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第一次从长平宫里出来,我就上了瘾,三天两日地往外面跑。

  莫轩逸倒是习以为常,他对我纵容得很,只要我戴着面纱,只要我不与其他人说话,他就对我放一百二十个心。直让我怀疑,是不是我出意外之前,他有做过什么对我不好的事情,所以心怀愧疚,对我百般迁就?或者,那场意外不会就是莫轩逸这个始作俑者一手制造的吧?

  上述皆是我无聊时的胡思乱想,香红怕我憋出毛病,就不再对我出门多做阻拦。

  还有一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虽然后来我经常前往书房,可是再也不曾看到过那个儒雅恬静的“书生”。总感觉我们或许是认识的,记忆中总是跳出一些错乱的片段,没来得及理清,又已经交叠在一块,结果导致我头痛欲裂。

  后来有一天,莫轩逸下朝后,我兴致冲冲地去找他。那个时候,政务繁忙,莫轩逸已经连续两三日不宿在寝宫了,好吧,我承认,是我的寝宫。

  门口的太监有个通俗的名字,叫“小德子”。由此,我更加印证了莫轩逸的想象力,凡是他身边的人,全都是无需费力气就叫得出、记得住的。

  小德子认得我,我刚要进门,他就小声通知我:“娘娘,刚才如妃娘娘进去了,您看还要进吗?”他指指门内,对我使着眼色。

  看来,玉如珂真的是一个不好伺候的主儿,大家明里暗里都对她忌惮三分。

  我无畏地点点头,大有英雄赴死之感。在小太监五体投地的崇拜的眼神中,刚要走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几声声嘶力竭的叫嚷,如犬吠鸦聒,刺耳得很。我不禁替莫轩逸捏了把汗,如妃娘娘这是在撒泼呢,莫轩逸要兜着点了。

  我在小太监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停了下来,对着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看得他一脸惊吓,然后两人自觉离书房的门远了一些,以免撞到枪口上。

  玉如珂的嗓门太大了,以至于我虽然无心窥听他人隐私,但还是声声入耳,堵都堵不上。

  就听见玉如珂在里面说:“轩逸哥哥,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好歹还是龙玉国名正言顺的公主,你怎能利用完我就将我扔开?”

  我不禁汗下。“轩逸哥哥”?这四个字,我都叫不出口。

  我捕捉不到莫轩逸的声音。不过,猜也猜得出,莫轩逸肯定一脸不屑地说:“就你?我还不屑于利用!”

  果然玉如珂更加剧烈地反击,非要证明出个所以然:“轩逸哥哥,母后就要来了,她来了就能为我做主了。我虽然在你眼中不值一文,可是对于母后来说,我还是说得上几句话的。长平宫里的那一位,到时会怎么样,我可就不得而知了。”

  哎呦,这是要挟谁呢?莫轩逸还有被要挟的道理?果不其然,接下来就听见玉如珂嘶哑着,挣扎的声音。双脚踢踏,兼有环佩叮咚乱响,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被踢倒了。然后是重重落地的声音,玉如珂干咳着,撕心裂肺,听得我都忍不住揪心。

  这时候,兴许是离得近了,莫轩逸低哑的声音如在耳前:“给我滚出去!小德子,这个书房,如妃娘娘未经召见,不得进入。如要硬闯,乱棍杖毙!”

  我还在学着莫轩逸的样子张牙舞爪,刚煞有介事地说完“乱棍杖毙”四个字,立刻就吓趴下了。可不是,刚抬头,就看见那双龙纹黑缎的明黄色的靴子,怪不得如在耳前,根本就是对着我的耳朵说的!

  莫轩逸顺势托起我,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平妃娘娘免礼吧。在外面候着时间长了吧,进来吧。”

  几句话水到聚成,让我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边如妃披头散发,衣衫凌乱,来不及整理形容,就带着奴婢退下了,不,是慌不择路地跑开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恶狠狠地瞪我一眼,意思是要我好看。

  我装作很惊慌的样子,无助地说:“怎么办呢?你母后要来了,有人要替如妃做主了。可怜我深闺寂寥,还无故招人怨恨,我是无辜得紧呢!”

  莫轩逸揽着我进了书房,眉眼里温柔地溢出了水:“你深闺寂寥?因为我两日未去,这是想我的意思?”

  我插科打诨道:“瞎说!没有的事情。人家刚才说了,长平宫里的那位嚣张不了几天了,我这是秋后的蚂蚱,能蹦跶一天是一天啊!”

  莫轩逸咬住我的耳朵,说:“我是主宰者,我说让你蹦跶几天你就蹦跶几天,我说能让你蹦跶一辈子,那谁都阻挡不了你。”

  更新V最D快{上t酷ad匠!网

  “嘶——”咬得疼了,我不禁深吸一口气。

  这边他停下来,继续说道:“不过,我罩着你是有条件的啊,你拿什么回报我?”

  我大着胆子亲了他一口,索性恬不知耻地说:“这样行不行?”还捏着嗓子带了一句:“我的轩逸哥哥~”

  他提起唇角,说:“不够,欠债肉偿,我贪心着呢,什么我都要完完整整,彻彻底底,尤其是你。”

  说罢再也不给我回答的空隙。他的手从前襟探了进去,眼里漆黑,如风暴里的漩涡,我就迷失在漩涡中心,再也逃不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继续上文,书房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