层叔侄的渊源。我甚至羡慕那些侍卫,如果我仅仅是一名侍卫,那么守你一辈子也好,可以得到一辈子相守的顺理成章。可我像个说不出口的秘密一样,尴尬的身份,尴尬的处境,对你的爱就像一个小偷守着他的贼赃,不能宣之于口,不能公之于众。”

  “后来,你成了亲,我是嫉妒那个名叫念羽的女人,你在大婚之夜因为找不到我而慌乱,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亲你,不是因为喝醉酒,只是因为我想亲你,想拥有你,我很自私,也很贪婪。那么多年,你对我的本性应该摸得一清二楚了。呵呵”他像是在自嘲,又有些奸计得逞的开心。

  “母亲派人召我回去,我想见你最后一面,最终也未成行。那个人死了,我知道你的世界坍塌了一角,我想给你带来温暖,正如你当时给予我的一样。我在你书房门口等了三天三夜,你终是没有出现。我想,暂且回到龙玉,一切安定下来,我会尽快返回大兴,不让你孤独一人。”

  “可我没想到,在凌关外竟然设了埋伏。我一定是傻了,才会认为是你一手策划的刺杀。我以为你不见我就是为了斩断过往,你杀了我就是为了避免我报复大兴,我伤痕累累,血流殆尽,在冷风冷雨中痛哭,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莫轩逸今生只爱一个人,这个人到最后却还怕我背叛而对我赶尽杀绝。”

  酷i匠网Ny唯(一^》正1&版)R,+n其他都G是$F盗J版V{

  “长安,我当时好害怕,心疼得无以复加。我怕自己死去,我更怕自己再也看不到你。”他的眼泪冰冷剔透,从我的手指缝隙里渗出,他哭了,绝望又无助。

  “母后让我毁掉大兴,我总是要有一个名义回到你身边,顺便我也想问问你,凌关一劫到底是为了什么?杀掉的人越多,攻陷的城池越多,我就越开心,我知道我离你越来越近。可是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没有杀我,是你用命救了我。生死符的事情,念羽告诉我了。我当时真想杀掉自己,我因为一夕的绝望,意气用事,掏空了你的身体,毁了你的国家,拆穿你的秘密,在众人面前羞辱你,结果你还要成全我。”

  “长安,我想你,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求求你,快点醒过来。”

  我感觉我的手心已经泥泞一片,这人可真是爱哭。醒过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数叨数叨他,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