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上酷G匠s~网36

  我刚踏入书房,莫轩逸就将手中的折子放下,定定地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毛骨悚然,言语无措:“你老盯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莫轩逸慢慢靠近我,不,准确地来说,应是步步逼近,凑到跟前了,才说:“我在想,你怎么那么规规矩矩,竟然戴着面纱出来了?”说罢,将面纱揭去了。放到鼻子下面,像个登徒子一样嗅了嗅。

  “还不是因为你?!为什么我出来还要戴个面纱,遮住脸,好像我是要行苟且之事一样?”我忍不住抱怨。

  莫轩逸不怀好意地握住我的手,一字一句缓缓地说:“要行苟且之事的是我,你只要接受就行。”莫轩逸永远能把不正经的话说得一本正经,让我根本无力辩驳。我撇撇嘴,不予置评。

  忽而正色问我:“为何在门外逗留许久?”

  我老老实实地答复他:“刚才遇见一个人,他说我看起来挺像他的朋友。你想,我又失忆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所以想向他求证一下。能够帮我恢复记忆总是好的,我不想过去一片空白。”

  莫轩逸面色紧了,有些不悦:“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我傻傻地答道:“没了,刚想说点什么的就被你叫进来了。”

  莫轩逸严肃地叮嘱我:“下次遇见了直接绕开就行,十有八九你上次出宫,他有看到。”

  我心里当下就生了疑惑,刚才出来那么多臣工,莫轩逸没有问我,怎么就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人明明神色正常,举止有度,为何让我躲避犹如猛虎豺狼?

  莫轩逸一把抱住我,温柔地说:“你在想什么?”

  我摇摇脑袋,装作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向你行礼问安?”

  他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揶揄地说:“你?会?”然后更可气的是,鼻子里竟然发出一声吭。

  我当即恼了,从他怀里挣出来,不服地说:“你这就是嗤之以鼻!”

  莫轩逸好笑地看着我,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平儿说得都是极对的。”

  我差点气得一蹦三尺高,喊着:“你别以为我不会,我现在就做给你看,我给你说,我在宫里练过的!”然后就要屈膝行礼。莫轩逸一把把我扯过去,把我又抱个严严实实的,制住了我张狂的举动。

  我听见他的胸腔微微的震动,身上都是他的味道,好闻,心安。

  他抬起我的下巴,定定地看着我,眼睛里星光闪动。他说:“平儿在我眼里永远是最好的,你不用像其他人一样。这个世界上,我就愿意宠着你,惯着你,与任何人都没有干系。”

  我勾住他的脖子,腻歪地说:“你就不怕,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你宠坏?”

  他笑笑:“我莫轩逸要做的事情,谁都挡不住。再说了,就算宠坏了,你也是我的平儿,谁都抢不走。”说罢,就要俯下身,我连忙伸出手堵住他倾下来的嘴,假正经地说:“青天白日的呢!”

  他索性无所顾忌地亲在我的手心。我嘟着嘴说:“臊死你了!我手心都是汗来着。”

  他又吻上我的脸颊,抵着我的鼻梁说:“出那么多汗干什么?紧张?还是期待?”

  我把他推远了,调皮地吐吐舌头:“我才不是你!我精神境界高着呢!尔等凡夫俗子,皆为肉体凡胎。”

  他干脆一把将我托起,眼神邪佞,语气狂绢:“今日有幸目睹天颜,你可是逃不过了!既然敢入虎穴,不得生个虎子再走!”

  我被他说得一脸羞红,挣扎着说:“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他吻上我的颈子,密密麻麻,还不忘抽出空隙补了一句:“我等凡夫俗子,就喜欢这样的肉体,不妨一起孕育凡胎。”

  我就知道,在莫轩逸面前,我永无招架之力。我真恨不得把自己说出的话一个一个再吞回去。明明是一代帝王,怎么言谈举止比市井无赖还要流氓。

  他把我轻轻地放在书桌上,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装作轻薄的样子,说:“不用担心,我只对你流氓而已。”

  我着急地竟然结巴起来:“我担心你个大头鬼!莫轩逸,你就是一个大色鬼!不,比鬼更可怕,你是一个色魔!”

  他顺势堵上我的嘴,吻愈发纠缠起来,晕头转向的,只听他不知廉耻地回应道:“不,我是个饿死鬼,就是为了把你拆吃入腹,榨得一点不剩!”

  他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挪到我身上,我煞风景地冲他喊:“莫轩逸,我背后有东西,硌得生疼。”

  他堪堪停下来,把我上半身扶起来。我以为他是要帮我清理身下的东西,没想到他伸出大手来开始剥我的衣服,边剥边一脸天真地说:“还是这样好脱一些。”

  再将我放下的时候,身后已经平整了许多,再抬眼,看到他手中多了两本折子,只一晃,两本折子便飞了出去,拉着长长的尾巴,像是断线的风筝。莫名其妙的,那一刻竟然感觉熟悉而心安,像是积累已久的习惯。甚至能够想象得到折上的白纸黑字,想象得到那些柔软的朱批,甚至已经感觉得到手握狼毫一挥而就的淋漓。

  他的头低下来,停在我的上方,静静地看着我,认真地问:“在想什么呢?”

  我笑笑,说:“感觉很熟悉。”

  他有些怔忪,说:“哪里熟悉?”

  我慢慢地回应:“这里,这个房间,这方书桌,包括我身下的柔软的桌布,我都感觉很熟悉。”

  他神情略微有些不自然,但很快消失不见。他把我紧紧地搂着,长发像海藻一样,纠缠在一起,在我耳边轻声说,像是蛊惑:“应该熟悉的,我们相伴长大,每一寸的土地,每一寸的时光,属于我,也属于你。”

  他又拿起我的手,轻轻地附在他的胸膛,让我感受他沉稳的心跳,哑着嗓子说:“包括,这里的每一寸,每一处,都是你,也只有你。”

  他的面颊贴着我的面颊,身体贴着我的身体,那一刻,我们像是融为一体,什么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这一段可以被称为,莫轩逸书房的日常。。。